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外侵略的开端,出将入相的萨长藩阀如何开启了日本的战争模式

subtitle 经典守望者 09-16 23:12

日本是中国一衣带水的邻邦,双方之间的恩怨纠葛历经数百年而不绝于史。从唐代时期的遣唐使到晚清时期的马关条约,各种酸甜苦辣都在其中。早期的日本一直以中国为师,学习各项制度和礼乐文明,以至于今天的日本古城依旧保留着隋唐时期的风韵。日本真正开始展露出狰狞的面目,向周围国家发动侵略战争应该是在明治维新之后。通过倒幕运动、大政奉还、戊辰战争等一系列行动,明治天皇顺利了取回了至高无上的大权。而具体的行政权则落入了来自于萨摩地区和长州地区的藩士手中,很多武士更是通过藩阀的支持实现了出将入相,牢牢控制了国家的军政走向。对于这些人而言,战争是国家攫取资源、个人攫取名利的最佳途径。所以随着他们掌权的深入,日本也就在对外侵略的路上越走越远。其具体的情形如何,且待在下慢慢道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浅谈好战狂热的萨长藩阀

在日本的历史上,基层地方分裂割据是一种常态。幕府时期,虽然有征夷大将军总领各方,但是地方上依旧是由各藩的大名和领主负责具体统治。这样也就形成各藩阀之间的军事力量强弱,经济状况贫富都有很大的差别。在19时期中期,日本明治天皇初继位时,陆军力量最强的是位于日本西南的长州藩,海军力量最强的是位于九州的萨摩藩。这两藩也是在日本倒幕运动和戊辰战争中立下了汗马功劳的元老勋略,明治、大正时期的政坛高层基本为这些人所掌握。据日本历史学家中原茂敏的《大东亚补给战》中记载:

“长州藩(山口县)人和萨摩藩(鹿儿岛)人在明治维新中建立了功勋,明治、大正时期的我国政府和陆、海军首脑大部由两藩的人担任。在1885年首届伊藤博文内阁到1926年第26届若槻礼次郎内阁的26届内阁中,长州、萨摩两藩的人前后担任15届内阁的首相,约占总数的60%;陆、海军大将(元帅)共出任10届内阁的首相,其中仅海军元帅加藤友三郎(广岛县)一人不是长州、萨摩藩人。”

明治和大正时期是日本发展的高速时期,日本从此开始了富国强兵的道路。而日本开始发动对外侵略战争也是在这一时期,出将入相的萨长藩阀首领对于日本军国主义化自然是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日本历史上第一位真正意义的军人首相应该是山县有朋,他被誉为“日本近代陆军之父”,他在1889到1891年第一次出任首相。这一时期是日本军队发展的繁荣时期,军国主义思想随之在这一时期的军队中萌芽。据资料记载:

“(山县有朋)于1890年抛出所谓“主权线”与“利益线”的侵略扩张理论作为施政方针,并强调以军刀作后盾,大力推行军国主义路线,主张出兵侵略中国和朝鲜。从而形成了日本近现代史上的大陆政策。”

同时海军中的吉野号快速巡洋舰也是在这一时期开始建造,可以说日本的军国主义思想就是由山县有朋开始正式确立了起来。由于武将对于战争有先天的狂热性,一旦他们登上了首相的宝座,利用政权的力量很容易就可以把国家塑造成为强大的战争机器。而正是在这样的操作下,才最终爆发了甲午中日战争。日本也犹如猛兽尝到了鲜血的滋味一样,目睹了清政府巨额数量的赔款后,日本更积极地开始武装国家。在之后的日俄战争和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日本都收获了非常丰厚的战争果实。武人专政的态势更是不断上扬,到了1926年已经先后有十位将军成为了首相。此时的军方渐渐开始掌握了绝对强大的力量,政府已经难以控制和监督。

萨长藩阀毫无疑问是明治和大正时期最为稳固的政治集团,虽然它的内部也是派系林立,但是其拥有共同的理念。他们都希望在绝对效忠天皇的背景下,要通过武力将日本的疆土无限制扩大,以符合天皇“开拓万里之波涛,布国威于四方”的追求。在明治维新中,日本表面上对外号称是打破了君主专制,建立了君主立宪制。实际上君主的权力不降反升,这种权力就是通过萨长藩阀的忠心而体现出来的。由于第一批萨长藩阀的成员都是因为忠于天皇才发起倒幕运动,反抗幕府将军。所以虽然制度上标注了君主立宪的字眼,可是出将入相的国家元老依旧是匍匐在天皇的脚下。萨长藩阀同时也因为其高效的运作力和明确的目标,很快就实现了日本的现代军事化。到了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日本已经是亚洲第一、世界第五的军事强国。并且在对外残忍的侵略扩张道路上越走越远,最终挑起了侵华战争和太平洋战争。

昭和时期从有形到无形的萨长藩阀

花无百日红,人无千日好,强盛一时的萨长藩阀最终也不抵不过岁月的侵蚀,但是他们却通过独特的手段将狂热军国主义的思想渗透入了整个军队之中。在进入到昭和时代后,日本政坛逐渐由萨长藩阀完全垄断开始向政党政治发展,而萨长藩阀的第一代元老也逐渐凋零。由于种种原因,很多元老大臣的子孙并没有出仕为官,而是安享爵位,但是,萨长藩阀的军国主义思想却没有就此消散。萨长藩阀的好战精神依旧是日本政坛的主流。最后的元老大臣西园寺公望在1940年逝去,一年之后日本就挑起了太平洋战争。这主要就是因为日本军国主义元老将极端思想在军队中大肆传播,并且通过学校中的师生传承,政坛中的门生故吏和军队中的前辈后辈将其理念与主张延续了下去。

日本是一个秩序井然的等级社会,很重视各种人际关系的尊卑上下。学生对于老师,下级对于上级,后辈对于前辈几乎是达到了盲从的程度。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军队高层中已经实现了新陈代谢,很多其他地区出生的将军占据了主流。可是他们无一例外都是第一代元老的学生、下级和后辈,比如日本海军之父山本权兵卫(萨摩藩)就先后培养了斋藤实(仙台县人)、冈田启介(岩手县人)等非萨长藩阀出身的后辈,这两个人也都在后来成为了首相。而他们的行事作风也深受山本权兵卫影响,由此可见他们虽然不是纯粹的萨长藩阀,却是萨长藩阀的继承者。而东条英机、板垣征四郎等人的疯狂、鲁莽和好战也与甲午中日战争时期的“蛮勇将军”桦山资纪非常类似。据资料记载:桦山资纪担任海军大臣时,由于军队预算被议会搁置而不满。当时的议会非常反感萨长藩阀的专横,所以很不配合,于是桦山资纪跳上议会的桌子大骂:“开口闭口就是‘萨长’政府,没有这个萨长政府,四千万生灵怎么活?”这样的蛮横莽撞和数十年后的东条英机简直如出一辙,由此可见萨长藩阀虽然沉默消散,却以无形的方式又主宰了日本数十年。

综上所述,明治初年由于萨摩藩和长州藩出身的藩士在倒幕运动和戊辰战争中立下大功,很多人都在明治与大正时期进入了政坛的核心。当中以日本近代陆军之父山县有朋为代表,前后共有十位将军成为首相,掌控政权。出将入相的荣耀使萨摩藩阀成为了日本最为强大的政治集团,并且在第一代元老逐渐凋零后。萨长藩阀还以培养接班人的方式,利用师生关系,上下级关系和前后辈关系将自己的好战、鲁莽、嗜血等军国主义思想传承了下去。最后,正是在这种思想的引导下,日本在战争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