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心动发函的咪咕快游,究竟在做什么样的“云游戏”

subtitle 3DMGAME官方号09-01 18:55 跟贴 2 条


咪咕快游背后,站的是中国移动。

8月28日,国内游戏发行商“心动网络”,在官方微博上发布了一份关于《人类跌落梦境》手游的国内发行授权声明(《人类跌落梦境》,是知名联网合作游戏《人类一败涂地》国内引进版的译名),该声明将矛头直指国内部分“手机云游戏”厂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据这份声明描述,这些所谓的手机云游戏厂商,在未经过游戏发行方心动网络,以及游戏版权方授权的前提下,私自在自家的云游戏平台上,上线了《人类跌落梦境》的云游戏版本。对此,心动网络目前已向相关侵权方发出律师函,并声明将采取法律手段维护相关权益。

随后,《人类跌落梦境》的全球发行商Curve Digital以及505 Games,也分别发微博对此事予以表态。他们也都提到,游戏并没有授权任何第三方平台发行云游戏版本。

虽然心动网络并没有指明被发函的是哪几家云游戏厂商,但在微博的评论区里,我们还是能从网友的评论中发现一些线索。其中,受到抨击最多的,就是咪咕互娱旗下的云游戏平台——咪咕快游。

国内[F5]发布会策展人的评论

编辑部银河老师的评论

在咪咕快游的官方微博,我们确实可以看到,从8月27日开始,咪咕快游平台正式上线了《人类一败涂地》的云游戏版本。并且在这条宣传微博中,咪咕快游声称,该云游戏版本是获取了正版授权的。当然,结合心动的声明,我们就知道,所谓正版授权是完全不存在的。

打开咪咕快游的APP,我们能看到,在游戏分类的推荐版块里,确实存在着《人类跌落梦境》的云游戏版本。进入专区,游戏无论是从平台热度,还是玩家评价,都非常不错。玩家在论坛和评论区,为这款游戏打出了好评。

咪咕快游APP推荐界面

《人类跌落梦境》云游戏版用户评论区

除了《人类跌落梦境》外,咪咕快游上还有着众多,你一眼就知道,不可能在国内推出云游戏版本的游戏作品,这些游戏本身,并不具备在国内上线运营的资质。它们的上传者,几乎都被标注为咪咕快游的平台用户。比如经典的《蝙蝠侠:阿卡姆骑士》、《战地V》,以及目前仍处于预约状态的《死亡搁浅》云游戏版。而即使是部分已经取得运营资格的国产游戏,咪咕快游也没有经过版权方的允许,就上线了游戏对应的“云游戏版”。

目前《死亡搁浅》云游戏版仍处于可预约状态

国产游戏《隐形守护者》同样显示为由用户上传

我们简单试玩了一下所谓云游戏版本的《人类跌落梦境》,游戏采用了模拟手柄按键的操控方式,操作相较主机版以及PC版,要困难上许多。画面也并不流畅,帧数不足30,有明显的画面卡顿,分辨率也较低。当然,这些配置问题,在游戏设置里都可以进行手动调整,前提是玩家得先充值咪咕快游的会员服务。

想玩游戏还得先排队

会员可以选择原画画质

值得注意的是,在进入游戏时,软件并没有提示玩家,需要先购买游戏后才能游玩,而是直接可以进入游戏画面。众所周知,《人类跌落梦境》作为一款单机联网买断制游戏,其无论是PC版、主机板,还是国内尚未推出的手游版,都需要玩家进行单独购买后,才可正常游玩。咪咕快游所采取的“点击即玩”策略,显然不符合正版游戏的销售模式。

点击秒玩即可开始游戏

既然游戏本身无法提供销售盈利,那么咪咕快游是如何实现收益的呢?答案很简单,那就是建立会员收费制度。虽然玩家在咪咕快游玩到的所有游戏,都不会需要支付购买费用。但相应的游戏时长,就需要玩家向咪咕快游平台购买。

玩所有游戏都需要消耗时长

在咪咕快游的充值页面,有着详细的收费介绍。包含20小时游戏时长的月卡服务,每月费用为39.9人民币。此外还有季卡、年卡等服务,除了服务有效期不同外,对应的游戏时长也会有所不同。除此之外,玩家如果在限定时间内用完了所有时长,还可以单独购买额外的时长包,这些时长包,包括限定时间的通用包,以及限定时间段的休闲包,价格从几元到几十元不等。

咪咕快游会员收费标准

开通会员后,平台相应也会为玩家解锁额外的特殊功能。诸如游戏启动不用排队、永久存档以及会员独享游戏等。进一步拉大普通玩家与会员玩家之间的差异。诱导所有潜在付费用户开通会员服务。可以说,在国内众多类似的云游戏平台上,如果你不开通会员,根本无法获得正常的游戏体验。软件会对玩家的行为进行诸多限制,变相强制玩家为玩游戏付费。这些钱,游戏开发者却无法从中获取分毫,而是直接流入的平台方的口袋。

会员可解锁特殊权益

类似的盈利模式,在如今国内的云游戏市场中,非常普遍。厂家先通过游戏免费、随时随地畅玩等噱头,吸引到玩家的目光,再通过时长收费的形式,长期获取利润。

其他云游戏平台的收费套路

由于多数所谓的云游戏,都没有取得在国内正式的销售许可,云游戏厂商只需要,提供带有正版游戏的Steam账号,就能通过平台串流的形式,让玩家体验用手机玩3A大作的快感。同时也不用向游戏开发商以及发行方,支付任何额外的费用。

咪咕虽然表明玩家可以使用自己的Steam账号,但该功能上线目前依旧是遥遥无期

虽说玩家玩到的依旧是正版游戏,但其行为本身却与传播盗版无异。平台最终才是唯一的获利者,可以说是躺着就把钱给赚了。

云游戏,作为近年来游戏行业发展出现的最大风口,这几年可以说是风光无限。不光有索尼、微软这类老牌游戏开发商,在积极探索云游戏的可能性,还有诸如谷歌、亚马逊、阿里等,世界龙头企业接连入局。即使是在国内,腾讯、网易等游戏大厂,也在积极开发自己的云游戏业务。整个云游戏行业的发展前景,似乎是一片大好。

但事实总是难以令人如愿。即使是被众多大佬一致看好,云游戏行业,目前在全球的发展依旧是困难重重。

谷歌的云游戏平台Stadia,应该是目前在全球范围内,影响力最为广泛的云游戏服务。从最初预热阶段开始,谷歌就对自家的云游戏报以极高的期待。铺天盖地的推广、各种独占作品的宣传,足以展现谷歌对云游戏领域的重视。

但等到Stadia正式发布后,谷歌收到的玩家反馈却远不如预期,首发的Stadia,被爆出了诸多问题,像是游戏阵容平淡、独占缺乏大作、画面表现达不到预期、事先承诺的黑科技功能无法实现等等。早期虚头十足的Stadia,并没能满足,玩家对未来云游戏体验的期待。

即使后续谷歌一直在试图修复Stadia存在的种种问题,但直至今日,Stadia依旧没能在云游戏领域,掀起谷歌预想的波澜。如今,玩家只能通过偶尔被爆出的新闻消息,意识到Stadia的存在。很难说,如今还有多少玩家,依旧对谷歌的Stadia抱有期待。

与谷歌遭遇滑铁卢类似的,还有索尼以及Valve的云游戏服务。相较于谷歌庞大的野心,索尼和V社的做法则要现实得多。无论是索尼的PlayStation Now服务,还是V社推出的Steam Link软件,二者的运行,都强烈依赖自家的软硬件生态系统。索尼的PlayStation Now服务,目前提供的游戏并不算多,且以过去世代的老游戏居多,从游戏阵容上缺乏吸引力,较高的收费价格,也容易劝退多数玩家。

V社的Steam Link,虽然从体验上,相较其他云游戏服务,表现更为优秀。但能流畅游玩的前提是,玩家需要与已有账号进行关联,只能运行库存中已有的游戏,同时也只能在家庭网络的环境中体验。可以说,V社本身的生态环境,既方便也阻碍了Steam Link的发展。

目前最有希望做出突破的,应该是微软的Xcloud服务。微软将其与自家Xbox Game Pass手机版,捆绑销售的运营模式,更有希望能获得市场的青睐。此前微软也声称,Xcloud正式发布时,将支持所有已发布的Xbox游戏,这无疑是Xcloud最具吸引力的特征。云服务+订阅制的组合,既能解决玩家随时随地玩游戏的需求,也保障了游戏阵容的丰富性,加上微软有着丰富的,经营订阅制会员服务的经验,真正推行起来,相较其他几家会更有潜力。

相较于国外厂商在云游戏领域的四处碰壁,国内的一众厂商,倒是在这片全新的市场蓝海上,混得风生水起。配合5G网络在全国范围内的普及,5G+云游戏的组合概念,如今已经成为众多手机新品发布会上的常客。谁都想要从中分得一快属于自己的蛋糕。

目前国内主流的云游戏服务,可以分为两种。其一,是以腾讯、网易为代表的,基于自家游戏生态的多平台云游戏服务。另一种,则是游走于灰色地带的,以咪咕快游为代表的租赁式云游戏服务。

腾讯与网易的云服务模式,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更加显得保守。稳扎稳打,不容易踩到国内游戏行业敏感的边界线。凭借自身强大的技术实力,他们的云游戏服务,如今已经能够轻松实现,不同平台之间的无缝切换,以及较快的运行载入速度。真正达到了云游戏应有的,低门槛畅玩需求。

并且,相较于对网络要求更为严苛的国外云游戏服务,腾讯和网易的云服务内容,更容易被广大玩家所接受。这类云游戏,对玩家的网络带宽,以及硬件设备的要求,并不会超过多数普通玩家的承受预期,所以普及起来难度并不大。

唯一需要担心的,是游戏存量以及用户规模的问题。目前在这类云游戏平台上,提供更多的,还是传统的端游以及手游、页游产品,用户群体较为固定且单一,缺乏全球范围内的竞争力。而真正对云游戏服务需求度较高的,同样也有单机游戏玩家,对于目前国内主流的云游戏平台来说,如何引入更多的单机付费用户,扩展自己的用户圈层,是日后仍需要重点解决的一项难题。

目前在国内的云游戏市场上,类似于咪咕快游这种,没有正版游戏授权,以时长收费牟取利润的云游戏服务,依旧占据了多数。这并不能说是一个好消息。就好像曾经,中国游戏业盗版猖獗的年代一样,如今的国内云游戏市场,依旧处于野蛮生长的阶段。大厂有技术却还放不开手脚,游走于灰色地带的公司,在不断竞争中,将市场导向畸形的状态,这并不是我们所希望看到的。

2019年12月,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联合中国5G云游戏产业联盟,发布了《云游戏发展产业白皮书》。在这份白皮书的参编成员名单中,除了有华为、OPPO、腾讯等一众云服务行业巨头外,咪咕互娱也同样在列。同样,在白皮书列举的国内外主流云游戏平台汇总图里,咪咕快游与腾讯即玩等国内云游戏平台赫然在列,与谷歌、索尼、微软并驾齐驱。

《云游戏发展产业白皮书》相关截图

甚至于,在白皮书给出的云游戏运用案例里,位居首位的,就是中国移动旗下的咪咕快游。它成为了国内云游戏行业试水的杰出典范,被推广为优秀案例。而在PPT展示的软件截图中,就赫然呈现了诸多未经正版授权的所谓“云游戏”。

《云游戏发展产业白皮书》相关截图

就在挖掘咪咕快游事件内幕的同期,我也下载了一些市面上其他的云游戏软件,或是通过在线网页版进行体验。他们的现状大多与咪咕快游一致。不仅充斥着大量未经正版授权的所谓“云游戏”,并且游戏体验都极其糟糕。

比如这款网页版的《只狼:影逝二度》,基本没有办法完成正常体验,画面严重卡顿,音画也完全不同步,分辨率甚至达不到“清晰”的标准。

网页版介绍页面

网页版《只狼:影逝二度》实机游戏画面

软件端的表现并不比网页版好到哪去。我用某款云游戏软件,体验了《鬼泣4》以及《龙珠Z:卡卡罗特》,画面表现依旧难以令人满意。对于这类较为强调操作的动作游戏,这些软件并没有对手机操控进行优化,只是简单的映射了手柄的虚拟按键,要想在手机端实现流畅操作,基本不可能。

云游戏版《鬼泣4》实机画面

用老牌云游戏软件“格来云”,体验“卡卡罗特”,也只是勉强能玩

说到底,云游戏要想成功普及,除了要解决基础的硬件设施以及网络问题,版权的正规性,同样也是需要关注的焦点。没有哪个玩家会希望,自己玩个云游戏也要东躲西藏,或是平白无故给奸商交智商税。如何将云游戏产业进一步引导向正规化,是国内云游戏行业,未来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需要关注的问题。

咪咕快游电脑版安装等待界面

我并不否认,在未来,云游戏会成为一种主流的商业游戏形式。但在那之前,无论是国外的商业巨头,还是国内的游戏厂商,或许都该谨慎对待这一机遇。也许的确每个人都有机会在风口上飞起来,但我们并不希望,那些飞起来的企业中,会有现在咪咕快游的身影。

V社在Steam的用户协议里明确指出,用户在平台上购买了游戏产品后,不得以私自分享的形式,将自己的账号以及库存内容,发布到第三方平台牟利。碰巧,在咪咕快游的用户协议里,我也找到了一条类似的条例。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