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集团上市插曲:向天弘基金收45亿技术服务费引股东质疑

subtitle 野马财经 08-28 20:49

新争议,旧矛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作者 | 徐明辉、吴婷婷

来源 | 券业观察

从蚂蚁集团官宣上市计划开始,其一举一动都备受关注。这不光是一部诸多亿万富豪诞生记,还有望取代沙特阿美的290亿美元,成为全球规模最大IPO项目。

翻看蚂蚁集团递交的近500页A股招股书申报稿,关于子公司天弘基金的描述多达28处。

券业观察也注意到,招股书在风险提示中提到,蚂蚁集团2014年至2019年间向控股子公司天弘基金收取了45.77亿元技术服务费,还引起来小股东的质疑。

这起天弘基金45亿技术服务费股东质疑对蚂蚁集团上市影响几何?

45亿服务费遭小股东质疑

蚂蚁集团持有天弘基金51%股权,是天弘基金的控股股东。支付宝的余额宝项目就是二者于2013年合作推出的,天弘基金为余额宝的基金管理人。

余额宝是蚂蚁集团的“成名作”之一,成立当年其资产规模便荣登国内基金榜首,让那句“要去改变银行”似乎也多了些想象空间。截至今年6月30日,余额宝规模为1.22万亿元,仍占蚂蚁集团平台资产管理规模的很大一部分。

不过,天弘基金似乎给蚂蚁集团的上市之路增添了些许风险因素。

招股书在“风险提示”中披露,8月15日,天弘基金第四大股东“芜湖高新”向蚂蚁集团发函,就其2014年至2019年间向天弘基金收取45.77亿元技术服务费的合理性提出质疑,并要求蚂蚁集团、天弘基金等于8月30日前达成解决方案。

同时,招股书还指出可能会有股东通过法律程序或向监管机构投诉等方法公开此质疑。

蚂蚁集团在招股书中明确指出了可以为金融机构提供的技术服务,比如客户触达、智能商业决策、技术基础框架等,以保障金融机构在蚂蚁集团平台为客户提供服务和产品。

而包括天弘基金在内金融机构则基于在蚂蚁集团平台促成的资产管理规模、成交量以及约定的费率等,向其支付技术服务费。

那么,天弘基金向蚂蚁集团支付的45.77亿技术服务费为何会引来股东质疑?

券业观察致电芜湖高新,对方表示“不方便透露”。天弘基金品牌部相关负责人称,“以蚂蚁集团的回复为准,天弘基金不方便回答。”

一位基金公司中层告诉券业观察,不同平台的技术服务费率不同,小平台会依据基金公司的知名度、产品的收益率来确定技术服务费;大平台的技术服务费率一般在千分之一左右,货币基金的费率则要更低些。

蚂蚁集团作为天弘基金的控股股东收取45.77亿元技术服务费,这笔关联交易的价格是否公允?蚂蚁金服、天弘基金将如何与芜湖高新协商处理此事?

券业观察致电蚂蚁集团,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处于缄默期,以招股书内容为准。”

芜湖高新如此关注45.77亿元技术服务费也并非没有道理,毕竟天弘基金的业绩将直接影响到股东权益。

要知道,2014年到2019年期间天弘基金的净利润分别为6.32亿元、11.25亿元、15.34亿元、26.5亿元、30.69亿元、22.14亿元。

以天弘基金第三大股东君正集团为例。君正集团2019年报披露,报告期内,天弘基金实现净利润22.14亿元,公司持有其15.6%股份,按权益法确认投资收益为3.45亿元。


曾与多家金融机构,因技术服务费闹“分手”

从“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到“蚂蚁科技集团”,蚂蚁集团不停向外界传递“我们是科技公司”的信号,提供技术服务已经成其主要营收来源之一。

蚂蚁集团招股书申报稿披露,2020年1-6月,公司数字金融科技平台占总营收比重超6成,数字金融科技平台绝大部分收入又来自向合作金融机构收取的技术服务费。此外,IPO募集资金主要投向之一也是技术研发。

然而,关于技术服务费问题,早先也有一些客户与蚂蚁集团出现过分歧。

2015年,易方达基金、兴业全球基金等近十家基金公司公告称,暂停与支付宝部分业务合作。

多家媒体报道称,“分手”原因或与支付宝收取技术服务费有关。当年初,支付宝提出在余额宝所属的货币基金和债券基金业务上,向基金公司按流量收取技术服务费。基金公司方面认为这种方式收费过高,甚至会导致该业务亏损。

当时有与支付宝暂停合作的基金公司相关人士向《今日早报》表示,一般第三方支付公司对于权益类基金向基金公司收取的服务费是千分之三左右;货币基金和债券基金的利润本就微薄,一般第三方支付公司都基本不收服务费。

而在这场“分手”事件之前,天弘基金也刚就技术服务费问题和蚂蚁集团进行了一番“切磋”。

新争议与多年前旧矛盾有关?

当年支付宝引入天弘基金在业内产生不小的轰动,不仅将支付宝推向一个新高度,连年亏损的天弘基金也依靠合作扭亏为盈。

因为天弘基金,蚂蚁集团与其他股东也并非第一次有冲突。

2004年,天弘基金在天津正式成立。蚂蚁集团入股前,其前三大股东依次为天津信托、君正集团、芜湖高新。

从2004年到2012年,天弘基金仅有2007年和2009年盈利,其余7年均亏损。

2013年,天弘基金“携手”蚂蚁集团推出余额宝。余额宝爆火,资产规模很快便升至行业第一,天弘基金也迎来人生大转折,净利润扭亏为盈并开启节节高升模式。

同年,蚂蚁集团、天弘基金员工持股平台及天津信托、君正集团(601216.SH)、芜湖高新,抛出增资方案,蚂蚁集团拟入股天弘基金。

相关方案于2014年5月28日获证监会核准;次月,蚂蚁集团便全额缴付增资款。

增资扩股若顺利完成,蚂蚁集团将取代天津信托成为天弘基金控股股东,持股比约51%;天津信托、君正集团、芜湖高新股权被大幅稀释,依次为天弘基金第二到第四大股东。

这个时候的天弘基金已经实现盈利,仅2014年上半年,天弘基金的归母净利润就高达2.79亿元,远超过去7年的亏损总额,那么新老股东如何分配未分配利润?几方各有各的说辞,甚至各有各的书证,一时间谁也不肯让步。股东大会、协商沟通会等一轮又一轮,均未达成一致意见。

2014年底,蚂蚁集团还向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递交仲裁申请,要求君正集团向天弘基金缴纳出资额及逾期付款利息。

直到2015年2月,在天津市政府引导下,天弘基金新老股东之间才达成和解。据《财经》报道,当时除了就利润分配问题进行调节,还确定了支付宝向天弘基金收取的技术服务费费率由0.08%降至0.01%。

经过几年的发展,天弘基金无论资产规模还是盈利能力均跃居行业前列。截至2020年6月30日,天弘基金公募基金管理规模1.44万亿元。企业预警通数据显示,2014年以来,天弘基金的净利润均为行业第一。

天弘基金历年净利润 图片来源:企业预警通

外界以为,新老股东已经放下陈见,携手并进。不料,在蚂蚁集团的《招股书》中,让外界再次看到双方的分歧,离把酒言欢还远。

对于蚂蚁集团向天弘基金收取的45亿技术服务费,引来天弘基金其他股东的质疑,你怎么看?欢迎在评论区分享你的观点。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