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保护皮肤,黑色素有多努力你知道吗?色斑不是它的错

subtitle 果壳08-12 07:54 跟贴 272 条

今年雨水颇丰,连续多日的雨雨雨雨雨让太阳消失了很久,每个人的皮肤似乎都捂白了。渐渐的人们开始想念太阳,却没有人想念黑色素。其实,亚洲人“痛恨”的黑色素,正代表着人类皮肤与太阳的爱,你知道吗?

没了毛发,黑色素挺身而出

如果你见过在夏天被剃了毛的猫和狗,就会发现它们的皮肤都粉白粉白的,几乎没有黑色素。那为什么人的皮肤中就有黑色素呢?这事儿还得从人类祖先脱毛说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可可爱爱的毛孩子 | 图虫创意

关于人类为什么会从毛茸茸变得光溜溜,除了抵抗寄生虫的假说之外,目前较为靠谱的解释是:为了长途奔跑狩猎!毕竟没毛好散热。人类是散热能力最强的哺乳动物,也是最擅长奔跑的。而那些我们通常认为特能跑的动物,比如猎豹,捕食跑个一两分钟还抓不到,也就放弃了,因为毛多太热了,跑太久受不了(当然猎豹的短程追杀能力极强,通常也不需要跑太久)。

但是脱了毛以后,人们发现自己赤身裸体地暴露在阳光下,没有东西防晒了,而太多的紫外线不仅会晒伤皮肤,光解叶酸(叶酸是人体必需的维生素,对光非常敏感),还会损害皮肤细胞里的 DNA,导致皮肤癌。

没有毛发遮蔽,我们更容易被晒伤 | 图虫创意

于是渐渐地,黑色素开始大量沉积在皮肤细胞里,替代毛发抵御紫外线——当时我们的老祖宗都黑得像炭一样,只有这样高浓度的黑色素才能顶得住非洲草原上的炎炎烈日。(插播一句忠告:由于动物皮肤里几乎没有黑色素,只能靠毛发抵御紫外线,所以请不要手欠给动物剃毛。)

至于为什么人类有些部位还留着几撮毛发,目前的假设是:头顶容易被晒过热,留着头发调节温度;腋毛、阴毛有润滑效果,免得跑起来搓破;胸毛、腿毛无解,不要问我!

肤色艰难的“中庸之道”

后来,人类走出非洲,分散到了世界各地。各地纬度不一样,日照强度也不一样,炭黑色的皮肤就不一定都是好事了。

维生素D减少可能与冬季、高纬度地区UVB的辐射量降低有关 | 参考文献[2]

在热带地区,紫外线强度高,人们需要深色皮肤的保护;但在高纬度地区,如北欧、加拿大,日照强度本来就降低了一大半,深色皮肤还在疯狂阻拦紫外线进入体内,这就使得皮肤得不到足够的紫外线来合成维生素 D,而严重的维生素D缺乏症还会导致血脂异常升高。

紫外线太多破坏叶酸、易得皮肤癌;太少又缺乏维生素 D、易得高血脂。无奈皮肤只能“相机而动”,在这二者之间艰难地寻找平衡,渐渐有了深浅区别,简单来说就是:纬度越高,肤色越白。研究发现,深色皮肤的紫外线透过率约为7%,而浅色皮肤最高可接近30%。

皮肤色素沉着的一般地理模式,显示肤色与纬度和紫外线辐射强度相关 | 参考文献[6]

常见的人类肤色类型 | geneticliteracyproject.org

研究发现,人类表皮的色素大约由74%的真黑素和26%的褐黑素组成,其中真黑素具有光防护作用,由于肤色浅的人皮肤中的真黑素含量少,因此对紫外线更为敏感,抵抗紫外线的能力也比较弱。

此外,肤色不同,表皮的物理/机械屏障功能也不同。有研究发现,用胶带破坏表皮通透屏障后,肤色深的人比肤色浅的人恢复速度更快,而这种差异与种族无关,只与肤色有关,可见皮肤黑一点也蛮好的。

色斑的罪魁祸首——紫外线

虽然黑色素对皮肤有着重要的保护作用,但如果皮肤上、尤其是面部的黑色素分布不均,形成了一块一块的色斑,虽然无害,但就很影响心情了。

常见的色斑包括雀斑、黄褐斑和老年斑。它们形成的原因说来非常复杂,但都有一个共同的诱因——紫外线

黄褐斑、雀斑、老年斑 | 参考文献[4]

在几种常见的色斑中,雀斑的发生年龄最早,大约开始于5-10岁,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逐渐加重。女孩多见。雀斑是平的、小小的黄褐色斑点,主要出现在脸上、胳膊上等被太阳晒得比较多的部位。雀斑的发生与基因有关,也很受日晒和季节的影响,通常夏天颜色深些,冬天会变浅些。

黄褐斑是一种黄褐色的斑点或斑片,不隆起或凹陷于皮肤,常常对称地发生在脸颊、额头、脖颈等地方。常见于中年女性。它有一定的遗传因素。另外,由于黑素细胞对荷尔蒙非常敏感,因此正处于孕期、或使用避孕药、或内分泌失调的女性,在阳光照射下皮肤也容易长出黄褐斑。还有些化妆品、香水,在阳光下会引起日光性皮炎,也可能留下黄褐斑。

老年斑,其实也可以称之为“晒斑”,因为它主要来自于经年累月的日晒。老年斑的特征是一个个小的棕色斑块,是一种良性病变,主要发生在面部或上肢等暴露在阳光下的区域。

不同年龄显示出不同的色素沉着模式 | 参考文献[3]

在这三种色斑中,唯一有可能自愈的是黄褐斑。但整体来说,色斑一旦出现就很难消失。因此想要预防色斑,最重要的手段就是防晒,防晒,再防晒。

那么如果已经出现色斑,要怎么办呢?

去除色素的十八般武艺

当色斑已经出现,防晒依然是第一位的,避免色斑加重。

想要祛斑,可以采用激光和强脉冲光,疗效较好,但也容易复发。

激光美容 | 图虫创意

除了光电设备和外科手术干预以外,目前去除色素的三种主要思路是:抑制黑色素合成/转运、促进黑色素分解/代谢、促进角质剥脱。因为酪氨酸酶是黑色素形成的关键途径,所以大多数早期的化学药品都集中在抑制这种酶的活性上,比如对苯二酚、熊果苷和芦荟素

熊果苷是目前十分常用的化合物,它是一种氢醌的衍生物,存在于蓝莓、小红莓、小麦和梨当中。熊果苷能对酪氨酸酶活性产生可逆性抑制,也比对苯二酚的副作用小。

第二类常用的药品是维甲酸(维A酸)。最初使用维甲酸是因为它与对苯二酚合用可以提高疗效,后来发现维甲酸本身就能对色素沉着产生影响,其化合物阿达帕林已成功用于雀斑治疗。

此外还有一些从微生物中获得的酪氨酸酶抑制剂也比较常用,比如曲酸和壬二酸。

想要祛除雀斑,可以使用三氯醋酸、苯酚化学腐蚀。

而对于黄褐斑,除了做好防晒,外用药物可以使用氢醌霜、曲酸、壬二酸、熊果苷,减少色素产生;维A酸也能影响黑色素代谢;还有果酸等可以加速色沉角质剥脱;还可以口服维生素C、维生素E、氨甲环酸等。

老年斑相对较难去除一些,最常用的治疗方法是冷冻治疗,其他治疗包括:削切、电干燥法、激光、刮除术,或者联合应用,一般化妆品的美白成分没有太大效果。

美白产品效果举例(对苯二酚、维甲酸、氟辛醇酮丙酮)| 参考文献[7]

在黑色素合成前起作用

干扰酪氨酸转录

维甲酸

在黑色素合成中起作用

抑制酪氨酸酶活性

氢醌

苯甲醚

半胱氨酰苯

熊果苷

芦荟苦素

壬二酸

曲酸

抑制过氧化物酶活性

酚类

抗氧化

维生素C

维生素E

在黑色素合成后起作用

降解酪氨酸酶

亚油酸

亚麻酸

抑制黑素小体转运

丝氨酸蛋白酶抑制剂

卵磷脂

大豆/牛奶提取物

烟酰胺

加速皮肤剥脱

羟基乙酸

乳酸

亚油酸

甘草甙

维A酸

化妆品常见的美白成分及作用机制

真的理解了黑色素为保护人类付出的艰辛努力之后,就会觉得人们对于肤色长达几个世纪的歧视和纠结实在太可惜,完全辜负了太阳与黑色素的纯爱。所幸目前各大化妆品公司纷纷宣布停止使用美白宣传,这样既可以避免对化妆品功效的过度夸大,也能减少广告带来的外貌焦虑。自然的防晒,自然的护肤,可能才会有个自然的人生吧。

作者:拓江

编辑:袁玥

排版:雷昱儿

题图来源:geneticliteracyproject.org

参考文献:

[1]Sandra Del Bino, Christine Duval, Franoise Bernerd. Clinical and Biological Characterization of Skin Pigmentation Diversity and Its Consequences on UV Impact. Int J Mol Sci. 2018 Sep 8;19(9):2668.

[2]Nina G Jablonski, George Chaplin. The roles of vitamin D and cutaneous vitamin D production in human evolution and health. Int J Paleopathol. 2018 Dec;23:54-59.

[3]Gertrude-E Costin, Vincent J Hearing. Human skin pigmentation: melanocytes modulate skin color in response to stress. FASEB J. 2007 Apr;21(4):976-94.

[4]Sulekha Kumari, Steven Tien Guan Thng, Navin Kumar Verma, et al. Melanogenesis Inhibitors. Acta Derm Venereol. 2018 Nov 5;98(10):924-931.

[5]Thanigaimalai Pillaiyar, Manoj Manickam, Vigneshwaran Namasivayam. Skin whitening agents: medicinal chemistry perspective of tyrosinase inhibitors.J Enzyme Inhib Med Chem. 2017 Dec;32(1):403-425.

[6]E J Parra;;R A Kittles;;M D Shriver. Implications of correlations between skin color and genetic ancestry for biomedical research. Nature Genetics, 2004, Vol.36 (Suppl 11), pp.S54-S60.

[7]Huerth KA, Hassan S, Callender VD. Therapeutic Insights in Melasma and Hyperpigmentation Management Journal of Drugs in Dermatology : JDD. 2019 Aug;18(8):718-729.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