打开

《陈情令之遇见39》:薛昪讲述自己经历,魏无羡最为感同身受

subtitle
邻家女孩混合 2020-09-18 20:41

此言一出,众人皆骇然。薛昪眼神幽深,扫过众人,将他们的反应一一收在眼底。众人被他那怨毒的目光扫过,不仅令人背脊发凉心胆俱寒,刻骨滔天的恨意仿佛化作实质,狠狠地刮在众人的脸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几百年来,仙门百家对我薛氏一族追杀打压,剩下的人口本来就不多了,一直东奔西走东躲西藏,苟延残喘,后隐姓埋名在夔州偏远的一个小村落安顿下来,一向战战兢兢、低调行事,好不容易过了十几年平静的生活,突然就被毁了。那天我一家四口正在镇上买菜,驻守当地的仙门家族宗主垂涎我母亲妹妹的美貌,当场把我们抓走·····

我的母亲,是个善良又柔弱的女人,给我取字‘怜卿’,明明自己弱不禁风,仍时时尽自己所能帮助别人,希望我能成长为一个善良正直的人。而我的妹妹,才十三岁,正是豆蔻年华,对这世间的一切都充满热爱,可她还来不及体会更多人生,就被现实残酷无情地掐灭了她的生命之火。十九年了,她们俩临死前的模样我还记得很清楚。夷陵老祖,换做是你,你能不恨吗?!你说百姓无辜,难道我的家人、族人就不无辜吗?!”

魏无羡默然。

可还有宗主在做争辩,“薛昪,你有冤不会向大家族请愿吗?为何把我们拉下水?”“就是!冤有头债有主,你找那家族报仇去啊,关我们什么事?又关百姓什么事?我们何曾对你做过什么?”

薛昪冷笑一声,“呵,且不论向大家族请愿会暴露我族人行踪,再说,当年那小家族正是依附了如日中天的温氏,连如今的四大家族在那时尚不敢与温氏正面对抗,你倒是说说看,我向哪个家族请愿?向你,还是向你?”薛昪手指一连指了好几个人,被指到的无一不低下头,不敢与之对视。

“若是当年我向你们其中任何一个家族寻求庇护,你们哪个敢说能收留我薛氏一族?”一片静默,众人面面相觑,不敢作声。“那温氏早就覆灭了,你有仇就去报,抓我们来这里想干什么?”蓝景仪突然出口回怼。蓝思追脸色苍白地拉了一下蓝景仪的衣袖,示意他别出头。蓝景仪回过头,惊道,“思追,你怎么啦?哪里不舒服?”蓝思追摇摇头,只因听到这件事与温氏有关,又听得温氏覆灭,心潮翻涌,难以平静罢了。

“不劳你们费心。那家族十五年前被我连根拔起,杀得一个都不剩,早就在这世间消失了。因那家族当年公告天下说我们是薛氏残党,于是,在我和族人逃亡的那几年里,无人伸出援手,为了那悬赏金不断被你们口中所说的无辜百姓出卖,无数次死里逃生,难道我们姓薛就不配活在这世上吗?凭什么我们就要像流浪狗一样被人撵来撵去?这世道我恶心透了!世人说某个人或某个家族是伤天害理的恶徒,那就是了,不讲证据不问缘由,只因他们觉得是就是了。如果其中有一人发出不同的声音都会被狠狠打压,会说你是异类,会排挤你,你会每天都听到类似于‘这种人怎么还不去死’的话,会让你置身于孤立无援的境地,无人相信你,你便会对这世间绝望,死了也只会取悦他们,他们会振臂高呼‘死得好啊,早就该去死了’。世人总以为自己无辜,总以为对身体的伤害才是伤害,殊不知,诛心莫过于人言,让我对这世道彻底失望,夷陵老祖,想必你最能感同身受吧?”

魏无羡瞳孔剧烈收缩,肩膀颤动,似乎又回到了不夜天城那一晚,底下三千人对自己喊打喊杀,说自己是厚颜无耻无理的恶徒,说是自己对金子勋下了恶诅在先才有穷奇道截杀,控诉自己没有半点同情之心和怜悯之情。师姐死在自己眼前,江澄恨极了自己的眼神……

忽然,一只手轻柔地抱着自己紧握的拳头,传来掌心的温热驱散了自己心中的寒冷。“魏婴,凝神。”魏无羡转过头,对上蓝忘机双眸,淡淡一笑,另一手轻轻搭在蓝忘机的手背上,揉了两下,“蓝湛,我没事。”

“薛昪,你说那么多也不过是想为自己开脱好减轻自身罪孽,想让我们放过你,想都别想!”“就是!休想!”

“大伙儿,我们别听这歪门邪道说那么多废话了,我们一起上!为了维护世道公义,势必要将这妖人挫骨扬灰了!”薛昪抬眼冷冷盯着人群中某个方向,突然阴恻恻地笑了起来,“姚崇义,你看这情势有变,以为我毫无胜算,所以决定临阵倒戈,是吗?”

在场所有人猛然齐刷刷地转头看着姚崇义,姚崇义正义愤填膺地举起剑,此刻变得分外尴尬,不知该放下还是继续举着。“是你?”魏无羡细细一想,便已大致知晓来龙去脉,想必仙门百家中那个内鬼就是姚崇义了。“少在这含血喷人!我根本不认识你!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大伙儿别听他胡说,我真的不认识他!”

众人狐疑地看着姚崇义和薛昪。“是了!他想挑拨离间!他想转移我们的注意力!他想我们自相残杀好坐收渔翁之利!大伙儿,千万不要上了这人的当啊!在这关键时刻,我们理应携手一起对抗外敌才是啊!”姚崇义大喊。

“姚宗主所言有理!此刻我们应该一致对外,万万不能起了内讧,冤枉了自己人!”“对对对!说得对,我们不能听信这妖人只言片语就冤枉了姚宗主!”“我们一起上!不能再让这邪魔外道妖言惑众!”顿时群情汹涌。

薛昪见此情此景竟大笑起来,周身怨气暴涨,“好啊,既然你们都上赶着找死,那我就遂了你们的意,让你们见识见识何谓邪道。”

未完待续·····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