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艺术名家品评——郭怡孮的创新误区

subtitle 只为音乐狂08-13 20:28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小档案

郭怡孮 ,1940年出生,山东潍坊人,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系原教授、中国美协中国画艺委会名誉主任、文化部美术高级职称评审委员、全国政协委员、全国政协书画室副主任。1962年毕业于北京艺术学院美术系,1978年起任教于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系。在国内及美国、法国、日本、加拿大、肯尼亚等国多次举办个人画展。

郭怡孮的创新误区

乔 维

郭怡孮先生是当代知名的花鸟画家,在绘画论述中有自己的观点,他提出了“大花鸟精神”“你的野花是我的花园”“寻根意识全球意识并进”以及寻求“创立新程式”等主张。纵览郭怡孮的花鸟画,有扎实的笔墨功底,作品给人以浓艳的重彩色调、甜俗媚态的感觉。

郭怡孮先生是花鸟画的实践探索者,但还不能算是中国花鸟绘画领域的先导。因为他的花鸟绘画创作,有“你的野花是我的花园”态度,却看不到“大花鸟精神”,有囊括全球与寻根的意识,但却捕捉不到“创立新程式”的笔墨。他的作品被当下市场所青睐,除了当代花鸟画的价值取向不成熟外,最大因素是书画市场对花鸟画意趣的模糊。

中国花鸟绘画源远流长,历代画家都在花鸟画中倾注了自己的意趣。花鸟绘画创作看似简单,实则蕴含了深度的时代价值,画家们借物抒情,以花鸟的题材挥扬出时代的精神,用描写大自然来彰显生命动力。南宋画家扬补之擅长画梅,他的《四梅花图》以含苞欲放、茂盛、残败的过程,勾画出生命的价值。赵孟坚的《墨兰图》笔调劲利而舒展,清爽而秀雅,给人以清新的快感。因历史所赋予画家的时代因素,他们的画风笔墨简洁而富于变化,有清绝之趣。八大山人借花鸟寓心情,吴昌硕以书写入画,让写意花鸟极具文人傲骨。当代的李苦禅,绘画艺术继承前人传统与技法,给花鸟写意释放出豪放与磅礴的气象。

成功的画家,其画风都具有鲜明个性与独特风采。而郭怡孮先生的花鸟画创作,则延续着家传的足迹,践行了子承父业的创作思路,郭味蕖老先生曾强调“典型形象必须是自己加工,有自己的审美感受和自己的审美主张”,所以在郭怡孮先生的墨迹里除传统之外,仍有一种寻觅新的笔墨语言的探求,这却注定了郭怡孮先生无法走出父辈画论的影响。因为花鸟创作在很大程度上是难以僭越民俗与艺术创新的,民俗与意趣的区别在于境界。他所提出的“创立新程式”的创作主张,其实并没有摆脱民间的传统痕迹,而是套用民俗绘画技艺手法,让重彩的笔墨掩盖了其间的劣势。郭怡孮先生的创作态度,是“打破各种技法甚至画种的界限,不工不写,不中不西”,以及“创造出一种与自己的感情相适应,而且能被别人理解和接受的新语言”,这恰恰远离了花鸟画的原旨意义,看似是打破技法寻求自我的创新,但却无法摒弃工笔与写意的笔墨,更难以僭越中西现有模式。郭怡孮先生的作品所谓“打破”而创造另类,实则只是让技法凌乱、用色艳夺人眼球而已,因其作品缺乏艺术创造的新语言,故很难在美学定义层面被理解和接受。

郭怡孮先生是花鸟画领域里的教育学者,也是当代知名的美术大家,他具备深厚的学养与知识积累,从他部分写意作品里能解读其间的学术造诣,能感触到他笔墨传承的功力与艺术含量。而艺术是一种解读灵魂的语言,花鸟画在绘画史上有“以法役意”和“以意役法”的意解,但脱离绘画审美意趣的创造,即便达到“新程式”的另类法则,终究不会归入深远的美术长河。郭怡孮先生的花鸟画作品,多以疏密的风格面世,以大红大绿的渲染色彩为主,整幅画面凸显出艳俗的格局,虽然气势宏大、结构繁叠,其实却显得平庸模糊,他的作品丧失了物象的神韵之美和生命价值。虽有创新精神但缺少扎扎实实创作的责任,极力去追求绘画手法上的新奇,却忽视了艺术创造的生命动力。郭怡孮先生主张的“大花鸟意识”,以及提倡的“大花鸟精神”,在其画面上却难以看到。其作品所表现的大自然原始状态缺少灵动感,画面里的颜色也缺乏审美情趣,因此他的创作无法形成和谐生机的花鸟气象,也丢失了绘画艺术的精神气质和意趣,以及花鸟画中蕴藏的生命价值。

齐白石的绘画色彩明快、线墨对比分明,以浑朴稚拙的造型和笔法,融合了强烈的工与写的效果,加上浓厚的乡土气息和浪漫情趣,挥发出让人回味的生活诗意,所以才能够成为花鸟大家。潘天寿的绘画落笔大胆,墨彩纵横交错,构图清新苍秀、趣韵深远,线墨点染的精细衬托出画面的生动,也是美术大家。郭怡孮先生的花鸟画创作,既受到了潘天寿勾线与泼墨的影响,又借鉴了齐白石的通俗创作风格。他追随着前人营造的光彩和特色,试图另辟重彩花鸟画的新路子,但却没有领悟到这些大家笔墨筋骨之外的精髓。绘画艺术没有亘古不变的学说,花鸟画门类也如此,随着创新呈现了多元化,而郭怡孮先生的作品在某种程度上没能深入花鸟艺术的寻根意识,只凭借重彩艳丽来取代花鸟精神,是对美学意义上花鸟画的误读。在悠远而深厚的美术史中,因时代不同,花鸟画的笔墨也在随之变化,甚至出现了对传统的叛逆和颠覆,渐渐成就了花鸟绘画的灿烂辉煌。然而郭怡孮先生的“大花鸟”精神,以及倡导开创的“野花园”风格,还不能透彻领悟中国画的美学及价值观,因此就会流入艳美而庸俗的另册,甚至会走入花鸟艺术创新的误区。

毋庸论说郭怡孮先生在花鸟画理论上的独特见解,给花鸟画开辟了创新模式。然而艺术创造往往蕴藏着深厚的美学,如果偏离了美学意义上的民族色彩,远离了时代精神的意趣界限,其艺术就会滑入另类的平庸艳俗格局,甚至会误导花鸟画艺术的真实意义。(作者系中国书画影视中心主任、著名艺术评论家 乔 维)

本期之星:郭怡孮

艺术顾问:沙道维

艺术总监:杨达青

责任编辑:盛雪源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