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曲 影视 刻板印象下的考据 |“江南百景图”人物服饰分析(续)

subtitle 传统服饰09-03 14:23 跟贴 3 条

本文系网易新闻网易号新人文浪潮计划签约账号【传统服饰】原创内容,未经账号授权,禁止随意转载

继续上篇《“江南百景图”人物服饰分析:随便想想,随便写写》继续游戏“江南百景图”的人物服饰分析。

照例,先看看这段话——

1,所有历史向分析都是基于我的观察(观察不出来的不写),有夸有贬但都跟游戏没关系;

2,本文是非完全版的流水账(很多人物我没抽到或者没兴趣),如果遇到有意思的点会单独写成一篇;

3,排序随性所欲,以前写过的就不啰嗦了,留意插入的链接;

4,这就是个游戏,然后这也就是一篇随想性质的分析。

本文不是游戏推荐,实际上我氪金后就没抽到新人物(对这种骚操作表示万分谴责),所以这篇就只能从一堆我没抽到的人物开始讲了……

王昭君

一个我怎么都没抽到的角色,但人物设定比较有意思,所以拿来说一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 图源官微

身上的衣服源头是马王堆一号墓应该没毛病,但整体的款式细节,明显受到了影视剧和网络“复原”的形象。

马王堆一号墓里一般我们比较关注的是曲裾袍,实际上也出土了三件直裾袍,都是绵袍。此外,素纱襌衣出土有两件,其中一件也是直裾式样的。直裾袍为“印花敷彩”工艺,游戏里这种结合长寿绣、信期绣的做法,以及袖口领口的装饰,这些都明显来自于网络。更不要说服装的廓形了,文物是自带鱼尾效果的。

△ 马王堆一号墓出土直裾绵袍

△ 《赤壁》剧照

△ 2007年《王昭君》剧照

连帽红斗篷显然也是错的,而且王昭君与红斗篷的关联也出现得比较晚,相比之下琵琶反而是一个更常用的标志物,但并非必须。

△ 不同时期的王昭君形象

另外一些就属于游戏团队的原创设定了,比如头上被加了“步摇”饰物,佩戴方式可能是参考《簪花仕女图》。

步摇也算是本号的另一个“好熟人”,介绍过很多次了,游戏里这种多见于中国北方鲜卑墓葬,时代上要晚于王昭君很多,可能是一种特殊的冠饰,毕竟按照它目前的样子,是不太可能像“簪花”那样戴的。

除此之外,马王堆一号墓帛画里也疑似出现了“步摇”类的装饰物,佩戴方式就有所不同。

△ 北方出土步摇饰物

△ 马王堆一号墓帛画局部

游戏里的王昭君手里拿着的拐杖也很令人疑惑,比较像龙头拐杖和节杖的二合一产品。

龙头拐一般在尊贵的高寿者身上可以看到,比如寿星、佘太君。而节杖是使者的象征物,在苏武、张骞这类题材上会给人物加上这个元素。很显然,王昭君是不符合这些设定的,即便需要有人拿节杖,也是别人拿,比如张大千的《明妃出塞图》图里,王昭君的婢女抱着她的人物标志物琵琶,对面的使臣手里拿着节杖。

△ 清中期刺绣福禄寿

△ 张大千绘《明妃出塞图》

△ 邮票中的张骞形象

王昭君这个人物还有一个算是个彩蛋吧,游戏里有个被称作“出租马车”的道具就出自于仇英《人物故事图册·昭君出塞》。

△ 仇英绘昭君出塞

△ 游戏截图

梁山伯与祝英台

还有马文才

我在卡池耗了几十张金画轴都没抽到的两个新人物,可能是赶工作品,略显凌乱。

△ 梁山伯 图源官微

△ 祝英台 图源官微

新人物一开始是以剪影的方式预告的,虽然大家都猜可能是梁祝,但剪影看起来却像是女子,最后效果看的确是头部细节指向不明的原因。

只看这上面的图,梁山伯的性别都可能猜错,头上戴的更像是凤冠之类的东西。实际上,画师参考的对象是戏曲里的“小生巾”,找的参考资料大概率是1954年越剧电影《梁山伯与祝英台》。(强烈推荐大家去看,好听又好看,当年的美术真的绝了!)

△ 1954《梁山伯与祝英台》

可以看到梁祝二人做的是一样的打扮,身上穿的是“褶子”,头上戴的就是“小生巾”。小生巾表面上看起来是花里胡哨的样子,样式也很多变,实际上也是有内在章法的:前低后高,后片高起的部分是平的,左右下侧有下垂,做如意头的形状,下面往往会挂穗子,背面还会有飘带。

其实游戏里画的另一个相关人物马文才头上的,就是一个相对规范的小生巾,只是两侧垂下来的部分和穗子的形状比例有问题。

△ 游戏截图

往往是这样的,大概可以称作为“主角魔咒”吧。越是想把主要角色好好设计一下,越是容易露怯。

小生巾上可以加装饰,但绝对不会和凤冠混淆起来的。

还有一个问题,是取材戏曲形象时必须要注意的。戏曲的穿戴是很有章法的,不能像游戏里画的这样,巾帽歪着戴垮着戴。如果完全凭空设计出一个形象来是无碍的,但参考了戏曲以后,观者潜意识里就会代入戏曲的章法,从而过分解读了画师无心的设定。

你们不觉得游戏里梁山伯的形象看着怪怪的么?

杜甫

杜甫和李白的情况,其实和《所以,“帽正”该不该被留下?》里提到的包拯秦桧一样,并且更甚于,因为这俩就是同一个年代的人物,服饰方案就应该是一样。即便为了区分,差异也不会很大。

杜甫的形象经过的修改,添加了幞头,腰带也改了,游戏团队给的理由就是更接近所处的年代。

△ 游戏截图

然后,没改李白的,李白嘤嘤嘤。

杜甫的一贯形象都是比较瘦削沧桑的。蒋兆和的画虽然被恶搞了,但那一版是非常符合大家对杜甫的一般印象的。其他版本的杜甫,其实也大同小异。

△ 蒋兆和绘杜甫

△ 刘旦宅绘杜甫

杜甫没有类似于王昭君的琵琶这种显著的人物标志物,所以他身上的年龄感和表情就比较重要。游戏里选了不太为人所知的爱喝酒的一面,算是小小的一个突破(中性)。只是爱喝酒的唐代诗人有很多,大家比较容易联想到的是李白。

杜甫身上的圆领袍问题比较大,基本上细节哪儿哪儿都能挑出毛病来,就懒得挑了。

△ 唐 深蓝色菱纹罗袍

李白

李白的参考对象不知道是哪个,但比杜甫差远了,首先翻领打开的样子就不对,也不知道是那部影视剧误导了游戏团队。

△ 游戏截图

△ 翻领打开状态

还有就是袖子的问题,其实在杜甫、朱元璋等人物上都出现了,只是李白的姿势缘故显得更为突出。这个袖子啊,又短又宽,袖口收拢得很不自然,显得像是蝴蝶袖一样。这很明显就是看多了“偷工减料”的影视剧和网络古风服饰导致的。

之前由于《妖猫传》戏服丢失,官微晒了戏服的平铺图,可以明显看出这种局促感。

△ 《妖猫传》官微

由于游戏把饮酒这个tag给了杜甫,导致李白的形象设定变得不够明确了。这种情况下,要么就把李白的衣服“脱”得更少一点,用“衣冠不整”来衬托他的不羁,《妖猫传》和《国家宝藏》选的都是这个路线。

△ 《妖猫传》剧照

△ 《国家宝藏》剧照

要么就寻找李白的其他特征,比如让他配把剑啥的。

沈括

又是一个我没抽到,但是朋友告诉我改动过的角色,并且改动还是比较大的。

△ 游戏截图(上边是改动前)

我就特别爱猜这种,好奇为啥改动,改成啥样。

改动之前的形象,乍一看有点怪,实际上是出自清代一份沈氏族谱里的沈括形象(狐肉图片搜索工具)。

这种后世所绘的形象,肯定并非沈括的原貌,但一个游戏作为参考个人觉得是没问题的。可以看得出,沈括头上戴的是一个变形的笼巾,这个后来在戏曲里变成了“侯帽”。

改动以后,可能想更接近沈括所处的时代,但跟之前《“江南百景图”人物服饰分析:随便想想,随便写写》介绍的一样,游戏团队其实在历史考据这块非常薄弱(照葫芦画瓢就做不到的那种程度的弱),那按照修改后参考的要求去比,反而更像是个失败的作品了,圆领袍宽大且异色的领圈,还有异色的袖缘,都是早年古装剧比较爱做的设计。

李清照

李清照的人物就可以来证明游戏团队照葫芦画瓢的能力之弱了。这个的形象出处就比较明确,应该就是偃师宋墓的厨娘砖雕。

△ 游戏截图

△ 偃师宋墓

△ 高春明书籍封面

这个形象很经典,在很多地方都可以看到。小细节就不扣了,说两个比较明显的问题,一个是擅作主张添加的披帛,另一个是理解错了冠子,画成了发髻。

宋代女性的真实装束离一般理解的古装形象差别有点大,所以号称考据的《清平乐》的翻车也基本集中在女装上。我们理解的古装,就应该是有很多奇怪的发髻,尤其如今古风妆造俨然成了一个产业,他们几乎用头发来理解一切造型。即便有一些被指出来问题,也大多只解决外观,不考虑内在。这个本质上也是符号化古人的后遗症吧。

△ 偃师宋墓

△ 晋祠塑像

这期盘点就到此为止了,我是一个被抽卡杀氪金玩家、杀高等级的设定恶心到了的可怜玩家。

-

春梅狐狸 传统服饰

脸着地的藏狐,故纸堆里的服饰爱好者

[ 网易号新人文浪潮计划签约账号 ]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