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画如酒,让世人沉醉千年,画中细节太美,你可曾好好看过

subtitle 澈凡倾宇08-08 11:44 跟贴 3 条

导语: 宋画是雅的,雅到哪怕你荡舟,都有杨柳为之伴舞。
宋画是秀的,秀到不用浓妆艳抹,自有一番风姿在上面。
宋画是灵的,灵到她总是贴着你的心扉倾诉,总有绵绵的情思道不完、说不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槐荫消夏图》

宋朝的绘画,是中国艺术史上的高峰。近代国画大师黄宾虹曾说:“宋画如酒,元画以下,渐如酒之加水。”宋画是古代绘画史的一座高峰,一块永恒的丰碑……

与曾恢弘的唐朝相比,宋朝的艺术创作则显得更为“简约”,其更注重描绘对象内在的生命和意蕴;除了对绘画技术的追求,宋画同时也追求在画面中呈现、传递出自然平和、把酒言欢的生活观。

《江帆山市》

宋画里的浮生闲趣

宋代人物画的创作题材广泛,圣贤、僧道、仕女、历史故事等,可谓包罗万象,北宋初期,宗教人物画继承了盛唐的传统,主流“吴带当风”的式样。及至南宋时期,禅宗兴盛,梁楷擅绘洗练放逸的人物简笔画,多以佛教禅宗人物或文人雅士为题材,草草数笔神气迥出,开启了元明清写意人物画的先河。

梁楷《泼墨仙人图》

梁楷既能依精妙严谨的图画,又擅用笔极简、洗练放逸的“减笔”画。这幅作品,用酣畅的泼墨画法,绘出仙人步履蹒跚的醉态,用简括细笔夸张地画出形象奇怪生动,似有幽默感的沉醉神情,令人叫绝。

刘松年《罗汉图》

晚年成熟的作品。画中人物用铁线描绘而成,线条流畅有力。服饰与面部均刻画得极其精细,用笔沉着稳健,神形兼备。浓密的枯枝与树叶衬托出疏朗的人物,形成疏密的对比,使人物形象在画中十分突出。

石恪《二祖调心图》

图中表现慧可、丰干二位禅宗祖师调心师禅时的景象。慧可为禅宗二祖。画卷中,双足交叉趺坐,以胳膊支肘托腮的便是慧可,另一幅画丰干坐于温驯如猫的老虎的背上。

赵佶《听琴图》

构图简洁,用笔稍劲健刻露。画卷的顶端有蔡京的题诗。嶙峋怪石上点缀的名贵花卉,与几案上徐徐升起的袅袅烟影相映成趣,既风流萧逸又意境优美,加上严谨工丽的笔墨和妍丽清雅的赋色,使此画呈现出一派古雅、高贵的风格。

苏汉臣《妆靓仕女图》

图中正在梳妆打扮的仕女面部形象通过镜面表现出来,仕女的神情娴静而略带忧伤。又以零落的桃花、几竿新竹以及水仙衬托出人物的心境。画面清丽,用色柔美,体现了作者敷色鲜润的特点。

诗情入画,气韵千年

宋代 #山水画#以用笔繁密、精细的写实“院体画”为主流。北宋的山水多为大山大水全景式构图,构图严整、稳重,强调画中山水“可居”、“可游”,画山石多用豆瓣皴、钉头皴、乱云皴等密实挺劲的小笔触,追求雄奇、险峻、壮美的效果。南宋的山水侧重一隅、崎峭构图,画山石多用大斧劈皴、拖泥带水皴等畅快淋漓的大笔触,追求清朗、疏放、苍劲的风格。特别是小品山水,描绘景物精简,以少胜多,使画面含蓄而又准确地表达出一种诗的意境。宋画材质多为绢本,绢上绘画多湿笔晕染。画面多不题款,少数有题款的也是题在隐蔽处。

范宽《溪山行旅》

唯一传世名迹。巍峨的高山顶立,山头灌木丛生,结成密林,状若覃菌,两侧有扈从似的高山簇拥着。树林中有楼观微露,小丘与岩石间一群驮队正匆匆赶路。细如弦丝的瀑布直泄而下,溪声在山谷间回荡,景物的描写极为雄壮逼真。全幅山石以密如雨点的墨痕和锯齿般的岩石皴纹,刻画出山石浑厚苍劲之感。

郭熙《早春图》

从水边山石到远方山峰自上而下的“高远”;从前山望后山,茫茫无限的“深远”;从近山望远山,恬淡缥缈的“平远”。将“三远”法结合使用,巧妙地展示了峰峦秀挺,烟霭浮腾,林木舒发,溪流淙淙的景象;渔夫樵子,旅客游人,置身其中,个个意态欣然。

李唐《万壑松风图》

李唐晚年精心杰作。构图满实,有一种威压的力量欲突出画面。山石多用小斧劈皴,峭利如削如砍,并用擦、点、染等技法,积墨深厚、坚实、厚重。用浓墨重色画万松深壑,高岭飞泉,云雾峦嶂,山石作大斧劈皴,气势雄厚之极。墨色涩而不枯,厚重而又不失灵气。

宋徽宗《溪山秋色图》

本幅画重山迭嶂、沙坡群树出现在画面的左上侧,山石轮廓浑圆,水墨淡染其间,缀以烟霭野水,呈现抒情诗意的山水意境。画上虽钤有北宋徽宗赵佶的花押及「御书」印记,然作品的实景多被安排在画面左半侧,与北宋取中轴构图的巨轴山水画,有所不同。从画风看,画成时间约在南宋初期。此作呈现南北宋之间,山水构图由主山堂堂的雄伟风格,转趋带有抒情气氛的南宋特征。通幅笔法细致,兼具李郭派笔墨与文人淡墨气韵,殊有重要艺术意涵。

燕文贵《奇峰万木》

高山景色,远山皆在云气之上,近景祇露山巅。三组山体巧妙呼应,又有留白的云雾加以衬托,画面尺幅虽小,却别具远眺辽阔效果。尤其是山石块面的分割,运用更多的皴染来经营质面,笔法与李唐相近,可视为万壑松风江山小景之间的转折点。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乾坤

宋代郭若虚在《图画见闻志》中写道:

若论佛道人物仕女牛马,则近不及古;若论山水林石花鸟禽鱼,则古不及

宋代是花鸟画的黄金时期,"皇家富贵"的画风影响着宋代前期的花鸟画,这一时期画家们追求写实逼真的画法,务求达到栩栩如生的艺术效果。到了宋代后期,虽然花鸟画仍以写实画法为主流,但由于受山水画和文人士夫画的影响,画家们逐渐向表达意境和主观情趣方面发展。

吴炳《出水芙蓉图》

传为吴炳的作品,几乎是以照相机式的方式刻画了一朵近乎完美的荷花。花瓣的描绘技法类似“没骨”法,不见勾勒之迹,渲染出花瓣既轻盈又腴润的质感。图中红花绿叶占据整个画面,这种丰满的构图似乎使我们有以一花而见一池的错觉。

宋徽宗《梅花绣眼图》

简洁雅致,仅折枝一丛,绣眼一只,却绘出生动的自然世界一角。斜横交错的树枝,状若娇羞和欲展未开的梅花,轻巧灵动的山鸟都被宋徽宗舒展自如的笔调表现得淋漓尽致。

林椿 《果熟来禽图》

选取果木的一枝写秋景,以活泼的艺术表现形式突出描绘了枝叶、果实的色彩和禽鸟的情态,大不盈尺却美轮美奂。在饱满丰硕的果实和小鸟怡然自得的鸣唱中,画外的情趣、诗意与画意相结合,加强了花鸟画借物抒情的意蕴,令人赏心悦目。

李迪 《秋卉草虫》

南宋早期宫廷花鸟竹石题材的杰出画家。昆虫追逐与逃脱的生死瞬间,透过画家的描绘,扣人心弦。而画中细腻精致的色彩变换,以及花叶昆虫所散发的感官魅力,充分展现画家对于徽宗画院追求设色与质感兼具的风格传承。

李安忠 《竹鸠图》

该画名为“竹鸠”,实际上画的长尾伯劳。图中处处可以看出作者挺拔有力的画笔,从对鸟形体的塑造,能够显示出鸟的雍容富态的羽毛,犀利敏锐的眼睛;画荆、竹的形体能显出此类植物的高节挺立,笔笔着力刻画,各自形象生动,富有艺术感染力。

宋徽宗《瑞鹤图》

结语:

过去大家熟的是宋词,现在热的是宋画。宋画之美,不是唐代“满城尽带黄金甲”的得意绚烂,而是简单、含蓄、谦卑、轻柔的文艺态度。

画家认真对待一截枯木、一片残雪、一个船工、一段羁旅,在困顿中浪漫,在缺憾中赞美,于山川小景、人物花鸟中轻叩生命的价值。

——END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