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哈里斯组合“首秀”火力全开,特朗普团队酝酿反击

subtitle 上观新闻08-13 17:55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当地时间12日,已经锁定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的美国前副总统拜登与竞选搭档哈里斯首次一同亮相。这对组合在“首秀”中谴责美国总统特朗普未能领导国家有力应对新冠疫情大流行及其带来的经济影响,让美国“支离破碎”。二人的发言受到民主党支持者追捧。

在共和党这边,总统特朗普在白宫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他部分观看了拜登-哈里斯组合的首次亮相活动。在继续攻击“愤怒的黑人女性”的同时,特朗普的竞选团队正在商议对哈里斯舆论攻势的最佳方案。

“我选对了人”

11日,哈里斯被拜登提名为竞选搭档。12日,两人首度一同公开亮相。“首秀”在拜登家乡特拉华州威尔明顿市的一所中学体育馆内举行。

受疫情影响,当天场馆内并无支持者出席,只有记者到场,其数量几乎超过了竞选助手和竞选人的家属。不过在场外,数十名支持者不顾雷雨预警来到学校,希望一睹“拜哈”组合的风采。

支持者大多是当地居民。《卫报》记者看到,两名妇女坐在椅子上,举着写有“特拉华爱拜登-哈里斯”的牌子。还有一些“资深粉”身穿绿粉相间的衣服,上面印有阿尔法·卡巴·阿尔法女大学生联谊会标志——哈里斯在霍华德大学上本科时曾加入这个联谊会。

“这是历史性的时刻。”退休的教育工作者本杰明说,拜登选择哈里斯为民主党增加了活力,这就是为什么她愿意站在室外,度过这个潮湿午后的原因。

在场馆内,拜登和夫人吉尔、哈里斯和丈夫恩霍弗,以及工作人员、记者等均佩戴口罩、保持社交距离。拜登和哈里斯在发言时解下口罩。在一人发言时,另一人会远远地坐在其身后的椅子上。

拜登首先走上发言席,向媒体介绍自己的搭档。在开场白中,拜登强调了哈里斯作为加州参议员和前检察长的职业生涯,并称赞这位牙买加和印度移民的女儿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位获得主要政党副总统候选人提名的非裔和亚裔女性。

“今天早上,当全国各地的小女孩们醒来,尤其是那些经常感到被忽视和低估的黑色和棕色皮肤的小女孩们醒来,也许她们会第一次以一种新的方式看待自己。她的故事就是美国的故事……”拜登说。他表示,自己毫不怀疑选择了正确的人,“做了很棒的选择”。

“美国迫切需要领导力”

继拜登之后,身着一袭深蓝色外衣的哈里斯走上发言席,把“频道”切到“痛斥特朗普”模式。这位前检察长以铿锵有力的言辞指责特朗普在应对疫情方面“领导失败”,称他将之前成功的经济“直接拖垮”。

在讲话中,哈里斯将新冠疫情死亡人数,与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和拜登执政期间对抗埃博拉病毒时相比较,那次疫情只导致两名美国人死亡。她说,“特朗普从奥巴马和拜登手中接过了美国历史上持续时间最长的经济扩张,然后就像他继承的其他东西一样,把它彻底搞砸。”

“当我们选出一个无法胜任这项工作的人时,就会发生这种情况。我们的国家支离破碎,我们在世界上的声誉也是如此。”她说,“美国迫切需要领导力。然而,比起选举他的人,我们的总统更关心自己。这是个让我们面临的每一个挑战都更难解决的总统。”

痛斥特朗普的同时,哈里斯对拜登不乏溢美之词。她还回忆起与拜登长子博·拜登共事时的情景,令年迈的拜登激动不已,强忍泪水。博·拜登曾任特拉华州检察长,于2015年死于脑癌。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说,拜登、哈里斯相互投射的热情凸显出,拜登至少在公开场合已经把哈里斯对他的攻击抛诸脑后。去年6月民主党初选辩论中,哈里斯批评拜登曾反对通过“校车政策”促进公立学校种族融合。

演讲结束后,二人当晚一同出席一场在线筹款活动。其间,拜登表示自他宣布选择哈里斯做副手后的24小时内,已筹集2600万美元,并有15万名新捐赠者。

CNN说,目前还不清楚这对组合能否一起竞选,因为疫情限制了拜登举办竞选集会的能力。拜登表示,如果卫生条件允许,会一起竞选。

共和党酝酿舆论攻势

面对“拜哈”组合的火力,共和党也还以颜色。总统特朗普周三在白宫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他观看了“一小会儿”拜登-哈里斯组合的演讲,称拜登挑选竞选伙伴是“巨大的失败”。特朗普还拿哈里斯初选时呛声拜登做文章:“没有比她更侮辱拜登了。她说了很多关于他的坏话……现在,突然间她又去竞选副总统了,还夸拜登有多棒……”

副总统彭斯则对福克斯新闻表示,他“迫不及待”与哈里斯辩论,称选民的选择“再清楚不过了”。他指责哈里斯接受了民主党内激进左派的议程。

与此同时,特朗普的盟友也朝哈里斯火力全开,不过攻击的分散性凸显共和党内部就对付哈里斯的最佳方案缺乏共识。

《华盛顿邮报》说,特朗普盟友们的攻击五花八门——有的指责哈里斯作为检察长奉行严厉的犯罪惩罚措施,倡导减少对警察的资金支持;有的则说她太过温和,难以满足党内进步派力量;有的说她对犯罪软弱,是政治正确的化身,是美国家庭安全的威胁;还有的干脆质疑她不是非洲裔美国人……该报指出,右翼政治人士对哈里斯的猛攻表明,共和党人迫切希望妖魔化她,以此作为特朗普在处理疫情问题上“收复失地”的一种方式。“但交叉攻击路线的分散性,凸显了共和党内部对于如何最好地对付哈里斯缺乏共识。”

不过在周三,特朗普的竞选团队已经确定了舆论打击哈里斯的战术,即宣扬一种更严格的、双管齐下的论点:哈里斯是个骗子;她自由派的投票记录会把拜登政府拉向左翼。竞选团队抓住去年GovTrack的一项分析,该分析根据哈里斯2019年的投票记录将她评为最自由的美国参议员。

特朗普竞选团队发言人蒂姆·默托说:“哈里斯被评为2019年最自由的美国参议员。她完成了对拜登和整个民主党的接管,让他们变得更加激进和左倾。”特朗普的一系列代理人也在放大这些论点。竞选团队成员史黛西·华盛顿说,“虚假的哈里斯是拜登的真实政治意愿。她激进的左派信仰应该会让每个美国人担心,她离总统只有一步之遥。”

此外,考虑到特朗普长期以来发表歧视女性的言论,以及他在女性选民中的支持率不断下降,一些共和党战略家献上另一战术,建议特朗普在谈论哈里斯时要更加谨慎——最好还是把攻击她的任务留给那些更加自律、也没有个人包袱的“总统代理人”。

(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