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36年后,又一场“莫干山会议”,讲透酒业未来

subtitle
热闻前瞻 2020-09-11 15:44

莫干山,传说春秋时期,受吴王阖闾指派,干将、莫邪铸成举世无双的雌雄双剑的地方。

这里环境秀丽,气候宜人,享有“江南第一山”之美誉。历史上无数文人墨客为其留下了难以计数的诗文、石刻、事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得益于绝佳的自然风貌和悠久的历史传说,莫干山一直以避暑胜地著称。直到1984年,一场会议的召开,它被赋予了更多的时代意义,其声名也愈加远播。

1984年9月初,中共十二届三中全会召开之前约一个月,由朱嘉明、刘佑成、黄江南、张钢等青年经济工作者组织召开了一场学术讨论会——“中青年经济科学工作者学术讨论会”。因会议地点正是莫干山,因此简称“莫干山会议”。

彼时,农村改革已经大有起色,而城市改革尚举步维艰,莫干山会议的中心议题便是城市经济体制改革。

据当年的参会者回忆,当时会议开得热火朝天,有时火药味儿十足,从白天到夜里,讨论、争论不休。人们精神亢奋,专注,高强度,不休息,会议结束时,甚至还有一大半人都生了病。

会议讨论了关于价格改革、工业企业实行自负盈亏等八大议题,进行了超前的探讨和思考,形成并提交了《价格改革的两种思路》《企业实行自负盈亏应从国营小企业和集体企业起步》等七份重要的专题报告。

这场会议为八十年代的经济改革提供了重要的思路,引起高层领导的重视。

也是在这一场会上,一批年轻的经济学家开始脱颖而出,走上舞台。比如会议的主要组织者朱嘉明、刘佑成、黄江南、张钢等人,其时平均年龄仅为34岁。

从西北赶来参会的张维迎,24岁的他,是年纪最小的参会者,距离研究生毕业还有半年。当年12月,他便去体改委报到上班了——如今已是著名经济学教授。

也是那时,如今的慧聪网董事局主席郭凡生,也只有只有29岁。他所提出的“反梯度理论”,在当时理论界形成重要影响,也在参会期间引发热议。

莫干山会议被称作“经济改革思想史的开创性事件”,其对于中国社会和经济的影响绵延至今。

而在整整36年后,同样是在莫干山,同样是在九月,同样是关乎发展大计,一场中国酒业的顶级思想交流盛会将在9月11日正式开启。

此次会议,集合了中国酒业的核心力量,其中既有白酒、啤酒、葡萄酒、黄酒等各酒种的龙头企业,也有来自流通行业的一线大商代表,形成了“7+8”的龙头企业沟通机制。

中国酒类流通协会会长王新国、常务副会长刘员、秘书长秦书尧等嘉宾将共同出席本次会议。

7家参会生产企业包括:中国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四川省宜宾五粮液集团有限公司、山西杏花村汾酒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华润啤酒(控股)有限公司、烟台张裕葡萄酿酒股份有限公司、中国绍兴黄酒集团、劲牌有限公司等企业代表。

8家流通企业则包括:金东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北京糖业烟酒集团有限公司、百川名品供应链股份有限公司、商源集团有限公司、广东粤强酒业有限公司、壹玖壹玖酒类平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酒仙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北京歌德盈香贸易有限公司等。

会议规模之大,层次之高,仅从以上参会企业、嘉宾名单便可见一斑。而从内容来看,此次会议的召开,也对中国酒业的发展,有着极为重要的现实意义。

2020年无疑是个特殊的年份,酒业与很多行业一样,都经历了严峻的考验与挑战。上半年新冠肺炎疫情对酒业造成了明显影响,一些龙头酒企应对得力,业绩稳健增长,但大部分酒企情况比较困难,业绩普遍下滑明显。

行业下一步究竟怎么走,亟待互相沟通、寻求共识。

酒类消费总量接近天花板,如何继续扩大市场需求?

中国酒业能否借助经济转型的“风力”,进一步提升自身价值和影响地位?

在酒企差异、分化的表现背后,整个酒类行业如何适应接下来的中长期经济形势?

在“内循环”格局下如何调整、作为,如何开拓产业持续提升、发展的战略路径?

…………

不谋全局者,不足以谋一域。在当下这样一个重大拐点上,酒业必须有更深层次的产业经济思考。

1984年的莫干山会议,研究探讨了深层次经济问题,并对此后中国社会和经济发展产生了深远影响,比如几年后的名酒价格放开,便是会议期间价格改革议题讨论埋下的伏笔。

而此次会议,同样要以经济学的思维与眼光对待当下酒行业面临的问题,为酒业改革发展理清思路、打开困局。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他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