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新雅逸 妍丽隽美——王春良花鸟画浅析

subtitle 漫画感情08-12 08:33 跟贴 6 条

文 高佳妮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画家王春良

王春良,祖籍河北束鹿,1972年生于西安,1996年西安美术学院毕业,后又考入西安美术学院国画系攻读硕士学位,师从著名画家姜怡翔先生,2008年获得硕士学位。现为陕西省美术家协会会员,西安美术家协会理事,西安美术家协会花鸟画艺委会主任,陕西省中国画学会理事,西安中国画院画家,陕西省花鸟画研究会理事。

作品《四月清和雨乍晴》入选全国第二届中国花鸟画展并获奖,作品收入展览作品集;

作品《深秋最好》入选翰墨唐韵水墨长安全国中国画作品展,作品收入展览作品集。

作品《舞清风》入选庆祝建党七十周年美术作品展并获奖;

作品《新旋律》、《雨后复斜阳》《清晓》《平湖三十里》入选陕西省庆祝建国五十五、六十,六十五,七十周年美术作品展;

作品《柿子熟了》、《数点雨声风约住》入选全国第一、第二届全国中国画青年年展并获铜奖,作品收入展览作品集;

作品《雨后清晓》入选首届全国职工艺术节书画展并获奖,作品收入展览作品集;

作品《梨花一枝春带雨》入选新世纪全国中国画书法作品展,作品收入展览作品集;

作品《苍寒》收入《陕西美术50年——陕西省美术家协会作品集》;

作品《飒飒东风细雨来》入选全国庆祝延安文艺座谈会60周年美术作品展并获奖;

作品《空山新雨》、《溪上梨花》、《春风初临太平峪》《平湖三十里》入选陕西省首届、第二届、第三届、第四届花鸟画展并获奖,作品收入展览作品集;

作品《绿草地》参加庆祝北京大学百年校庆美术书法作品展并收藏;

作品《魂兮归来——于右任肖像》参加于右任书法协会成立20年纪念展,作品收入展览画集并为画集封面;

作品《自古长安西风雨》《秋风又起》入选高原·高原 第六届,第七届中国西部美术展中国画年度展并获奖。作品被陕西美术博物馆收藏;

作品《小溪》入选大秦岭 中国脊梁 中国画作品展;

作品《沐深春色几枝含》获西安美术学院2008硕士研究生作品展二等奖;

多次赴日本及欧洲诸地举办参加【大美陕西】【大象无形】【吉祥鸟——朱鹮】【一路一带】等美术作品展。

王春良作品 200x240cm

作为中国画最为怡情的类别,花鸟画几乎随着人类文明初始就开始了。在脱离了早期的“识其鸟兽草本之名”的识别记事功能和部落图腾标识之后,花鸟画开始登堂入室,成为权贵与文人雅士赏玩和清供的艺术品;经过盛唐和五代时期的迅猛发展,花鸟画从宋代起沿着文人画寓兴抒情的方向发展,以至近现代吴昌硕、齐白石巨匠英才辈出,双峰竞秀,花鸟画达到了鼎盛。王春良的花鸟画在继承中国传统花鸟画写意抒情的基础上,以无意识的自然笔墨呈现了自己的面貌,形成了清新雅逸,妍丽隽美的风格。

王春良作品 136x68cm

整体风格的创新式探索

王春良花鸟画呈现两种风格:清新雅逸的青墨系列和浓丽隽美的晚秋系列:《君子之风》、《在河之洲》、《清风滩头》都属于青墨系列,画面清新雅逸,既有传统花鸟画的笔墨润度,又有当代花鸟画的时尚之美。而《柿子熟了》、《花间隔露遥相见》、《秋风又起》等色彩浓丽的暖秋系列则柔雅静美,温情浪漫。用笔洗练、洒脱。王春良将文人花鸟画的写意与写实花鸟的野逸之趣相结合,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花鸟画风格。

王春良作品 200x240cm

在清新雅逸的青墨系列之外,他也画一些风格甜暖,色彩浓丽的作品,如《柿子熟了》、《秋风又临石边路》、《秋风又起》、《秋叶亦有声》等都是这一类型的画。色彩浓丽,画面隽美,充盈着一种暖暖的温情和闲适。代表作《柿子熟了》参加第一届全国国画青年年展并获奖,也奠定了王春良花鸟画的风格和艺术格调,他相继又创作了《事事如意》、《秋叶亦有声》、《蕉叶有声似漏雨》等一系列暖色调的画。草地、白鹭、梨花、芭蕉、红艳的柿子,成了王春良画中最常见的几种物像。

王春良作品 136x68cm

王春良的画作呈现出一种清新怡人的自然气息,他很会用墨色调和画面整体氛围。在青墨系列中,青色与白色形成鲜明对比,配以繁复的墨白梨花,让简约的画面更富有层次;而暖秋系列中,简笔勾勒的白鹭与繁盛的秋叶、卷草和枝头红艳的柿子形成了鲜明对比,画面简约妍丽,散发出一种暖意和纯粹的美。审美之外,慰藉人心灵也是花鸟画最重要的一个功能。看王春良暖秋系列画作,让人心生暖意与美好。

王春良作品 136x68cm

王春良的花鸟画走出传统花鸟画的构图和风格限制,加入了现代审美意趣。他用纯粹的色彩、抒情性的笔墨为画面增添了一种清丽隽美的情韵。王春良的花鸟画有着李清照词的婉约清丽和闲适逸趣,又有着谢灵运诗的清新自然,灵气内蕴。“池塘生春草,园柳变鸣禽。”让花鸟画回归自然意趣。他用画作还自然一片春色,还花鸟一个广阔自由的空间。

王春良作品136x68cm

他很好地继承了花鸟画的写意性,并在笔墨上有所创新。在湿地、草滩的处理上采用了大写意长线勾勒,对白鹭的处理多采用简笔白描。而繁复的梨花、秋叶藤蔓和压弯枝头的红柿子为简约的画面添加了天然情趣,也让画面更有层次感,繁简有度,寓繁于简。

王春良作品 136x68cm

白鹭 鸟中君子的意象性绘制

王春良外在的幽默风趣和风流倜傥难掩内在纯粹诚挚和清傲秀逸的本色,他崇尚儒雅有礼、刚柔相济的古君子之风。而百鸟之中,唯鹤与鹭最具君子风仪。他以此为喻,先后创作了《君子之风》、《在河之洲》、《天光云影共徘徊》、《清风滩头》等多幅以白鹭为主角的画。画面简约,用色纯正,笔法细腻。在《君子之风》这幅画中,三只白鹭呈三角之势立在深草坡谷中,既平等独立,又谦和有礼。王春良用画面阐释了他对君子的理解。画面简约,立意深远,满构图拓宽了画面的空间感。草坡和白鹭周围点以墨白梨花和不知名的卷草,让画面立刻丰满起来;大写意水草葱茏蓬勃,青墨的纯色系奠定了画面整体格调,斜向上生发的长线条大写意水草让画面呈现了一种丰茂的动感,线条洗练,简洁流畅。

王春良作品 八尺条屏

王春良作品 八尺条屏

对于花鸟画来说,情趣韵味最为重要。王春良在注重整体色彩和笔墨的基础上,很注意细节描绘,他将白鹭动静游息之态、天性野逸之姿描绘得惟妙惟肖,再配以山花秋叶的繁盛浓丽,让画面繁简得当,顾盼呼应。画面充盈着创作者对生命的深刻体验与感悟:自然,才是野生禽鸟欢畅的乐园。

王春良的色彩感很好,他的画设色简单,纯粹。浓丽的色彩很容易让画面流于俗艳,王春良的高明在于色彩调和浓淡相宜,对比鲜明,他将秋红的柿子与白鹭巧妙地搭配在一起,形成了一种丽而不艳,浓而不滞的艺术效果,画面俊逸洒脱,简约脱俗。王春良的线条感很强,他擅长用长线条和简笔白描,了了几笔,就勾勒出了白鹭的千姿百态。画面舒卷柔和,张合有度。他将野草、芦苇、菖蒲等湿地水草,用长线描绘,青草萋萋,虽茫茫一片,却有一种葱茏葳蕤的茂盛感,这种隐逸了具象的大写意为画面增添了现代意识,如《清风滩头秋水寒》、《在河之洲》都属于这一类型的画,画面纯粹安静,色彩调配和谐。

王春良作品 68x136cm

在花鸟画之外,王春良也画人物画,特别是佛像与人物造像。他为齐白石、吴昌硕、于右任造像,获得业界好评。为文化人造像,重在画出了人物内在的精神和鲜明个性。王春良为花鸟画大师吴昌硕画的那副“惠我清风――吴昌硕先生造像”,将一个老艺术家的清风傲骨表现得极为生动传神;为于右任书法协会成立20年纪念展创作的《魂兮归来--于右任肖像》广获好评,收入展览画集并为画集封面。大量人物造像的积累,让他在线条运用上有着独特的优势。

王春良作品 136x68cm

笔墨与自然同行

王春良花鸟画中充盈着浓郁的自然气息,画中的花鸟呈现出它们在自然中怡然欢愉的本真美。为了画好花鸟,他经常去野外拍鹭。离城十六里,西安沣水河边,河水清冽,百草丰茂,常有白鹭、仙鹤飞来。王春良喜欢一个人来到这里,静静地看着这些白色的精灵在大自然中自由飞翔。在一朵花开得最美的时候来看它,在一只鸟最美的瞬间拍下它,这既是一种享受,也是对花鸟最好的敬赏。王春良是一个爱好广泛的人,喜欢射箭,钓鱼,对自然充满了好奇和童心。他喜欢去野外,在玩中感受自然,亲近自然,体悟自然,感知自然的灵性。他说:“自然会给你更多惊喜,四季更替,花开花谢,物候会在不同季节呈现出不同的美来,这种美有助于个人艺术格调的提升。”

王春良作品 136x68cm

王春良的画中有着大自然鲜活的生命力,选取了鹤和白鹭作为自己花鸟画的主角,缘于对白鹭的喜爱。他画了各种情境下的白鹭:春深草茂,风和水润,白鹭南归,享受四季更替的喜悦;春风和煦,雨露清润,藤蔓繁复,梨花墨白,几只白鹭或竹下依偎,细语呢喃;或草地散步,情意绵绵;夏雨初晴,夕阳涌金,几只白鹭在天光云影下展翅飞翔;金秋十月,熟透了的柿子在枝头妖娆红艳,秋草与树叶霜红成锦,几只白鹭惬意地栖息在树下,享受丰收的好时节;中秋在望,明月如盘,两只白鹭在月下曲颈欢唱;深秋乍凉,清风滩头,白鹭们依依不舍,天冷了,该去南方了,就连空气中也充满了离别的味道……王春良在用花鸟画引我们走进自然,感知有情生命的各种情态意趣。

王春良作品 四条屏

如何让花鸟画既有野趣生机又不失去花鸟画应有的雅逸和诗意,期间的这个度很难把握,良好的文化修养和诗性审美让王春良能很好避免这一点。他以老庄哲学思想为核心,以自然无意识性的笔墨,形成了自己清新雅逸,隽美浪漫,集繁复与简约于一体花鸟画美学意境。不管是清新雅逸的青墨系列,还是甜暖浓丽的暖秋系列,其内在的精神特质都是一样的,传达出王春良不同于常人的审美观。

亲近自然,体悟自然,王春良画出了花鸟在自然界的情韵和内在生命特质。他在画中隐逸了功利性和自我意识,艺术化地让“花鸟”呈现出它们在大自然的中舒展和欢畅。同时,他在探索花鸟画的另外一种风格:让花鸟画走出以往的小情调和文人寓兴的苑囿,回归花鸟画的本源和自然鲜活的生命之美。

王春良作品

王春良作品

无意识性阐释

王春良让花鸟画走出了厅堂居室,走进了自然更广阔的空间和审美领域。受庄子“齐物”思想影响,他认为天地万物都是平等的,花鸟鱼虫与人一样,都是自然界一分子,有自己的情思,有权享受大自然恩赐的阳光雨露。

“子非鱼,焉知鱼之乐”,王春良将自己幻化成“鱼”,以“鱼”之心体味“鱼”的乐趣,而不是将自己的爱憎好恶强加画中物上,在创作中达到了“无我”之境。他将自己幻化成了水边湿地上的白鹭,枝头的麻雀,墙外芭蕉,房前屋后的柿子树,他是以赤子之心,齐物之心看待自然万物,他没有将自己的爱憎好恶带进画中,他是以一只白鹭的姿态沐浴阳光,享受清风秋月,雨露花香……在与自然的对视与交流中获得灵性。王春良将这种鲜活的自然气息融入画中,这就让他笔下的花鸟更有“活性”和生命力。

王春良作品 136x68cm

“庄周梦蝶,蝶化庄周”,王春良花鸟画清新雅逸的风格和他对绘画的无意识性阐释,让他在众多的花鸟画家中独树一帜,风格鲜明。其独特的审美观和哲学思想让的花鸟画很富个人特色:独特的长线勾勒,细腻的笔墨让他的画具有以往花鸟画截然不同的艺术效果。他寓繁于简,将青草的丰茂、梨花的娇美与白鹭的风姿巧妙地融合在一起,长线条大写意的方式画出了湿地春草丰茂、和风清爽之感。画面色彩饱满,线条流畅,很富有现代感。

王春良作品 136x68cm

当很多画家都在花鸟画技法、构图和笔墨线条上绞尽脑汁地标新立异时,却不知不觉地偏离了花鸟画的本质:如同一部影片,故事永远是影片第一要义,所有的镜头、音乐、场景和结构技法都是为故事服务一样,富有个人精神内涵的艺术美永远是花鸟画的本质。而现在花鸟画创新却有些脱轨走偏了,画家们在技法和结构上做各种创新,却忘了人们最初画花鸟是想将自然界的花香鸟语留在厅堂,在自己的居室中再造自然。归根结底人们还是想表达一种亲近自然、回归自然的愿望。历代花鸟画技法的传承和发展都是为这一目标服务所做的各种尝试。所以,保留了自然气息和生命力的花鸟画永远是花鸟画中的上品。王春良虽然在笔墨技法上还有待锤炼,但他探索的路子没有错:将灵性的自然融入花鸟画创作中,结合现代审美需求,让花鸟画创作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焕发出新的时代气息。这是王春良的愿望,也是花鸟画的当代价值。

王春良作品

我们从自然中来,最终也将尘归自然。不管人类文明和科技发展到何种程度,最终我们都是自然界的一份子。用艺术表现人类对自然的赞颂与回归,是永恒的母题。王春良用绘画还一棵草,一树花,一只鸟在自然中最本真的瞬间。他走出了传统花鸟画描物绘形、寓兴抒情的路子,以一种无意识的笔墨表达了花鸟在大自然中自由欢畅和独特的生命情态,为中国花鸟画在当代的发展提供了一种有益的探索。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