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云音乐正面回应“网抑云”,启动治愈计划,未来或成网愈云

subtitle CEO来信君 08-03 21:46 跟贴 10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网易云音乐几年前的宣传广告

这么多年来,网易的产品,在评论里盖楼的基因倒是一点也没丢。以前在PC互联网时代,网易作为四大门户,其区别于其他三大门户的特点之一就是评论盖楼十分火爆,而且精彩评论频出。

不过这也给网易云音乐带来了一点点争议,因为最近有不少网友质疑或反讽网易云音乐的“云村”功能里,有部分网友的留言很消极,甚至有卖惨的可能。

典型的留言风格诸如引用太宰治《人间失格》的名句“生而为人,我很抱歉”;或者类似“有人夸我温柔,我常常苦笑,温柔吗?半条命换的”。

还有“我经常开朗的安慰别人,但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谁来安慰我呢?或许我不需要别人的安慰,人世间挺好,下次不来了”。

类似这种风格的留言,会在深情之中,留给人一种淡淡的忧伤,而这种情绪积攒的多了,可能就会给人一种抑郁或压抑的感觉了。

久而久之人们就给这种现象起了个名字:“网抑云”。

当然,随着时间的发展,一些评论也出现了完全不合逻辑的“缝合怪”现象,比如这种:

像这些评论,就是今天网易云音乐发布的“云村评论治愈计划”应该治理或打击的对象。而对于一些真正有抑郁倾向的用户,网易云音乐的治愈计划也将邀请心理专家、万名心理专业志愿者加入“云村治愈所”帮助他们,同时还会开启万名乐评达人组成云村乐评团发起乐评征集大赛。

可以说网易云音乐正面回应“网抑云”现象,其态度和行动值得鼓励,也希望网易云音乐经过这次治愈计划,能够从“网抑云”变成“网愈云”。

网友“追喜剧的人”还总结了网易云上的评论风格:“网易云评论四大派系:感情纠葛、考研高考、痴汉幻想、复制粘贴;四大名人:村上春树、太宰治、张爱玲、东野圭吾”,这总结确实很精辟。

其实网易云音乐最初推出云村这个版块,也是想让更多有共同心情的人在一起产生共鸣。

2019年5月,网易云音乐改版,将“朋友”版块变更为“云村”,用户可以给一段音乐,配上一段内心独白,他们把这种方式叫做“Mlog”。在云村版块中,还有云村热评墙,平台会筛选一些情深意切的内心独白,推荐给其他用户,引导更多人去留言、听音乐或关注撰写者。

所以以前门户时期的网易,是把文章与评论紧密的结合起来,而这一次他们是把音乐与评论结合起来,并且保留了一定的社交基因。

就在云村刚上线,网易云音乐就遇到了网络音频专项整治,被下架一个月,直到2019年8月APP才又再次上线。所以云村这个版块,至今才刚刚存在1年出头。

网易创始人丁磊也一直活跃在网易云音乐上,经常推荐各种风格的音乐。(去年丁磊还和王思聪一起在酒吧打过碟,让人印象深刻)

丁磊打碟

云村的模式注定了它会是一个充满情绪的社区,而一些情歌的歌词,写的又十分“撩人”,很容易被网友们引用,之前网易也曾在地铁上做过网友评论的广告,引发了不少人的共鸣,其中也有不少涉及求而不得的感情,略带苦涩的自我调侃。

但时间一长,玩梗的人玩的越来越离谱,就导致了“网抑云”现象,也确实该治理治理了。

在网易云音乐发布治愈计划后,不少用户都留言表达了支持,也确实有人说网易云音乐是“网愈云”。

从产品角度看,网易云音乐的云村改版无疑是成功的,已经聚集了不少人气,之后就看网易在情绪引导方面的工作做的怎么样了。

另外,也说一句B站反讽“网抑云”的UP主们,云村的用户也是90后或00后,你们都是同龄人,都是玩梗人,相煎何太急!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