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弃疾最狂的一首词,自怜自恋自嗨又自负

subtitle 云馨读史08-12 11:30 跟贴 2 条

辛弃疾,南宋著名的豪放派词人,与苏轼合称“苏辛”。这位“词中之龙”,有一首著名的《贺新郎》,自怜自恋自嗨又自负,有机地统一在一起,堪称绝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贺新郎

序:邑中园亭,仆皆为赋此词。一日,独坐停云,水声山色,竞来相娱。意溪山欲援例者,遂作数语,庶几仿佛渊明思亲友之意云。

甚矣吾衰矣。怅平生、交游零落,只今余几!白发空垂三千丈,一笑人间万事。问何物、能令公喜?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情与貌,略相似。

一尊搔首东窗里。想渊明、停云诗就,此时风味。江左沈酣求名者,岂识浊醪妙理。回首叫、云飞风起。不恨古人吾不见,恨古人、不见吾狂耳。知我者,二三子。

这首词,我们不妨分四个层次来看。

首先是自怜:

甚矣吾衰矣。怅平生、交游零落,只今余几!白发空垂三千丈,一笑人间万事。

然后转入自恋:

问何物、能令公喜?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情与貌,略相似。

下阙进入自嗨模式:

一尊搔首东窗里。想渊明、停云诗就,此时风味。江左沈酣求名者,岂识浊醪妙理。回首叫、云飞风起。

自嗨的催化剂必然是酒,而隔代知音就是陶渊明。

最后是自负:

不恨古人吾不见,恨古人、不见吾狂耳。知我者,二三子。

表面上,稼轩用陶渊明的《停云》诗说是有“思亲友”之意,其实并不是思亲友,或者说所谓的思亲友,只是作者故作是语以混淆耳目。陶渊明《停云》诗里“八表同昏,平路伊阻”等句子,就包含了对时世的担忧。

据词学大家邓广铭《稼轩词编年笺注》考证,本词作于宋宁宗庆元四年(公元1198年)左右。此时辛弃疾被免官闲居已经四年。闲居养老绝不是稼轩的初心,不然当年就不会千里迢迢从金国辖地的山东投奔南宋朝廷了。等到年华与去,功业未成,不经意间对镜一看,一个糟老头子出现在目前,于是,英雄失路的苦闷便油然而生。

本词是稼轩词风的典型代表。一言以蔽之,曰:以文为词:

什么叫以文为词,像写散文那样作词,以散文的句法入词。这是稼轩给词学的一大贡献。

首句“甚矣吾衰矣”出自孔子。“不恨古人吾不见,恨古人不见吾狂耳”引自《南史·张融传》:“不恨我不见古人,所恨古人又不见我”。直接把散文句式搬运入词,给人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哇,词还能这样写。

最能体现以文为词的,自然是长调。小令多以五言、七言为主,诗化的痕迹很重。而长调更适合辛弃疾这样的大家逞才。翻检稼轩的集子,不难发现,辛弃疾喜欢作长调。如《贺新郎》31首,《满江红》33首等。长调以其更大的容量,更能展现作者的思想情操和抱负。范开在《稼轩词序》中不由地称许:“公一世之豪,以气节自负,以功业自许。”

据宋人笔记载,辛弃疾生前对本词颇为得意。岳飞的孙子岳珂《桯史·卷三》说:辛弃疾每逢宴客 ,“必命侍姬歌其所作。特好歌《贺新郎》一词,自诵其警句曰:‘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又曰:‘不恨古人吾不见,恨古人不见吾狂耳 。’每至此,辄拊髀自笑,顾问坐客何如 ”。

这两句,确实是稼轩的名句,有着鲜明的稼轩烙印,其他人所不能道。这不禁让我好奇,要是那个“仰天大笑出门去”“天生我材必有用”的李白在世,看到这样的句子会作何感想呢?

我们也不禁心疼稼轩。一个英雄老去的稼轩,一个壮志未酬的稼轩,一个狂妄不减李白的稼轩。阅读稼轩,感悟经典,这就是诗词的魅力,它能穿越时空,长久地打动我们的心扉。

郭沫若先生有联为证:

铁板铜琶,继东坡高唱大江东去;

美芹悲黍,冀南宋莫随鸿雁南飞。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