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稚嫰而至老练、从拘谨而至潇洒——李采白画竹

subtitle 艺术百科08-10 21:01 跟贴 2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看采白画竹

文/诸葛铠

采白的为人,内藏精细,外露豪爽,正如他爱好,既善弈棋,又会踢球;也如他的画,既可工笔,又可写意。我很喜欢他的工笔花鸟,但更更喜欢他的写意墨竹。

我是看着采白1978年初从插队知青走进大学课堂的,报考大学的作品即有不少工笔花鸟,显示出工笔画世家的修养。毕业后留校,自然是教工笔花鸟,以使家道承传。但久而久之,他终于不满足工笔画的三矾九染,开始尝试写意画的笔墨挥洒。几经磨练,已从稚嫰而至老练、从拘谨而至潇洒,只见枝枝劲竹在风中摇曳,家雀展翅平添了几分意趣。我之所以喜欢采白的墨竹,正是因为他那看似随意纵横、实为疏密有致的章法;看似大刀劈斧、实为刚柔相济的笔力。采白画的竹有一种气势,表面看,是竹借风势而不止;实际上,是画家心潮汹涌使墨竹有澎湃之势。这种好像与工笔画相去万里的气势,却离不开多年工笔画的功底,这也正是采白长于他人之处。如果说,青年时期采白的画风崇尚精细,那么中年时期采白的画风则崇尚豪爽,也可以说,中年时期的采白是豪爽中见精细,这才使他的墨竹有与众不同的之处,那就是竹间嬉戏的家雀。这或许透露出采白心底难解的工笔花鸟情结。

采白墨竹的独特情结,使我联想到白石老人的几幅不朽之作,那是写意的秋叶结合工笔的秋虫,意境之深远早已超过一般描写虫草的情趣。采白的写意墨竹如果配上工笔的家雀,真正把雄伟与细腻、崇高与优美结合在一起,是不是会发生新的飞跃?采白的夫人百佳女士也是一位工笔花鸟画家,她与他的合作不啻是一种出天作之合。

我是不善画竹之人,应采白之嘱为他的画册写几句话,于是有了以上不着边际的文字,但都是肺腑之言。

二OO七年初春于苏州金鸡湖左岸

李采白,1950年出生于浙江杭州,1982年毕业于丝绸工学院工艺美术系,毕业留校至今。苏州大学艺术学院副院长、副教授、硕士生导师、江苏省美术家协会会员,第十代李渔后人。工作期间勤奋于中国画创作,作品《胜似春光》、《春艳》、《花弄影》、《冬夜》、《双鲤鱼》等,曾多次参加国内外展出。

创作之余,注重理论总结,与家父李长白先生一起出版了《花卉写生构图》和《花卉设色》等专业书籍,为教育界、艺术界所重视。画竹三十年,积累了一定的感悟与表现力,硕果累累,号称江南第一竹。

作品欣赏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