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真相》反响不沉默,可紫金陈的IP库真的见底了

subtitle 影视独舌09-18 06:59 跟贴 91 条

昨晚,改编自小说《长夜难明》的《沉默的真相》于爱奇艺上线了。

至此,知名推理作家紫金陈的“社会派”推理小说三部曲(另外两部是《无证之罪》《坏小孩》)已全部被影视化。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同期在播的紫金陈作品,还有由《高智商犯罪》改编而成的《谋局》。这是一部2017年出品的旧作,讲述了两名刑警于一起意外命案中发现蹊跷,抽丝剥茧将真凶绳之于法的故事。但相比起刚刚上线就透露着爆款之相的《沉默的真相》,《谋局》水花不大。

不过,对紫金陈来说,《谋局》的低走算不得什么。自《无证之罪》播出之后,他手中作品的影视改编版权就迅速售罄了。《沉默的真相》播出之后,前年写完的《追踪师》和今年出版的《低智商犯罪》或许也将影视化。问题来了,悬疑剧怎么这么喜欢紫金陈?

预定的“爆款”之相

“嫌疑人杀人抛尸,却因意外在大庭广众之下被当场抓获。现场至少有几百个目击证人,嫌疑人对整个犯罪经过也供认不讳。人证、物证、口供,证据链齐全。就在检察机关对嫌疑人正式提起公诉之时,案情却陡然生变……杀人抛尸案背后,究竟隐藏着怎样的案情?温文尔雅的知名律师、声名狼藉的前检察官、暴躁偏激的‘坏警察’……各自扮演着什么角色?”

这是《长夜难明》豆瓣主页的介绍,也是《沉默的真相》贯穿始终的主线。前两集近90分钟的故事,用一桩“地铁抛尸案”轻描淡写地引出了一场七年前的悬案。这是比《隐秘的角落》更为震撼的开场,“闹市现尸”更值得弹幕来一句“前方高能”。



更为难得的是,《长夜难明》讲了一个提前告破的案件故事。比起常规的推理小说,它更像是一篇缓缓展开的特稿报道。虽然情节设计有些许取巧之处,但案件追溯的过程展现出超脱文本的“真”。

于这一点来看,剧集还原度颇高。虽然《无证之罪》中宁理饰演的“雪人”李丰田令人不寒而栗,但即使不看原著,观众只要看完《沉默的真相》的前两集也不会认为他是真正的杀人凶手。

事实上,“谁杀了江阳(白宇 饰)?”从来不是原著的重点,探明江阳死因背后的真相,以及察觉隐情后“迫切渴望正义得到伸张”的情绪,才是《长夜难明》被人称道的地方。



当然,还原原著不等于完全照搬。从播出的内容来看,编剧也对作品进行了一系列修改。比如,严良(廖凡 饰)的戏份得到了大幅度强化。原著中,严良原是刑侦专家,后因一次严重违纪前往浙大任教。这是类似于汤川学(东野圭吾小说中侦探)般的人物。

而在剧中,严良扭身一变,成了加贺恭一郎(同为东野圭吾小说中侦探)式的刑警队长。这不难理解,过往的《无证之罪》中,严良的身份就被改编成了警察,这次当然也不例外。柏林影帝廖凡作为压轴卡司,也不能只当一个特别出演。



又如,《沉默的真相》增加了原著没有的“倒计时爆炸”设定。张超(宁理 饰)翻供后,告诉严良他们有24天的破案时间,记者张晓倩(黄尧 饰)也收到了被害人的照片。这样的改编,不仅增加了作品的紧迫感和悬疑感,更进一步地丰富了故事的悬疑色彩。

除了戏剧逻辑与社会思索,《沉默的真相》中的视听效果与画面处理也值得一提。



冷色调是悬疑剧的标准配色,《沉默的真相》也不例外。故事一开场,就是一段惊悚的“地铁炸弹”案件。从手忙脚乱的拖箱男子,到飞驰而来的办案刑警,斑驳的阴影与冷峻的灯光交错相汇,加上压抑诡谲的音乐和迂回的慢镜头,俨然布局出一桩弥天大案。

最后,还想谈谈宁理的演技。从李丰田开始,宁理的演技就值得上一个热搜。张超与任玥婷(吕晓霖 饰)对峙、于法庭受审的两场戏,最能展现宁理的演技。地铁里手握“炸弹开关”的癫狂形象,和在法庭上流露的文人气质完全不同。一个从业数十年的律师,深知刑事案件审理的一切步骤,却用看似幼稚的手段将所有人戏耍于股掌之中。宁理演绝了。

可以说,后续只要继续保持前两集水准,《沉默的真相》将比《隐秘的角落》更出色。

紫金陈IP优劣分析

国内外的推理小说作家那么多,怎么热门悬疑剧就偏偏挑中了紫金陈?这其中纵然有早年版权卖得便宜的因素,但更多的原因还在于紫金陈作品具有“真香”的价值。

其一,紫金陈的小说适宜于影视改编。他的谋篇布局以快节奏为主,意图通过各种技巧来吸引读者。这属于天然的影视化基因。

一般而言,推理小说分为本格推理和社会推理,紫金陈早年是本格推理出身,但让他打出名声的《无证之罪》《隐秘的角落》以及《沉默的真相》都属于后者。相比起重逻辑的本格推理,社会推理更为大众,也更容易引爆全网的嗨点。

正如《隐秘的角落》播出时全网兴起的“真假结局”的讨论,就很难在本格推理小说改编的影视作品中出现。这一刻,网友已经不在意故事的逻辑是否缜密、情节是否独创,而更愿意将剧中人和事投射到现实生活之中。张东升的死活不重要了,他们已在剧中看到了“镜中我”。

其二,相比起蔡骏、张震等人的小说,紫金陈的小说里充满了网络基因,更适合网生代观众的胃口。用他的话来说,自己作品属于“快餐文学”,“对文学性有要求的不是我的目标客户群,以后的作品他们也不会看,我的目标客户群就是平时会读通俗小说的那些人。”

以国产悬疑剧而言,相比起早年《苍天在上》《黑洞》等政治剧、涉案剧,网生化以来的悬疑剧无疑是另一挂。这些作品文本毋须具有过高的文学性和严肃性,一气呵成最重要。

紫金陈回答知乎问题“如何评价紫金陈的最新小说《低智商犯罪》?”曾表示,相比起刻意追求深度,他更喜欢将作品的可看性摆在第一位。“故事好看最重要,深不深度纯属剧情需要。”

其三,相比起其他中国推理小说作家,紫金陈的作品商业价值更易变现。近十年来,有不少推理小说被改编成影视作品,比如周浩晖的“刑警罗飞”系列、秦明的“法医秦明”系列,都能算得上其中翘楚。这些成功的作品,都兼顾了故事性和时代性。紫金陈也不例外。

产品经理出身的他,向来以做商品的思路来搞创作。他对自己的作品不注入感情,笔下的小说更像是可以拿来换钱的孩子。看似荒诞的行径,反倒成就了他与时俱进的特色。

或许就像他在微博所说,“类型小说一定要与时俱进。要对各种思潮有更多包容性,才能心理上继续保持年轻人。如果跟不上最新潮流,我的小说很快就会被市场淘汰。”

不过,“真香”归“真香”,紫金陈的小说改编起来也有不小难度。

一则,是紫金陈笔下的人物往往过于单薄。网友对紫金陈的评价是“用结构精密的技巧撑托起寡淡乏味的文字”,这话一点也不假。若能一口气将整部小说读完,紫金陈的脑洞的确值得称赞。但倘若要字斟句酌、深挖人物,则浑似糟糠在喉难以下咽。这就需要导演、编剧具有高超的二度创作能力。

二则,改编紫金陈的小说要注意尺度妥贴。转向社会推理之后,紫金陈的作品总携带着高热的现实话题性。这虽然为影视剧提供了先天流量,却也在某种程度上贴近了尺度的边线。

虽然悬疑网剧向来是大尺度的代名词,但随着迷雾剧场几部作品的陆续播出,国产悬疑剧的未来创作,尺度把控将成为关键词。事实上,这个问题绝非只体现在紫金陈的作品上。今年几部悬疑网剧的撤档、下架,都说明了国产悬疑剧尚居于边界线的摸索阶段。

至于作品水准不一、戏谑女性等问题,也是紫金陈为人诟病之处。当然,对影视剧改编来说,这些都算不得什么大事。毕竟,买版权不会签年框,作品差不买就行了;对女性的戏谑问题也是如此,《沉默的真相》中就删掉了几处原著中对女性龙套的刻板印象。

不过,想要再为“紫金陈宇宙”添砖加瓦,紫金陈恐怕还得多加努力。随着“社会派”推理小说三部曲影视化的完成,近几年紫金陈还没拍成剧的小说也只剩下《追踪师》《低智商犯罪》两部。而这两部,都是“笨贼一箩筐”式的荒诞派喜剧。转型之旅又开始了。

但转型之后,新的问题又来了:脱离了社会议题的紫金陈,观众还会青眼相加吗?

【文/冯壹】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