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代种田文:女主穿回七十年代带空间致富

subtitle 原创网文 09-11 22:46

小说:《空间种田:农女发家富贵路》

首发平台:咪咕

小说简介:

一朝穿越70年代,律师佳人秒变穷苦农女 空间在手,智商她有,手撕极品亲戚,带领新家人勤劳致富,收获宠她入骨的娃娃亲未婚夫 众人表示:家有苏雅,如得一宝,幸福生活紧跟随,日子红红火火乐翻天!

点评:

女主穿越到70年代,有空间作为金手指,从一穷二白到发家致富。前期主要种田,后期侧重经商。

金手指不大,而且比较合理不出戏,文里对70年代比较考究,很有那个年代特点,时代背景设置地很好,看出来是认真查过背景后设置的。情节和文笔算是很不错的。而且女主对家人是真的好,看着挺温馨的。

男主很宠女主,对女主一心一意从来没有变过,文中的美食也是一大亮点,常常蹦出各地的特色小吃,百来万字可缓书荒!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章节节选:

“女士,你的账户已经被冻结,抱歉。”

“不可能。”

苏雅斩钉截铁地说道,又将身份证递过,道

“我就是这张卡的主人,从来没申请冻结过,把你们经理叫来。”

经理再三和年轻的柜员确定,此时真的叫‘苏雅’

“她是这么说的。”女柜员笃定。

“这么玄乎。”经理拔腿就走,“苏雅早死了,哪里来的苏雅!”

经理推开贵宾室,看到来人时额头冷汗骤冒,忽然让女职员出去关门,惊诧的伸手。

“苏小姐”

“张经理,我需要一个解释。”

苏雅并不生气,过于苍白的面庞挂着淡淡的和善的笑容。

“苏小姐,几个月前,你的信托监察人为你申请了死亡,亲自来注销了你的账户,你的财产全部冻结。”

张经理不敢问是怎么回事,苏雅两年前出了重大车祸失踪,几个月前她的信托监察人申报死亡。

苏雅名下的信托基金必须等她三十岁后才能全额取出,而她今年29岁,恰好就因为有了死亡证明被注销了账户。

“苏小姐,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我去报警。”

“不用。”

苏雅冷淡说道,温和的看着经理。

“没关系,再见。”

她优雅起身,保持良好的身材依旧呈现柔美的‘S’型。

苏雅刚走出大门,前方视野忽的一片黑暗,踉跄摔倒时还听到几声惊呼。

再次睁开眼睛是医院,有个陌生憨厚的男人背着个小孩坐在一旁。

“你总算是醒了,能不能把帮你抵押的住院费还给我。”男人指着身上明黄的骑手服,“我老婆脑子有问题,我带着小孩送外卖,又不能不管你....那钱是我娃儿的奶粉钱。”

苏雅头很疼,强撑着清醒问:“你送我到医院,帮我办了入住?”

男人点头,憨厚道:“总不能见死不救。”

“苏雅”医生拿着病历走进来,对了下床位的患者名字,道:“胃癌晚期怎么还在外面瞎走,家里人呢?”

“我没有家人。”苏雅歉意的看向那男人,挣扎的坐起来,“能不能给我纸笔?”

拿了纸笔,苏雅写了几行字,又签名按下手印,还从包里拿出了个小巧的印章,随后递给男人。

男人看到白纸上两栋房产的名字和一连串的零,还有醒目的‘遗嘱’两字,磕磕巴巴问:“你诓我?”

“不是,我确实没有钱能报答你,但立了遗嘱,一旦我死了,你可以带着这张纸去律师楼,好人会有好报。”

男人犹豫不决,最终因为苏雅是晚癌患者,心想骗子就骗子,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带着孩子匆匆离开。

“谁给你的药。”

医生举着白色药瓶,倒出几颗胶囊,“这是什么你知不知道?”

“抗癌药”

医生叹气,“这只是维生素,吃多少都治不了病!”

苏雅一吐,随后露出凄凉的笑容,这世界上所有人都在等她早死,只因她有钱。好中文吧 www.haozw8.com

她的‘好亲戚’们策划了场不可能活命的交通意外,可惜当时她并不在车内,而是拿着癌症诊断书淡定地在某一处乡下疗养。

两年了,那些狼子野心的亲戚终于还是坐不住,被迫用‘死亡申请’冻结她所有财产,想逼她出来。

至于这些抗癌药,是这两年兢兢业业照顾她的一个年轻男模特。

口口声声说年龄不是问题的小狼狗,完美的身材,出众的五官,还有极其会哄人的口才....

小狼狗数次想用‘真爱’的噱头哄苏雅签下遗嘱,却不知苏雅冷眼旁观,只把他当做人生最后时光玩乐的跳梁小丑。

“医生,我没钱治病,要出院。”

苏雅说道,起身要下床,却一瞬头晕目眩跌倒在地。

“好好的人不做要做贱人,你爸妈教出这样的三只手,干脆去死一了百了.....敢偷我家东西,打死你都是轻的。”

耳边骂人声越来越响亮清晰,骂人的话也更加南亭。

苏雅勉强睁开沉重的眼皮,看着面前这口沫横飞的陌生老太。

老太枯枝似的手戳着她额头,一口黄牙带着难闻的异味越靠越近。

见她还敢瞪自己,老太抓住苏雅手臂拽下炕头,抽鞋迎面打去。

苏雅摔下炕时头着地,发出‘哐当’一声巨响,她捂着额头皱眉看着手上的鲜血。

老太也吓了跳,但很快恢复正常,继续骂骂咧咧的抽打苏雅。

苏雅忍无可忍的推开老太太,骂道:

“滚犊子!”

“反了你!偷我家粮食还敢这么吆五喝六的。”

老太丢了鞋子,目光四处搜寻,虎虎生威的出门去。

苏雅饿得前胸贴后背,带着浑身伤口打量屋内的摆设,熟悉又陌生。

熟悉是因为北方屋子构造大同小异,她爸就是北方人,小时后到村里体验过,陌生是因为不懂自个怎么会出现在这看起来就不是很富裕的小土房。

就在她寻思着是不是被拐卖到山沟沟里时,老太举着根枣木刺的棍子雄赳赳的进来。

苏雅咬牙切齿的看着老太,在木棍劈下来时猛的把人撞开,跌跌撞撞的跑出屋。

她不敢停下,怕被疯老太追上毒打,全身的伤口都隐隐作疼。

出了家门后,苏雅一路小跑到水井旁,冻得直哆嗦。

现在是北方的冬天,可是她身上只有一件夹棉的马甲罩在单衣上,马甲破洞处还有黑棉絮,不知道穿多少年了。

脚上蹬的是一双破解放鞋,脚趾从破口处露出,脚板隔着薄薄的鞋面踩在地上洞的心哇凉。

苏雅迷惑的看着这一切,墙面画着‘生产光荣’的宣传画,画内的男女造型一看就不属于她所知的年代。

看到宣传画角落标注的:1974年,苏雅呼吸一顿,心有些慌。

她呼吸急促,一瞬间也察觉不到冷,又仰头去看头上挂着的小黑板,上面写满了人名,还有1到10不一的数字。

“苏玉春,你干啥呢。”

一个戴着毡帽,留着胡子的中年男人揣着手走过来。

“你喊错认了。”

男人一顿,再按到苏雅身上的伤后摇摇头。

“怕是被打傻咯。”

苏雅猛的灵光一闪,立刻扑到水井旁。

水井往上冒着气,倒映出来的小姑娘瘦了吧唧,面颊凹陷颧骨突出,额头还挂着伤口,一头乱糟糟的头发,看起来还不到十岁。

苏雅摸着粗糙的脸蛋,不敢相信她穿越到了70年代!

她茫然的看着男人拿着粉笔在小黑板上写写画画,开口问:

“叔,你这是干啥呢。”

“还能干啥,老秦家昨天修了队里的猪圈,我得把工分记上。”

记工分....70年代生产队的记分员,看来她是真的穿越无疑了。

“叔,咱们这叫啥屯啊。”

男人停下,古怪的看着苏雅,蹦出一句:

“春儿,成心拿我开刷是不是,连出生的三安屯都忘记啦。”

“没忘,谢谢叔。”

记分员举着粉笔看着苏玉春朝村外跑去,摇摇头:

“真打傻了,可惜健健康康的娃儿。”

苏雅出了村子,问清楚去城里的路后就开始徒步前进,她亲爸小时后就住在省城,如果现在是1974年,那么按理说老爸已经出生一年!

苏雅的妈的闽南人,阿爸祖籍北方,但年轻后在闽南定居做生意。

她一直当自己是南方人。

才走出村子没多远,因为不用怕被打,苏雅放松了精神慢慢走,渐渐察觉到异样。

她意识里面出现了一个空间。

黝黑的空间,看着不大,只有一亩地,可是却很高,她在意识里可以像看3D图像样查看花瓶的四面八方。

花瓶的内壁悬浮着黑色的文字,她记得在秦始皇的时候,黑色象征着高贵,到隋唐的时候,黄色才作为皇家的专用色。

苏雅认认真真的看了一遍,不确定是甲骨文还是其他的文字,反正一个都看不懂。

先有穿越在前,现在就算拥有个神奇的空间,苏雅也挺淡定的。

但很快她就高兴得几乎要跳起。

空间里有不少好东西,成吨的粮食,苞米,居然还有海产河鲜,硬邦邦的大白菜。

这些粮食在空间里看着不占地方,但苏玉春就是能清楚的知道每一种食物种类有多少,就好像拥有了一个大型移动食品超市。

一股不属于她的记忆涌入脑海中。

这具身体的主人叫苏玉春,这空间是属于她的。

苏玉春本来有爹有娘,三姐妹,日子过得不错,结果去年爸妈炕上睡觉不注意通风,一氧化碳中毒死了,当时三姐妹都不在,正好逃过一劫,从此就成了孤儿。

空间就是在苏玉春爸妈死后忽然出现的,不仅容量无限大,食物还可以保鲜,可惜小姑娘胆子小性格怯弱不敢用,也不知道怎么用,就这么一直放着。

今天苏玉春才领悟了怎么操纵空间,取了一斤细粮做饭吃。

食物的香味就这么透过屋子传到外头去,在这一家齐上阵争工分才能勉强填饱肚子的年代,谁家灶房冒明火都能快速的传遍整个屯。

很快苏玉春的奶奶王桂珍闻讯赶来,劈头盖脸的就说苏玉春偷她粮食,把人堵在院子里打。

苏玉春如今成了未成年的孤儿,生产队有补助,再加上去年她阿爸阿妈没死时挣下的工分,今年换了两百多斤的粮食。好看小说 www.haokanxs.com

王桂珍说女孩子容易饱,不要浪费粮食,她那些堂哥堂弟正在长身体吃饭多,只留下一点粗粮,扛走了大部分粮食,根本不管苏玉春的死活。

今天又闻到香味,又从灶火上端出白面做的面疙瘩汤,王桂珍在外一口咬定苏玉春偷她粮食,又打又骂,活生生把小姑娘给打得出气多进气少。

王桂珍怕打死了人才消停,当苏雅醒来的时候,王桂珍看人死不了又肥了胆子,才有最开始那一幕。

苏雅不仅继承了苏玉春的空间,还继承了小姑娘的记忆,此时恨得牙痒痒,刚才就应该狠狠打老太太一顿!

她从空间里取了两个新鲜苞米,囫囵吞枣的生吃,虽然不符合她的饮食习惯,但好歹肚子有了垫底的,身上也有了力气。

这年代交通工具匮乏,只有生产队才有板车,其他人去城里都靠走。

苏雅想到能见到儿时的亲爸,脚下犹如生风,饿了就啃包米,渴了就吃空间里存着的黄瓜,走了好几个小时才到镇上。

苏雅一路问到车站

用蒸汽作为动力的绿皮火车还没到发车时间,站台上一对老夫妻推着一辆小车摆摊卖食品,两个男子站在摊子前买了一袋的馒头。另外一个中年妇女背着一个两三岁的小男孩站在一旁也准备在买。

来来往往的人穿的都是清一色的土灰,军绿,或者深蓝色。

今天小小的车站挤满了几十个年轻人,每个人都提着大同小异的木箱子,箱子上印着‘知识青年到农村’的口号。

苏雅打量着这些知青。

几年前就号召了知青下乡,站台上的大多是十几岁的男女青年。

站在苏雅身边的就是个年轻的小伙子,正在讲自己去学校革委会办公室提交注销户口证明的趣事,发现苏雅在听后咧嘴友好的朝她笑了笑。

苏雅不好意思,赶紧快步走开。

这年代的知青下乡,要先注销户口,然后凭借注销户口的证明去领几十块钱的安置费,以后知青的户口就安在插队的地方,凭借这户口领口粮呢!

苏雅走到售票处,一路听到的都是讨论下乡插队的事。

售票处,苏雅溜达着想办法,她身上一分钱都没有,咋去省城?

苏雅溜达了一会,看见一小孩子跟着家长上车并没有买票。

她心一动,假装漫不经心地跟着人群,刚要上车就被眼尖的售票员揪了下来。

售票员让苏雅站直,目光又快速扫了眼墙面,随后挥挥手。

苏雅这才看到墙面有一排字体斑驳的告示。

儿童1米2以下免费!

她营养不良长得小,看起来就像是八九岁。

绿皮火车硬座都狭小的硬板凳,到了省城后,苏雅松了口气。

她爷爷是机床厂的职工,分配了员工住房,那条街就是员工家属一条街。

想到能见到年轻时的爷爷奶奶,苏雅还挺激动的。

找到机床厂,苏雅走进门卫室。

“你好,请问苏要强在不在?”

门卫室内,一个中年女人和两个男人正在打扑克,这年代,‘扑克’两个字是不能提的,必须说玩‘文娱片’

男人抬头看了苏雅一眼,低头甩出几张。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