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宁与张咪、杨钰莹、蔡明之间的恩怨情仇

subtitle 娱乐白名单08-10 23:31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人生海海,我们一辈子兜兜转转,不停地相遇,不断地分别。那些出现在我们生命中的人,也许能帮助我们走向人生的巅峰,也许会让我们跌入地狱。

1993年的春晚舞台上,一首《涛声依旧》不仅让那句“这一张旧船票,能否登上你的客船”响彻大江南北的卡拉OK,更是让毛宁红透了半边天。身高180,长相俊朗儒雅的毛宁成为了当年无数少女心中的白马王子。

曾经是体育老师的毛宁,因为和歌手张咪的相遇,让自己在唱歌的道路上大红大紫,而使张咪被封杀;然而,风水轮流转,毛宁怎么也想不到,时隔不久自己也因为一些人而跌落神坛,无法翻身。

曾经的毛宁和张咪到底有什么样的恩怨情仇?而又是谁让毛宁几乎身败名裂,演艺事业一夜之间进入寒冬?

让我们一起走近毛宁,看看他和生命中那些过客的故事。

张咪,恩人?仇人?

毛宁的家世注定了他与音乐的缘分,妈妈是中高音歌唱家,爸爸演奏大提琴。从小耳濡目染,毛宁的音乐天赋自然与众不同。然而,童年和少年时期的毛宁走的却是体育路线,体校毕业后当了一名体育老师。

尼采说:“是金子总会发光。”

毛宁的歌唱天赋就像金子闪闪发光,工作一年后他进入了辽宁歌舞团。有了音乐梦想的毛宁不甘心只在偏僻的家乡小打小闹。1990年,19岁的毛宁选择了去广州闯一闯。

彼时,广州正是歌手的天堂,而那时张咪刚刚拿到全国青歌赛的冠军,是广州歌坛的大姐大。本来生命中没有交集的两个人,因为郭大炜而发生了改变。

毛宁和郭大炜是老乡,而那时郭大炜正是张咪的男友,于是,郭大炜把毛宁介绍给了张咪。

同是北方人在广州打拼,再加上男友的介绍,毛宁很快就和张咪成为了好朋友。毛宁在张咪的引荐下,得到了参加大型演出的机会,认识了一些音乐人,很快融入了广州乐坛。

然而,友谊的小船很快就翻了。一次在演出的后台,传闻毛宁和张咪起了争执,毛宁因为听到张咪背后说自己的坏话而失控骂了张咪,张咪随手用随身听打了一下毛宁。之后,经过中间人的调解,大家知道是误会一场。

然而,这件事情被媒体知道以后,进行了大范围的报道,说毛宁和张咪因为争唱《蓝蓝的夜蓝蓝的梦》而大打出手。

《蓝蓝的夜蓝蓝的梦》是广州音乐人毕小世和张全复为张咪量身定制的歌曲,当时准备选送中央电视台,因为服装不合适被搁置了,后来就收录在张咪的专辑《细说从头》里。1993年,毛宁在新时代公司的安排下翻唱了这首《蓝蓝的夜蓝蓝的梦》。

“争歌事件”的舆论快速发酵,很快全国媒体都一致声讨张咪,支持毛宁,一夜之间,张咪被封杀,而毛宁也因为媒体的持续报道而迅速在全国走红。

回首往昔,毛宁和张咪之间的恩怨已无从细说谁对谁错。人的一生难免遇到一些阴差阳错的故事,在这个故事里,毛宁是幸运的。

杨钰莹, 恋人?兄妹?

毛宁青春时代里另一个重要的人物,也在广州相识,那就是杨钰莹。毛宁和杨钰莹差不多在同一个时期签约新时代公司。

初入公司,俩人同时在陈珞老师门下学习声乐。每天同进同出,俩人之间的关系逐渐热络起来。最初的日子总是难免辛苦,毛宁和杨钰莹就相互陪伴相互打气。私底下,杨钰莹管毛宁叫哥哥,而毛宁则习惯叫杨钰莹的小名“岗岗”。

没有演出的日子,毛宁就去杨钰莹的出租房玩,有时毛宁会骑着单车,带着杨钰莹在广州的大街小巷穿梭。毛宁高大英俊,杨钰莹人美歌甜,在很多人眼里,他们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而公司也发现了俩人的优势,把他们打造成一对金童玉女,推出了很多情歌对唱的节目。每次同台演出,他们深情对望的眼神,缠绵悱恻的歌声,都能勾起人们对美好爱情的向往。

新时代公司那时竭尽全力打造毛宁和杨钰莹,不仅俩人的独唱歌曲《晚秋》、《我不想说》等风靡大江南北,他们的合唱曲目更是火爆各家卡拉OK。90年代的卡拉OK厅里,只要男女对唱必点《心雨》,一首《心雨》让他们成了全国观众心目中最般配的“荧幕情侣”。

事实上,俩人并没有实质性的进展,杨钰莹说:“我们的感情很要好,但是,我们只是兄妹之情,很多人都叫我们金童玉女,以为我们在拍拖,其实真的没有什么。”

后来,远华集团的赖文峰对杨钰莹展开了疯狂的追求,杨钰莹搬入盛极一时的红楼,逐渐退隐歌坛,毛宁也重新启程去北京发展。

在为毛宁送行的晚宴上,两个人都喝了很多的酒,也许酒里珍藏着只有他们能懂的青春往事。

毛宁和杨钰莹年少时最美好的情感,已经成为昨天的故事,那些青涩日子里的点点滴滴都变成了一段尘封的往事。

无缘终究是过客,相遇相识别离,所有的一切命运早已有了安排。

关铭,同性恋?谣传?

如果说,之前毛宁遇到的人都让他的事业顺风顺水,一路星光璀璨;那么,接下来他可能做梦也没想到,一个无足轻重的小人物能瞬间将他拉下神坛,就此在泥潭挣扎。

2000年11月的一个深夜,毛宁在街头被一名男子刺伤,当时毛宁并没有报警,让警察知道这次刺伤事件的确是因为一位记者被殴打报警。

11月22日晚,《北京晨报》的记者接到读者爆料,说毛宁被刺伤,在朝阳医院救治,当晚记者就赶往医院采访毛宁身边的工作人员。然而,工作人员不但拒绝了采访,还打了《北京青年报》的女记者一耳光。

女记者随后报警,连带毛宁被刺的事情被发现,29日北京公安局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抓获凶手是从事色情活动的男子关铭,在呼家楼北里街心花园因为发生纠纷将毛宁刺伤。

红极一时的毛宁被从事色情活动的男子刺伤,绝对是重磅新闻。一时间,各种疑问席卷而来:毛宁被刺为什么不报警?他去街心花园做什么?与从事色情活动的关铭是什么关系?

更有自称“毛宁男友”的“小玉”接受成都的一家报纸采访,说他们和关铭是三角恋关系,他手中还有64张和毛宁的亲昵照片。

虽然,最终这家报纸并没有公布所谓的色情照片,而“小玉”也被证实并非毛宁男友。然而,在那个年代,“同性恋”这样的生猛爆料足够让毛宁成为全国人民唾弃的对象。

毛宁被刺三刀身受重伤,而心理上更是承受巨大的舆论压力。他的事业和人生一下子进入了寒冬,他不仅想放弃自己钟爱的歌唱事业,更是差点走了绝路。多年以后,毛宁回忆说:“被人伤害之后,我就跟自己过不去。那个时候我有点自闭,不想见任何人。两三个月都不出门。

有些人的出现就是你命中注定的劫数,无法无解。能否历劫成功,得看你心有多大,志有多坚。

整整5年,毛宁都没有出现在公众的视线里,这段时间除了家人,还有一个人也一直陪伴他开导他,才让他走出这段阴霾重重的日子,这个人就是蔡明。

蔡明,朋友?姐姐?

从故乡到异乡,每个漂泊的人内心都渴望有感情滋润,不管是亲情、爱情还是友情。毛宁和蔡明的友情,持续了20多年,从某种角度来说,他们之间与其说是友情,不如说是没有血缘的亲情。

毛宁与蔡明相识于1992年,那时毛宁刚刚拿到青歌赛的第二名,作为新人他们要去全国巡演,而蔡明当时就是去压阵的明星嘉宾,蔡明看到毛宁帅气的外形和扎实的唱功,非常地欣赏,直言毛宁会大红大紫。

在蔡明的心里,毛宁是一个非常孝顺的孩子,在国外演出的时候,每次看到好看的衣服,总是问蔡明:“姐,你看,这件衣服我妈穿好不好看?这件衣服我爸穿好不好看?”

蔡明说:“毛宁永远想着家里人,一个二十出头的男孩子,这么顾家的真的不多。”毛宁是一个缺乏主见的人,不管大事小情都喜欢征求蔡明的意见,一来二去蔡明就成了毛宁的知心姐姐。

这知心姐姐一当就是二十年,蔡明对毛宁欣赏有加,也关爱有加,甚至愿意去包容毛宁身上的一些缺点。毛宁除了遇事依赖蔡明要与她商量,其实,他也很用心地维护俩人的朋友关系,会暗里观察蔡明的情绪,也会想方设法让蔡明开心。

在毛宁遇刺,事业和人生跌入低谷的那5年,蔡明一直默默陪伴毛宁,给了他最大的鼓励和精神支持,最终让毛宁重拾信心,决定复出。

毛宁直言蔡明见证了这么多年自己的历程,蔡明在自己心里是最重的一份感情,是朋友更是姐姐。

生命中有些人的出现会给予你温暖的力量,让你疗愈伤痛。不管时间如何流逝,一直把彼此放在心中就是最好的珍惜。

自己,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复出后不久,让蔡明和许多喜爱毛宁的观众始料未及的一件事情发生了,它彻底摧毁了毛宁的事业。

2015年11月,有群众举报毛宁吸毒,随后北京警方发布了通告。称“在朝阳区查获涉毒人员毛某(男47岁,辽宁省沈阳市人,歌手),该人交代了吸食冰毒的违法行为,尿检呈阳性。”

毛宁被拘留了15天,然而他此次吸毒付出的代价,却远远不止这些,和所有吸毒的明星一样,不管你是因什么原因吸毒,都很难再获得观众的原谅,毛宁的事业也止步于此。

如果说,上次的被刺事件是一个无法预料的意外,那么这次吸毒事件就是无法逃避的人为事件了。毛宁在一念之间的错误选择,让他的人生遭遇了毁灭性的打击。

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不管是明星还是普通人,做错选择可能就是毁了一辈子。

如今,繁华落尽,涛声依旧,只是不见当初的夜晚,对于毛宁来说,这一张旧船票终究是再也无法登上开往音乐殿堂的客船。

作家柳青曾经说过:人生的道路虽然漫长,但紧要处常常只有几步,特别是当人年轻的时候。

也许,这一生会遇到什么样的人,将会有什么样的运势,我们无法选择;但是,做什么样的事,守什么样的准则,我们可以选择。

-END-

【文| 闲筝如水】

【编辑| 语非年】

【排版 | 秀秀】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