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完手术追讨专家会诊费?悖礼犯义,无耻之尤!

subtitle 罗子在路上 09-01 15:26

最近,河南电视台民生频道“小莉帮忙”的一期节目,在医疗圈引起了一场不大不小的风波。

在河南安阳的某县级医院,一位患者住院做手术,因为手术难度太大,医院请了上海专家来做,并以现金方式让家属交了三千元的专家会诊费。

聪明的家属,一边乖乖去缴费,一边偷偷录像取证,手术成功后,在媒体的帮助下,到医院大闹一番,质问医院收费不合理。

医院处理也很干脆:认错,退钱,承诺严肃处理医生。

整个过程,简直是一场良心媒体仗义出面帮患者讨公道,无良医院低头认错的完美故事。

这事儿,很多朋友留言问我怎么看。

在这里,我有八个字,送给大义凛然的河南电视台民生频道“小莉帮忙”节目组,以及给让专家做完手术又把钱要回来的乔先生一家人:悖礼犯义,无耻之尤!

我们先来捋一捋这件事情的真实经过。

乔先生对媒体声称:既没有见到专家本人、手术开始前才获悉要外请专家。在医生办公室缴纳3000元现金时,乔先生进行了偷拍并求助媒体曝光维权。

然后,媒体和乔先生一起,对着镜头对医院发出如下质问:

“我们想了解一下,谁让收的这个钱,为什么要收?允许吗?合法吗?”

“手术费才400多块钱,你这收我3000元的专家费,你这合理不合理?”

“医生的劳务费咱允许向患者收取吗?”

“哪条规定这样规定的,你们的收费依据是什么?”

“按照正常流程,人家交费不是应该走咱们医院的账单吗?”

“能在办公室交钱吗?咱医生能在办公室收钱吗?咱医院允许吗?”

……

而医院另外一位领导则称:事前就会诊费的事情,和乔先生已经做过沟通。

如果乔先生说的话都是真的,那有些事情未免不太符合正常人的思维逻辑。

乔先生孩子做的斜颈矫正手术,并非抢救生命的急症手术,家人有足够充裕的时间来妥善安排。按照他的说法:自己孩子做手术,术前医生谈话时候主管医生根本没告诉他手术需要请会诊,临进手术室前半小时医生才突然对他说手术难度太大做不了,需要请一个他根本不了解也没见过的人来做。

如果真是如此,这样的手术你敢让自己孩子做吗?正常人反应难道不是勃然大怒要求取消手术安排把事情搞清楚?反正这也不是什么着急救命的手术。

乔先生没有,他乖乖的听从了医生安排,去医生办公室交了三千元会诊费,并偷偷录像取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们可以看到,乔先生交的是现金。三千元现金,肯定是需要提前准备的。而乔先生偷拍设备,大概也是需要提前准备的。乔先生偷拍的角度,看得出来也是事先精心安排设计的。

手术难度大医院做不了却不提前告诉患者,需要请专家也不提前告诉患者,请什么样的专家患者也不知道。碰到这么不靠谱的医院,这么不靠谱的手术,媒体和患者家属最应该关心的问题难道不是:手术难度这么大,这专家靠谱不靠谱?这专家是真的还是假的?孩子会不会有危险?孩子后期恢复会不会有问题?

这么重要的问题,民生频道记者和家属却都不关心也不追问,而是没完没了的问这三千块钱收费是不是符合规定。

看来,无论是民生频道记者还是家属,对一些事情,都还是心里有数的。

这件事情的真实经过,我想所有人都能猜个差不多:患者手术难度大,又不想去大城市大医院,于是该县级医院和患方协商,请上海专家来做手术,双方一拍即合。最后专家来了,手术成功了,不要脸的精明家属找到同样不要脸的媒体帮忙,非要把钱要回来。而由于该会诊费的收取确实不符合相关规定,医院只能认栽。

有些人可能要说:阿宝老师,既然你也说了医院收取会诊费不符合规定,那媒体帮患者索还不合理收费难道不应该吗?你凭什么骂人家“悖礼犯义,无耻之尤”呢?

因为,“不符合规定”与“不合理”,是两码事。

这世上的的事儿,都躲不过三个字:情、理、法。

做完手术追讨专家会诊费这件事,咱们先说说“情”和“理”。

上海专家到河南一个县医院做手术,收三千元的会诊费,合情不合情?合理不合理?

我想,大概没有几个人会觉得不合情不合理。

患者手术难度大,当地医院做不了。如果家属带孩子去大医院大城市做手术,一家人光路费和住宿费肯定就不止三千。现在,医院帮你请上海专家过来给你做手术,不仅医疗费用远低于大医院大城市,更免除了交通食宿种种开支,排队挂号种种麻烦,更别说大城市大医院的床位有多紧张了。

所以,对患者一方而言,请上海专家给自己孩子做手术,不出本县就能享受国内顶级专家的医疗服务,代价仅仅是三千元会诊费,可以说一点都不亏。不仅不亏,而且大赚特赚。

让上海专家跑一趟河南,三千元贵么?我想大概没有几个人觉得贵,更何况这里面应该还包括了路费和住宿费(家属没有提到额外交路费住宿费的事情)。如果扣掉路费和住宿费,这三千元真的是绝对的良心价了。如果不是医院和医生帮忙照顾,这价码根本就请不来。

除了对患者有利,这种事情对医院也是有利的,不仅可以增加床位使用率,还能通过学习和交流提升业务水平。

从国家角度,这种事情也是有利的。医疗资源下沉,缓解大医院就诊压力,增加基层医疗资源使用效率,提高基层医院医疗水平,节约医疗费用。所有这些,都是利国利民的。

至于专家,利用休息时间挣点外快养家糊口,凭技术过上好一点的生活,也是受益者。

所以你看,这件事情,患者受益,医院受益,专家受益,国家受益。这不是双赢,而是四赢。

四赢的事情,你说他不合情不合理?

合情合理的事情,该不该合法?当然应该合法!

情理法,本就应该和谐一致互不冲突。如果出现了冲突,那一定会导致各种问题和矛盾。

然而,由于我们至今不能明白的原因,专家会诊费这件事情,在中国偏偏就成了一件合情合理不合法的事情!

目前,按照相关规定,专家到外地会诊费的费用标准,是二三百元,其中一大部分还得交给专家所在医院。落到专家手里,也就一二百块钱。

国内顶级专家,千里迢迢到外省做个复杂手术,要承担手术失败的种种风险和麻烦,只给一两百块钱的报酬。

换你是专家,这事你干吗?

由于我们的卫生主管部门始终不肯采取切实可行措施解决优秀医疗资源下沉的报酬问题,专家会诊费成了中国长期存在的一个合情合理却不合规的灰色存在。

至于为什么主管部门始终不肯解决,我也不知道,我对我们主管部门领导的大脑结构基本一无所知。

在这起事件中,这三千元的会诊费,合情合理,但偏偏不合规,所以家属和媒体闹起来,医生和医院都没脾气,谁都知道这属于家属和媒体联合起来耍流氓,但偏偏对方是合法的耍流氓,医院只能认栽。

为什么我说家属和媒体在这件事情上“悖礼犯义,无耻之尤”呢?

因为,德在法上,礼在法前。

父母死了,兄弟几个分家产。大家互敬互让,和和气气,这是德,是礼。这种守礼的人,我们敬重和赞扬。

骨肉血亲争家产吵的鸡飞狗跳,拿着法律条文一个个的来抠,甚至面红耳赤对簿公堂,这是法。对这种守法的人,我们尊重其合法权益,却鄙视和唾弃其人品。

为什么说:礼不下庶人?

因为在封建统治者眼中:道德礼仪是上等人的事情。庶人愚昧无知没文化,是一群下等人。对下等人,没办法要求他们高尚自律,没办法要求他们遵礼守义。用律法来管理他们,让他们不要犯法就可以了。

君子守礼,以道德自律;小人守法,以法规约束。

士农工商,这是良民。娼妓优伶,这是贱民。

士,是四民之首,其道德要求最高。读书人,要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承担着维护道德人心的责任。

娼妓,是贱民中的贱民。对娼妓没有什么道德要求,她们一切都是为了钱,给钱就卖,为了钱,可以各种姿势各种花样的卖。

河南电视台民生频道“小莉帮忙”节目组在这起事件中所扮演的角色,不是“士”,而是“娼”!

懂道理的读书人碰到这种事,要么督促规则制定者完善规则,化解情理法的冲突;要么选择存而不论,避而不谈;实在逼不得已,也当好言相劝,以免坏了世道人心。

也正因为如此,诸多懂道理的媒体和良善老百姓,对这种合理合情不合法的事情,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民不举官不究,民举了,则不得不究。但凡不是缺德到家,但凡有点廉耻的患者和媒体,谁会去做这种缺德事儿?

只有那些毫无廉耻的娼妓一般的媒体,才会明知道这件事合情合理,却利用规则的漏洞,揪住不放,穷追猛打,且自以为占据道德高地,得意洋洋,沾沾自喜于自己卑劣行为带来的流量和收益。

乔先生得到了三千元钱,小莉帮忙得到了流量和收益,代价是在很长时间内绝了大量本地患者以同样方式享受国内顶级医疗服务的渠道。

过了自己的河,拆了别人的桥。老百姓常说缺德冒烟的,就是这种人,就是这种媒体。

对于乔先生,大家也不用愤愤不平。

这世上,哪怕做坏事干黑社会,也是需要节操的。做人最基本的信用和节操没了,无论工作生活还是创业,肯定都是神憎鬼厌,干啥啥不成。

为这三千块钱,乔先生又是偷拍又是找媒体,可谓机关算尽。把这份心思精力和聪明勤奋用在别的地方,这三千块早挣回来了。

靠这三千块,乔先生发不了家也致不了富。

三千块卖掉了自己的诚信、良知和廉耻,乔先生,我觉得你亏大发了啊!

人的信用品格是无价之宝,没了信用和廉耻的人,在社会上会付出极为惨痛的代价。当然,这个代价,有些人可能至死都自己意识不到。

至于医务人员,也没必要为这种事上火,这种善于利用规则漏洞占小便宜的人渣,终究只是极个别。基于信任的互利互助行为,本来也不是给这种无赖小人提供的,平时擦亮眼睛就是。偶尔碰到乔先生这种人和“小莉帮忙”这种媒体,认栽任倒霉,就当踩到一滩狗屎就是了。

毕竟,这世上,总会有一些狗屎让你踩到。

也许,这就是人生吧。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