藤泽秀行:黑白世界的屠龙者

subtitle 菩提恶之花08-11 22:48 跟贴 15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撞上了不可思议的佛洛里达,
那儿豹长着人皮,豹眼混杂于奇花,
那儿虹霓绷得紧紧,象根根缰绳
套着海平面下海蓝色的群马!

by 兰波

藤泽秀行:

黑白世界的屠龙者

尼采说,与恶龙缠斗过久,自身亦变成恶龙。我无意跃过恶龙,只愿,我与恶龙缠斗良久,自己依旧皎洁。我搞不清尼采的恶龙,它的出处,甚至忘记了“考城”这个地名,以及刷牙到底是从左边开始还是从右边开始,更能获得清新的口气,和一天的愉悦。

52岁那年,藤泽秀行将自己的棋提升到了“无悟”的境界。他已经超越了不了自己的欲望,停滞不前了,但是他继续酗酒,沉迷于皮囊的起伏,不过这又有什么呢?我们仰望的任何一个天才,总是从意想不到的的方向,远离了人间世的纷扰。

1992年秋天的王座战,小林光一五番棋挑战藤泽秀行,旋即完美地败下阵来。或许并不是件什么沮丧的事情,我的棋力连末流的末流都算不上,五番棋间或黑白彼此狂吃大龙的华丽场面,瞧得头晕目眩,本来这种大场面岂是我辈能轻松观之的。

显而易见秀行老师的棋风华丽,当然围棋之外,抽烟酗酒以及女人、滥赌都是小菜一碟,属于通俗定义一个不羁男人的标配,主要还有其他烧钱的喜好,投资和赛车算是时尚的雅痞,他一边牛饮着茅台,一边用超快的方法对局聂卫平、马晓春等中国棋手。

人生如棋,第二届棋圣战七番棋决战,加藤正夫挑战藤泽秀行。前四局加藤3比1领先,秀行表现甚差。此时场内场外一片唏嘘之声,围棋的成王败寇心理实际上也属于俗世的牛人较劲,从第5局开始,藤泽背水一战,杀气腾腾,明显属于秀行老师的强项,20世纪公认的三盘大杀局,有两盘都是秀行老师的杰作,这次秀行老师长考了2小时57分,疯狂地杀死了加藤的一条大龙,屠龙局一锤定音。阅读疲惫至极,瞩目屠龙局,暂时能逃脱陀氏宗教忏悔怪圈覆盖的压抑,文学的恢弘和棋局的壮丽大差不离。

“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一粒麦子落在地里如若不死,仍旧是一粒;若是死了,就会结出许多籽粒来。”这是陀氏的墓志铭,也是他生前最后一部作品《卡拉马佐夫兄弟》中的开篇引言,若是阅读也是痛苦的折磨。

不拘小节的秀行老师,完全跨出了“一卷书,一局棋,一杯酒,一盏茶”的境界,围棋的雅俗转换,以及游戏人生,倒是偏离了陀氏残酷煎熬的天才氛围,逍遥和拯救,绞杀苦苦挣扎的大龙,不过是场没完没了的手谈。

比起我们对金钱犹抱琵琶半遮面的虚伪,日本职业棋手直截了当靠棋局的胜利为生,输掉棋局的话,养活自己都会成问题。收入最高的当然算是获得头衔战冠军,其次即是打进棋圣、名人、本因坊三大棋战的循环圈,对局越多、胜率越高,奖金的累积也越高。前述修行先生被人蛊惑投资地产,不意负债,靠获得几个冠军的奖金才勉强翻身,他衣裳不修边幅,所得奖金酗酒赌博情人开销便去了大半。

聂卫平第一次对战秀行先生,便胜了。生活中的聂卫平从来不是什么圣人,围棋是个奇奇怪怪的平行世界,驰骋下来的阴谋诡计,看似得到了释放,其实很难做到杳无痕迹。他与青梅竹马的孔祥明结婚,有了儿子孔令文,孔祥明当年离婚后赴日,第一份工作就是秀行先生帮她找到的,至于后来孔令文去日本,秀行先生更是照顾备至,孔令文执拗地不与聂卫平联系,那即是手谈以外的忐忑了。

中日围棋擂台赛的喧嚣被另外真正的喧嚣淹没了,首届“内战外行,外战内行”的江铸久五连胜,直到被小林光一遏制住了连胜的势头,实现了日方的六连胜,于是聂卫平与小林之战成为关键,世事如棋局,聂卫平以2目半赢了小林,势如破竹,顺势又胜了加藤正夫,他终于坐到了秀行先生对面,这时候距离秀行先生与聂卫平、孔祥明、孔令文一家合影,还有日子,聂卫平胜了,棋局如世事,黑白之间又多了一位屠龙者。

绘画:huansaopeng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