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风丨阴澍雨:诗意的绘画

subtitle 私享艺术08-03 10:54 跟贴 2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阴澍雨丨Yin Shuyu

1974年生,河北霸州人。1994年毕业于河北轻工业学校陶瓷美术专业;2000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中国画系花鸟画专业,获学士学位;2005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系,获硕士学位;2011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造型艺术研究所,获博士学位。现为中国艺术研究院副研究员,《美术观察》栏目主持,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Yin Shuyu

Born in 1974, a native of Bazhou, Hebei. He graduated from Hebei Light Industry School with a major in ceramic art in 1994; graduated from the Chinese Painting Department of China Academy of Art with a bachelor's degree in 2000; graduated from the Central Academy of Fine Arts with a master's degree in 2005; graduated from the Central Academy of Fine Arts in 2011 Art Institute, received a doctorate. He is currently an associate researcher of the China Academy of Art, the host of the "Art Observation" column, and a member of the Chinese Artists Association.

阴澍雨 樱桃 纸本水墨 130×65cm 2013

作为70后艺术家的代表,生于华北燕赵之地的阴澍雨曾负笈求学于南北两大美院,多年来一直坚持以艺术创作为先导,理论研究与教学实践互补共进。他坚守着中国画的正脉,秉承了明清以来的文人画传统,江南烟雨的温润,北国茂林的雄强都滋养了他。因此他的作品看似简淡疏率,实则精致典雅,每一笔都折射出劲健的笔力,散发着飘逸的墨彩。阴澍雨在写意花鸟画与当代文化价值语境的结合上,做了大量成功的探索,他的作品堪称是当代写意花鸟创作的范例,在传统的根基上表达出新时代的意趣。

阴澍雨 春雨组画 纸本水墨 134x40厘米 2014

在中国花鸟画坛,阴澍雨是近年备受瞩目的青年翘楚。其一路从学名校名师,学养传承交融南北风骨、刚柔并兼。他循主流正道研精究微,修习传统,画路作风端然雅正,并以领悟深透的“写意精神”切实践行“在继承中创造”。其创新进取之得,尤见于那些未入古典谱式却以纯正笔法从容写来的山花野草。他个性鲜明的写意花鸟画作,笔致参差快畅,墨色清新和润,一招一式既扣合丹青文脉又透着用心感悟的盎然生机,以至格度雍容雅逸、意趣简淡明澈、兴味悠长隽永。

——吕品田 (中国艺术研究院常务副院长)

节选自《中国美术馆青年艺术家收藏展推荐辞》

阴澍雨 茴香 纸本水墨 69x46厘米 2016

阴澍雨 高冠大如斗 纸本水墨 57×48厘米 2017

阴澍雨的专业基础比较全面扎实,尤其是理论与实践的结合,以及各方面的综合素养做得都不错。宋元的传统是他一个很重要的基础,然后就是明清以来写意画传统。这个传统的发展受到诗、书、画、印合流的影响,澍雨在这些综合素质方面都比较重视。对于历代中国画,尤其是花鸟画的笔墨结构的演变,他做过一些细致研究,这个研究对他来说非常重要。对于自己如何把握技与道的关系,如何把这个眼中之竹变成胸中之竹,他是有具体的手段和具体的法则指导自己去做的。所以说他的写生,你一看,既有生活、大自然的生动,又从对象当中找到了传统的理法作为支撑,能处理好一些规范的技法和实际景物的关系,这个是非常重要的,是非常具体化的,而不是空的。我觉得能够在澍雨的画上看出传统笔墨的严谨、到位,就像苏东坡所说“始知真放本精微”,那么这个“真放”与“精微”的关系实际上是中国画写意精神的一个核心思想。

张立辰(中央美术学院教授)

节选自《“一雨成秋——李一、阴澍雨书画展座谈会”纪要》

阴澍雨 沂山风物组画 纸本水墨 57×47cm 2015 -2017

阴澍雨 沂山风物组画 纸本水墨 57×47cm 2015 -2017

澍雨的画是基于书法的原理,他是以笔法来带动墨法的。我们看他的画,写意的尺度掌握得非常合适,就是他所有墨色的变化都是在可控的范围内,而这个可控就是他那个书法的笔迹性的、轨迹性的表现,他从来不做过多的所谓过于率意的,笔法之外的墨色呈现。澍雨的花鸟画也是一种内美的体现,他不强调外在的形式,虽然他有大幅的,但是他那种作风的朴实、那种严谨都能够体现出一种内美的风格。

牛克诚(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所长)

节选自《“一雨成秋——李一、阴澍雨书画展座谈会”纪要》

阴澍雨 潍县萝卜 70×47厘米 纸本水墨 2017

阴澍雨 新秋露早 80 x46厘米 纸本水墨 2017

阴澍雨更将写生的触须伸向日常的生活,由此进一步扩大了写生的范畴,并在平静如水的画面氛围中,娓娓传达出某种安宁舒缓的诗意情愫。还有一些作品则更具意义,既反映出阴澍雨从“眼中的自然”到“胸中的自然”的转化过程,也反映出画家从“胸中自然”落实为“笔底自然”的纯化提升。这些作品已非停留于花鸟外在形貌表述的层面,而是跳出古今诸家的拘囿,从构图、章法、笔墨等诸多层面上探究花鸟画艺术的形式变革和观念转型,并立基于个性化的方式,去实现“空间”、“开阖”、“虚实”、“气息”等概念上的新知生成,由此而具有了更多的现代构成性的意味,部分地结构出个人性的语言与形式。

——赵 力(中央美术学院教授)

节选自《一花一世界 一沙一天堂——评阴澍雨的花鸟画创作》

阴澍雨 佳味 纸本水墨 57×48厘米 2017

阴澍雨 夜半虫鸣集 纸本水墨 29×21厘米 2018

阴澍雨的绘画是诗意的绘画,也是“写心”的绘画。阴澍雨是张立辰先生的高足,他的诗书画修养也非常深厚。苏东坡说,“诗画本一律,天工与清新”。李公麟他自称“吾为画,如骚人赋诗,吟咏情性而已”。这和孙过庭的论书的观点是接近的。石涛说:“夫画者,从于心者也。”张庚说:“画与书一源,亦心画也。”都把绘画归结为“写心”的艺术。我觉得阴澍雨把握了这一点,他的绘画也是写他的心灵的,他的画迹也是他的心境。澍雨的画就像苏轼讲的“天工与清新”,“天工”就是自然,自然清新、格调高雅。而且他的笔墨本身就有诗的韵味,我觉得只要把握着这个“写心”的精神,还有相应的笔墨技法,即使不在画面上题诗,也可能富有诗的韵味。如果说缺乏“写心”的精神和相应的技法,即使在画面题诗,也不会产生诗的联想。李一的书法和阴澍雨的绘画组合在一起,可以说是珠联璧合、锦上添花,而且都是“写心”的艺术。

——王镛(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中华书画家》主编)

节选自《“一雨成秋——李一、阴澍雨书画展座谈会”纪要》

阴澍雨 夜半虫鸣集 纸本水墨 29×21厘米 2018

阴澍雨 春荫 70×35cm 纸本水墨 2020年

因有感于世纪性的墨戏类文人画泛滥,画家专业能力减弱,张大千曾倡导“画家之画”:“作为一个绘画专业者,要忠实于艺术,不能妄图名利;不应只学‘文人画’的墨戏,而要学‘画家之画’,打下各方面的扎实功底。首先须具有书法功力,才善于掌握骨法用笔,这是中国画的基础”。以澍雨绘画之追求论,他的对宋代院画的研习,他的书法功底,他对写意画的继承从林良入手,再结合陈淳而创造,应当在“画家之画”与学人之画中创造自我的境界。澍雨之画,既可展示大千造化造物之“生”,亦可呈现笔墨之变人工之奇;既可破流行写意之陈旧套路,亦可树自我标高之个性风格。澍雨集中国传统绘画文院之长,舍戾行之短而自出手眼,为正在探索前路的水墨写意绘画开启了有益的启示。

——林木(四川大学教授 中国美术家协会理论委员会委员)

节选《集文院之长,舍戾行之短——阴澍雨写意花鸟之独特探索》

阴澍雨 生意 70×35cm 纸本水墨 2020年

阴澍雨 霜晚 70×35cm 纸本水墨 2020年

澍雨君研艺理,精绘事,于画之源流深有研究,知其然更知其所以然,论文为学界推重。其创作笔墨精到、色彩合谐、意态从容、格调典雅,亦为同道称赞也。今观其箑扇扇新作,于各式扇形画暗香疏影、和露临风、清晖映竹、东篱黄菊、凌波仙子、国色拥翠、秋蛾夏蝶、山花草虫,下笔跃然纸上,可谓千姿百态,引人入胜。笔情墨趣,悦目赏心,真快我心矣哉!澍雨君年富力强,持艺舟之双楫,承传统之正脉,以一己之感悟,写时代之新篇,可嘉可佩,前途无量也。

——李一(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 美术观察主编)

节选自《澍雨箑扇序》

阴澍雨 相语 70×35cm 纸本水墨 2020年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