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五十年,如梦亦如幻:关于织田信长的常见误解

subtitle 李斌娱乐09-15 09:58

织田信长大概是知名度最高的日本战国人物,他的横空出世打破了原本纷乱无休的日本战国,令日本走向统一。而在各路媒体和文艺作品的大力宣传下,织田信长在获取很高知名度的同时,形象也被异化甚至是扭曲,出现了很多对他的误解。本文就针对这些误解,力图还原一个真实的信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织田信长

误解1:信长是时代的叛逆者?

织田信长因其不拘一格的行事作风,外加四面树敌的政治环境,常常被误以为是时代的叛逆者,这个形象几乎成了信长的标配。但实际上与其说信长是新时代的叛逆者,倒不如说他是旧时代的集大成者。

信长本人并未在制度改革方面有较大的见树,他的领地内虽然推行了兵农分离和乐市乐座等政策,但这些政策要么是已经在别家实行过的政策,要么是并未触及根基的简单改革。就拿兵农分离来说,信长的兵农分离依然建立在旧时代的指出检地之上,土地资料依然被地方豪族所占有,这一点信长并未有超出其他大名的地方。而直到丰臣秀吉完成太阁检地后,中央政权才真正掌握了土地资料,可以把武士阶层和农民阶层分离,同时完成较好的集权统治。

虽然不可否认信长如果能在有生之年统一日本,他也有可能进行更为彻底的改革,但事实是由于信长并未做到这点,因而他在历史上也没能展现出改革家的一面。

织田信长

信长另外一样常常被当做时代先驱的证据是他的军队配备有大量铁炮。这个看法十分偏颇,信长出生的第九年,火枪传到了日本,信长时代正是这一新式武器在日本飞速发展的年代。重视铁炮的大名远不止信长一家,包括武田家也是最早重视铁炮使用的大名之一,并且也是最早将铁炮运用进实战的大名之一,而武田家却因为在长筱之战遭到了织田家铁炮部队的巨大打击,而被当做守旧大名的代表,这完全是冤枉。而且就铁炮配备率而言,织田家远不及近畿的根来众等豪族,怎么没人说杂贺孙市是时代的先驱?

此外,信长这个叛逆者形象越传越离谱,到现在有了信长不把天皇放在眼里,甚至想取而代之的说法。实际上信长在统一过程中非常注重借助天皇的权威,他对天皇的礼遇程度也是大名中数一数二的。有人曾拿出天皇派公卿告知信长,可以在征夷大将军、关白、太政大臣中随意选一但被信长拒绝的记载,证明信长对朝廷的任职毫无兴趣,还推论出朝廷策划本能寺之变的说法。

然而事实是,信长早在事情发生的几年前就辞去了自己的官职,并把家督之位传给自己的儿子织田信忠,信长在拒绝三选一之后也向朝廷请求赐信忠从三位的官职。因此信长绝非对朝廷任职不屑一顾,否则他也不会请求朝廷封儿子官位。之所以拒绝是因为信长已经处于隐居状态,他更在意培养继承人一事,此时如果他出任高官,等于又重新树立了自己在家中的绝对地位,这对信忠树立威信是不利的。

织田信忠

而信长及秀吉对天皇的敬重程度和后来的德川家形成鲜明对比,德川幕府才是各种不把天皇放在眼里,做了不少让皇室丢尽颜面的事。近代发动倒幕战争,进行明治维新时,秀吉和信长因为尊重天皇而被当做正面教材大力宣传,二战之后又被当做保皇派代表批评。至于无视天皇这种奇怪的传言,也就是这些年才有的。

误解2:信长厌恶佛教,信奉基督?

说道信长就不得不提石山本愿寺,这一势力和信长缠斗十年之久,一度把信长逼入绝境,是信长最难对付的对手之一。本愿寺法主显如上人曾指认信长是佛敌,信长本人又曾火烧比叡山延历寺,加之信长对基督教的态度比较积极,因而很多人又认为信长讨厌佛教,信奉基督教。

事实上信长对佛教并没有特别的厌恶感,也有信长求神拜佛的记载。别的不说,光看信长死前下榻的地方本能寺是个寺庙,也该知道信长对佛教本身是不排斥的。信长还曾组织佛教天台宗和基督教辩法,也说明了信长并不完全否定佛教。与其说信长厌恶的是佛教,但不如说信长厌恶的是给自己添堵的人。

石山本愿寺是日本佛教一向宗的本山,要说这一向宗本来也不是什么正经教派。大家都知道日本和尚是可以喝酒吃肉娶妻生子的,而日本和尚并不是一直都这么胆大妄为,实际上这样的习俗就是一向宗推广开的。一向宗的历史并不长,到战国时期只有三百多年历史,教义简单明了,即口念阿弥陀佛便能得道前往极乐世界,因而视一向宗为邪教的其他宗派也不少,完全不能拿来当做佛教的代表。

织田信长

之所以一向宗影响大,是因为日本进入战国时代后,各地战乱不休,百姓流离失所。这时候一向宗开始在各地大肆传教,因为门槛低,加之百姓生活艰难,很快获得了大量信徒,成为人数最多的宗派。实际上对一向宗头疼的远不止织田家,像北陆的上杉家和朝仓家也曾经和一向宗大打出手,加贺国甚至连当地大名都被一向宗袭杀,变成无主之国,而德川家康也在即位之初为了整合国内势力,重拳出击铲除领地内一向宗势力,比信长早得多。

甚至信长最初也没打算直接和本愿寺开战,他先是向本愿寺征收高额军费,以此试探本愿寺愿不愿意无条件服从自己,结果导致本愿寺首先发难,并号召信徒反抗织田家。最后在本愿寺投降后,信长也没有对一向宗赶尽杀绝,因为此时的一向宗已经完全不构成威胁了。

而对于基督教,信长无论日常行为还是政策制定上都没有表现出有什么身为基督徒的痕迹。信长支持基督教在日本的推广传教除了促进对西方贸易,从中获取所需物资外,也是为了起到平衡国内的宗教势力的目的。这一点在丰臣秀吉执政初期得到了延续,但后来因为基督教开始做起走私人口以及在大名中传教,干预政治的勾当,因而被下达了禁教令,并在德川幕府时期愈发严格。如果是信长活到那个时候,基督教干起了和一向宗一样妨碍自己统治的事,相信他也同样不会手软。

误解3:信长为人严酷,不体恤他人?

信长因残酷镇压一向宗起义,又有火烧比叡山、长岛屠杀、伊贺屠杀以及谋杀亲弟等事迹,外加自称第六天魔王,于是常常在文艺作品中被塑造为残暴的统治者形象。不过这些事情都是要在具体环境中考量。

谋杀亲弟不用说,信胜完全属于自己作死,而且他死后信长对他的儿子待遇相当好,已属难得。火烧比叡山是因为当时浅井朝仓联军趁信长和本愿寺苦战时袭击后方,导致织田家大家森长可战死,事后延历寺仗着自己佛教圣山地位窝藏两家军队因而激怒信长。长岛则是一向宗大本营之一,常年给信长添堵,而且在镇压长岛起义中信长大量亲属被击杀,因而展开了报复性屠杀。要说明的是,信长的屠杀并不包含无辜平民,而是针对一向宗信徒展开的。

织田信长

而至于第六天魔王,这个称号的由来是信玄在西上作战时,给信长写了封信,署名是“天台座主沙门信玄”,这是个典型的挑衅行为。信长为了回应挑衅,便在回信中署名“第六天魔王信长”,表示自己完全不虚信玄。你可以认为这是两个中二病发作了。

而对于自己领地的人民,信长可以说是相当不错的。日本战国由于常年战乱,百姓的负担极其沉重,通常为五公五民(50%税率),狠心一点的大名搞六公四民也是常用操作,甚至有七公三民和八公二民的暴政,而关东的后北条家搞了个四公六民就被称赞为仁厚爱民。相比之下,信长搞的是比四公六民更低的一公二民(三分之一税率),那岂不是要被传颂为尧舜?

同时,在传教士弗洛伊斯的日记中,曾记载信长常常对他人表现出自己慈悲有同情心的一面。而且根据一级史料《信长公记》记载,信长曾经多次在往返京都和岐阜的道路边看见一个残疾的乞丐,感到很可怜,于是最后拿出资金援助他,并嘱咐村民善待这个人。两样记载正好互相印证。

另外,丰臣秀吉的正室夫人宁宁曾因为丈夫花心,写信向信长诉苦。按理说这种事不成体统,信长发怒也很正常,但信长耐心地写了回信,在信中夸赞宁宁越来越漂亮,然后骂了秀吉一顿,以此安抚宁宁,但又表示秀吉现在地位很重要,但他又没有继承人,作为夫人要支持他的事业,理解他这一点。一副妇女之友的做派。

因而信长绝非霸道无情之人。

误解4:信长常年打压光秀,二人关系破裂?

本能寺之变的原因,至今是个谜。于是有人根据一些来源不可靠的资料,得出了信长长期欺负光秀,令其产生反意的结论。这些例子包括下令强攻丹波,导致光秀之母被杀;消灭武田的庆功宴上大骂光秀;招待家康的宴席上称鱼不新鲜,脚踹光秀;没收光秀领地,以此激励光秀拼命立功。但这些记载基本出自《明智军记》和《川角太阁记》等错误甚多的资料当中,可信度很低,同时也找不到其他佐证资料。

实际上信长对于光秀一直是非常看重的。本能寺之变前两年的京都御马掴的阅兵仪式当中,光秀担任着第三队负责人的重要任务。本能寺之变前一年流放老臣佐久间信胜时,信长发出的批评佐久间的书信当中,也把光秀当做家臣中的正面榜样来夸奖。信长还给光秀求得了惟任的古姓,以示恩宠。甚至本能寺之变发生时,信长最先怀疑的造反对象也分别是织田信忠和德川家康,并非明智光秀。

本能寺之变

以上种种情形可以证明,信长对光秀无论是信任程度还是待遇优厚,都是手下家臣里第一梯队的水平。光秀对信长的谋反原因,绝非是对自己的待遇有所不满。至于本能寺发生的真实原因,目前虽然又出现了大量新的资料,还仍然还在考证当中。

从以上四点可以看出,信长的民间形象被扭曲得十分严重。他并非那么突破常识,也不是那么不近人情,但真实的信长也同样是一个能力突出且魅力非凡的形象。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