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洛阳有关的成语典故集萃之九十:曾经沧海难为水

subtitle 申娜娱乐说08-07 07:56 跟贴 1 条

作者按

洛阳有5000多年的文明史、4000多年的都城史和1500多年的建都史,有“千年帝都”“牡丹花城”“大运河中心”“丝路的东方起点”四张靓丽的名片。作为历史文化名城的洛阳,历史事件和名人文化活动很多,因此蕴藉于河洛文化中的成语典故俯拾皆是。这里撷取100个与洛阳相关的成语典故予以介绍。今天推出之九十:曾经沧海难为水

曾经沧海难为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句由诗句形成的成语,最早出《孟子 尽心上》:“孔子登东山而小鲁,登泰山而小天下。故观于海者难为水,游于圣人之门者难为言。”本意是学问大了,眼界开阔了,就不在意一般的学问。并非是形容感情的。只是因为唐代元稹的一首《离思诗》:才演化成为形容爱情的绝妙好词。

元稹(779年-831年),字微之,河南洛阳人。中晚唐时期的著名诗人。元稹八岁丧父,由母亲教导成人。从元稹的姓氏上看,他应该是迁居洛阳的鲜卑族拓跋氏的后代。据说其先祖是十六国时期的代国国王拓跋什翼犍。孝文帝迁都洛阳时,拓跋什翼犍这一支也随着进入中原,改姓元氏。有资料显示,元稹最近的亲族,是隋朝兵部尚书、平昌郡公元岩。元稹是他的六世孙。

元稹母郑氏很贤淑,且很懂诗文。元稹很小的时候,就由母亲督促并亲自教他读“四书五经”。因此元稹可算是早慧的人,15岁时,元稹就“明两经擢第”。所谓“明经”,是科举考试的一种。唐代的科举,门类很多,“明经科”是较为容易的一种。元稹家世不好,所以要尽快通过科举改变境遇。他21岁就到河中府做官,25岁与白居易同科考中进士,并结为终生诗友。

元稹与白居易被后人称为“元白”,不仅是因为他们共同发起了“新乐府运动”的文学改革。也是因为他们在仕途上的经历非常相似。

元和四年,元稹做监察御史。因直言触犯宦官权贵,次年贬江陵府。几乎与白居易一个时间贬出京城。后历通州司马、虢州长史。在经历了十余年的外放的“漂泊”后,终于在唐穆宗长庆元年(公元821)官至中书舍人。次年还做了三个月的宰相。但很快就又被外放出长安。为同州刺史、浙东观察使。最终病逝于武昌军节度使任上。终年五十三岁,死后获赠尚书右仆射。

从元稹的文学作品来看,他和白居易意气相投,原因是两人都为性情中人。在文学作品中显露出的情感都是十分直白的,这一点,从元稹的情感经历和他的《莺莺传》、《离思五首》、《遣悲怀三首》等就可以看出来。和白居易相比,元稹更愿意直白地把自己的个人感情显露了诗文中。

我们从元稹的婚姻,或者说是情史,来看一看他复杂的感情生活。

贞元十五年,(公元799年)元稹20岁,在山西蒲州做官,与母亲远亲的崔姓少女“双文”,即《莺莺传》中的崔莺莺相恋,双方有过婚约。

贞元十九年(公元803年),与白居易同登书判拔萃科,进入秘书省任校书郎。结识新任的京兆尹韦夏卿,娶了韦夏卿之女韦丛。

元和四年(公元809年),韦丛去世。元稹伤感之余,写了许多悼念妻子的诗。这一年,元稹任东川监察御史,与才女薛涛有过一段“姐弟恋”,之所以称姐弟恋,是因为薛涛大元稹十岁,这段感情以元稹到江陵上任而有始无终。

元和六年(公元811年),在贬谪地江陵,娶好友李景俭的表妹安仙嫔为侧室。

元和九年(公元814年)安仙嫔为元稹生了一个孩子后也去世了。次年他又娶涪州刺史裴勋的女儿裴淑。

从元稹的感情经历来看,虽不能说元稹滥情,但起码可以说,他在感情上是不专注的。文人秉性,移情较快尽管不是道德问题。但说到为情所困,元稹确实没有做到对爱情的忠贞不渝。在男尊女卑的封建时代,从社会道德上,也不会要求男人从一而终,但元稹把自己的一段爱情生活用诗歌表现的如泣如诉,既说明了他的才情过人;也可以说,他善于言辞粉饰自己感情。

在他所作的传奇《莺莺传》里的张生,先是对莺莺海誓山盟,继而又违背誓言,抛弃了莺莺。还在与朋友谈论此事时,斥责莺莺为“必妖于人”的“尤物”、“祸水”,并自诩为“善补过者”。如果这个作品写的他真实的生活经历,那么,我们至少可以认定,他对自己的这段恋情是不准备负责任的。

元稹暴卒在任上后,人们对他的人品、官品评价也有很大的争议。说他正直、勤政、爱民的有之;说他善于投机取巧、热衷名利会做官、损人利己的也不少。这些评价都无法给他盖棺定论,对于元稹来说,“死后是非谁管得”,他的感情经历,或许只能给后人一些启示,如此而已。

最后还是让我们看看这首脍炙人口的爱情佳作吧: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对于这首诗,一般认为元稹是写给自己的亡妻韦丛的。但也有不同的观点,著名学者陈寅恪在他的《元白诗笺证稿》中就认为,这首诗“抒写男女生死离别悲欢之情感,其哀艳缠绵”,“多为其少日之情人所谓崔莺莺者而作”。不管是为谁所做,我们看到的事实是,元稹在写了这首诗以后,他既没有在花丛中“懒回顾”,也没有入道修行。而是继续着自己俗人的感情生活。好的文学作品与人品之间的关系,从来就不是一种对应的关系。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