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用不上联发科芯片?未来手机怎么办?

subtitle 雷科技 08-23 21:31 跟贴 225 条

这几天,华为的国际化之路可谓是饱受波折:8月13日,持续一年半的美国商务部临时许可到期,非美国政府相关的企业不能再与华为产生业务往来;四天后,美国又颁布了新一轮制裁措施,不仅将华为云等38家华为子公司列入“实体清单,还对“华为禁令”做出了扩充解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扩充过后的新禁令规定,任何公司在涉及华为的业务上,只要包含美国技术或软件,哪怕是用于生产零件等用途,也不得再向华为供货,这项禁令将联发科、三星半导体、高通等第三方企业也纳入了制裁范围中。

尽管联发科发布公告称“公司正在密切关注”,但华为采购联发科芯片的可能性依然不大。知名业内人士@手机晶片达人表示,美国此项禁令的出台,让联发科与华为商议好的5G芯片订单告吹,联发科只能去向其他买家求助来消化库存。

不论上述爆料的真假,华为的手机业务无疑已经到了生死关头,且短期内很难有回旋余地。不论是采用联发科芯片、还是转向国内的14纳米(供货不足)、甚至是关闭手机业务,都会对华为近几年构建的产品生态链造成严重打击。

不过,在美国频频颁布对华企业禁令的背后,还存在着一定变数:特朗普的“中国牌”,相当一部分是为选情而服务,这也是中美很多分析人士的共识。尤其是在制裁TikTok的事件中,特朗普并没有通过两院,而是采用直接签署行政命令的方式来执行,这给了后继总统快速撤销的可能性。

那么,假设特朗普未能连任(当下民情显示,特朗普支持率长期在45%徘徊,且共和党已经与特朗普产生裂隙),而是拜登上台的话,中国在美的高新技术企业,会拥有一个相对宽松的经营环境吗?答案可能并不乐观。

美国的政治态度

在讨论华为事件时,我们始终没有逼近一个事实——为何美国要花费如此大的力气来制裁一家民企?华为虽说在手机和通信等领域做到了世界前列,但归根到底只是B端和C端的业务,大部分业务不涉及到军事机密与国家安全,至于主打娱乐业务的字节跳动则更是如此。

在美国针对华为的全面禁令出台后,曾发生一件有趣的事,根据美国《防务新闻》披露的内幕,五角大楼率先反对“华为禁令”,让特朗普不得不做出妥协,短暂豁免五角大楼使用华为的电信设备。这种“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搞笑事件,恰恰说明在美国国防部心中,蓬佩奥口中的“华为危害国家安全”不过是无妄之言。

但请注意,尽管有五角大楼这种乌龙事件,我们依然能看到在封杀中资IT企业这件事上,无论是明面上的特朗普政府、还是背后的Deep State——美国官僚系统(军方、司法与贸易等部门),甚至是一贯和特朗普唱反调的民主党元老佩洛西和拜登,在华为与字节等企业被制裁的时候,都没有站出来指责特朗普的蛮横,甚至有时还推波助澜。

例如在六月份,一位名叫玛丽·劳普的特朗普反对者,在TikTok上呼吁粉丝预订特朗普首场连任竞选集会的门票,但当天不要现身,让座位空置以打击特朗普支持者的士气。这项“放鸽子”运动随即被其他人效仿,最终大获成功,虽然集会注册数达到百万,但实际到场人数却极为惨淡。

短短几天后,玛丽·劳普就被拜登的支持者雇用,负责在TikTok上发布支持拜登的支持视频。但在特朗普威胁“关闭TikTok”两周后,拜登就要求自己的团队成员删除TikTok,哪怕在此前,拜登的支持者(主要是年轻人)在这一平台占尽了舆论优势。

除此之外,民主党在8月18日发布的新党章中,对于中国高科技产业“偷窃”的指责也俯拾皆是,这是旧党章里极少涉及的内容。小雷认为,哪怕有利益损失,也要遏制中国IT企业的崛起,这已经成为了美国高层间的一致共识。这种遏制政策的来源,是美国对于自身科技优势的绝对维护。

科技霸权的背后

我们常说美国有三大霸权——军事霸权、金融霸权和文化霸权,美国在军事和金融上的霸道有目共睹,但美国科技霸权的重要性却常常被我们忽略,虽然大部分读者都会认同美国的科技水平,但恐怕很难意识到“科技霸权”对当今的美国来说,是堪比军事和金融的国家命脉。

我们先从特朗普最爱谈及的美股说起,以美股的标普指数为例,十年间上涨330%,而科技股(包括IT+生化医药)的纳斯达克100指数十年间上涨620%+,而注重互联网行业的纳斯达克互联网指数更是上涨了1000%以上。苹果,微软等市场头部企业也是此次美股熔断危机中的顶梁柱,硬生生将标普拉回了熔断之前。

不夸张的说,近十年里,美股的绝大多数涨幅都来自于科技股。根据财经作者@徐远观察的统计,标普500中,前十大科技股贡献了标普500近60%的涨幅,剩下490家企业只贡献了40%的涨幅;道琼斯指数中,去掉苹果和微软,道琼斯68%的增长数字退回到了13%。

从宏观角度考虑,IT产业也堪称美国的“稳定器”,上个世纪80年代,为了规避生产过剩迎来的“滞胀”,里根政府采用了财政宽松的“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缓解了美国的通胀危机,但也彻底破坏了美国国内的贫富差距。之后的美国政府大都沿袭这一政策,在2019年全美最富裕的10%家庭控制着这个国家大约70%的财富。

在蛋糕分配不均的现状下,美国之所以能保持稳定,很大程度上因为国内IT业腾飞带来的蛋糕扩大。美国国内政绩风评较好的里根与克林顿,都在任内积极发展IT技术,为美国的经济腾飞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从高盛给出的数据来看,能源危机之后,IT产业就成为了美国经济的主旋律。

但不断腾飞的科技产业,也掩盖了美国在制造、电力、机械工业的颓势,根据麦肯锡统计的2400家企业报告清单中,科技巨头的价值创造要远远超过传统企业,但并不能像传统企业那样带来百万人口的就业。

但美国IT业的好日子没有过多久,在2010年后,中国的互联网和高新技术产业从“引进来”变成“走出去”,华为代表的中国消费级硬件设计、字节跳动代表的中国互联网创新理念、以及小米代表的中国消费电子产品战略,都对美国企业的海外市场产生了严峻的挑战,甚至开始反攻美国本土。

从统计数据来看,以华为为首的中国高端手机已经在欧洲市场打出了一片天,开始蚕食苹果和三星的底盘;中国互联网企业已经在东南亚和南亚牢牢扎根,份额足以与谷歌和Facebook等老牌企业分庭抗礼;小米、vivo凭借成功的市场战略在印度等市场拔得头筹后,又将枪口对准了欧美国家的中产阶级,例如传统发达地区西欧,小米已经拿到了平均10%的市场份额,意大利、西班牙、法国等国家也喜欢“性价比机型”。

科技霸权的消失,意味着美国本就脆弱的社会平衡将会打破,为了维持美国科技公司的巨大产值,短视的政客们也必须先下手为强。

不过,封禁华为依然是“治标不治本”,IT产业本来就是“少就业+高附加值”的特性,哪怕开放市场,美国依然有着足够的技术与人才优势。根据密歇根大学和北京大学发表自《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的文章来看,美国的高科技科技劳动力数量一直多于中国。

当今美国科技企业之所以“大而不能倒”,本质还是趋利避害的投资者进入相对稳定的科技企业所导致的。这也能解释为何苹果等高新企业在全球经济遇冷、开发进度变缓的状况下,市值依然能屡创新高,因为它们已经是美国目前最“务实”的企业了,金融自由化滋生的社会矛盾,最后被转移到了科技企业上。

(当然,苹果的市盈率现在才35,相当健康,但考虑到它两年前的市盈率才有20,市值刚破万亿,结合苹果近两年比较稳健的表现,市值飙升的背后必然离不开避险资金的涌入。)

中国IT企业的未来

在2010年之后,中国和美国的IT产业都由于全球化的恩惠,迎来了焕发光彩的时代,但从2018年开始,美国开始将国内矛盾发泄到中国企业身上后,“全球化”的童话开始出现裂痕。

相较于美国,中国虽在顶尖科技上暂时落后,但IT产业的基底——高新制造业依然在稳步发展中,美国虽有技术,但由于产业空心化的影响,其制造业早已走向下坡路,也离不开全球的制造工人。从某种意义上讲,中美“脱钩”已是一场消耗战,一方是威风不再,挥霍遗产的美国,另一方则是稍显稚嫩,仍在成长的中国,谁都不是赢家。

不过,从美国跨国企业们的表态来看,中国推崇的“全球化格局”更加符合他们利益,哪怕充满竞争,14亿的市场也令人垂涎,美国政客的弹压能否抵挡住硅谷巨头的反对,恐怕是个未知数,而脱离中国制造业的美国,能否在高新技术上保持自身的优势,小雷也对此保持悲观态度。

当然,以华为为首的中国企业,在这场贸易战中受到的损失更加难以估量。但可贵的是,中国的内部市场完全可以支撑这些企业不会倒下。在内循环的时代背景下,中国如何根据内需调整战略,审视基础技术的空白,在制造技术上取得进一步创新,从“消耗战”转为“持久战”,是当今产业升级的重要课题。

但不论如何,中美完全脱钩的现状,必定不会维持太久。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