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海滨:山高水长荷悠悠

subtitle TT雨涵08-03 06:24 跟贴 3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山高水长荷悠悠

文/江海滨

刚刚收到福建省美协与厦门美术馆主办的福建省第四届迎春画展作品集,徐里题词,发现艺友“李辉”的名字加了边框,感到意外纳闷,怎么回事是不是弄错了?经过打听组委会吴媚女史才知这是真的,今年四月心梗突发走了……也是刚刚谢稚柳夫人陈佩秋先生凌晨辞世的消息刚刚转发朋友圈,又偶知老友李辉58岁便不辞而别,难道这个美丽的世界你们都不愿久留了吗?!

每当一位艺术家逝去,人类的一些幻想也随之而逝。(--罗斯福),58岁的年华对于一个艺术家来说是黄金时期,而对于一个有赫赫成就的艺术大家来说那是比黄金还要精贵的年华,当代著名艺术大家,福建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闽东画院院长李辉先生的离世犹如一颗石头滑过平静的湖面,在这沉寂的非常时期顿时欣起了重重浪花,艺术圈也砸开了锅了,大家惊讶,惋惜,不敢相信,也不能相信,可这是真的。为什么每当听到有人离世心情总是不好,因为活着必定会有强烈的感知,怀着无比沉痛的心情,连画笔也沉重了,一天的光景也就在这样的心境中度过。想着自己习惯闭门,也不关心窗外之事,微信朋友群也很少露脸,在熟悉而又陌生的朋友圈里依然我行我素,但是在我的心里依然记得,在他短暂的一生中创作了许多具有突破性的作品,引领着闽东一浪又一浪追赶艺术的人们,李辉先生的离世,是闽东以及福建乃至中国艺术界的一大损失。生命短暂,艺术长存。

--菊影

李辉作为一位专业的中国画家,对笔墨有着深刻的理解和思考,尤其在花鸟科系人人都喜爱荷花物象的世界里,表现的尤为淋漓尽致:从墨与墨缝隙里寻找话语权,寻找意象与物景间互相摩擦,互相俯昂,起承;寻找大黑大白之间的中国画哲理形成的一幅又一幅从内心泛起的一塘池水中朝向风的信仰。这样的作品显然来源于李辉多年来探究笔与墨的倾斜度:百厌其烦又孜孜不倦。

一一岸子

以上是一个微平台在李辉去世之际发出的两位艺评者写给李辉的文字,读后不禁动容。

李辉,政府特殊津贴专家,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福建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福建省花鸟画学会副主席,福建省画院特聘画师,河北美术学院李辉工作室导师。作品曾获第十六届国际造型艺术家代表大会美术特展铜奖,99迎澳门回归中国画大展铜奖,首届中国重彩画大展优秀奖,首届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精品展优秀奖,第四届福建青年美展一等奖。并先后入选第一二三六七届中国美协会员精品展。多幅精品被中国驻新加坡大使馆、中国驻匈牙利大使馆、保加利亚驻华大使馆、乌克兰驻华大使馆、中国美术馆、人民大会堂、中央党校、台湾台塑企业集团等收藏陈列。2006、2010年二次应邀赴台湾进行艺术交流,2010应邀赴新加坡艺术交流,2011年应邀赴欧洲进行学术交流,2014年应邀赴马来西亚举办画展及艺术交流。

十多年前笔墨因缘际会,闽东宁德李辉先生寄赠《李辉水墨艺术》等新著让我一见如故一见钟情,其中山东美术出版社出版《李辉欧洲写生》收入他2011年应邀去法国、意大利、瑞士、梵蒂冈等国交流采风速写作品50幅,格外有他不一样的领略和笔调,而他那诱人的写意荷花也令人心仪。想来出彩的艺术都有一种摄人心魄的魔幻力量,可以穿越时空渗透作者并征服观者的心灵,哪怕彼此间萍水相逢,依旧可以牵系彼此的情感链接。

艺无涯。探索者往往为之付诸毕生年华未必能在艺术圣殿找到它的彼岸,但在这茫茫求索履途中充满着人生哲理和无限风景。李辉便是艺术的旅行者苦行者,他先后在工厂、企事业单位、新闻文化单位工作过,绘画一直陪伴他人生数十年风风雨雨,作品再现本相的同时注重精神表现,这种“表现”即是他特有的灵魂气质,一种与生俱来的灵性与后天养成的感性,流露在他的笔下则是一种哲理品味,一种神秘而悲壮、寂寞而失落的象征寓意。博观约取、厚积薄发,对于成就一个艺术家是极其必要的。李辉起初广泛涉足花鸟、人物、山水、书法、写意、工笔兼攻,随着阅历地加深和理念地积淀,渐渐摆脱艺术的困惑与生命的渺茫,对于传统的墨守皈依还是批判继承的问题上反复思量,一方面扎根传统的厚重经典,一方面深入现实的文化情境,终于寻觅到一条极具个性的创作风格与形式语言——水墨山水与写意荷花,一条契合传统、时代与自我的专精步履。

李辉是勇于探索并富于创新精神的学者型艺术家,他的画均可视为他思想出入尘世的写照与结晶。他热爱于写实却又不耐烦写实,想画得细腻又不屑于细腻,他也曾素写学院派清雅盎然的工笔女人体,也曾勾绘删繁就简的逸趣花鸟,但这一切都没有他画那些笔墨分明、厚重沉着而不舍弃斑斓色彩的写意来得痛快。正如他笔下的荷采取赭石基调,移用山水画表现丛林山石的皴法手段,以表现山水逸趣手法来呈现荷塘之境,打破人们对于传统荷花的审美感受,他的“荷塘意识”富有强烈的个性图式,具有古典山水“满、密、实、幽”的特征,荷叶赋予山石的质感与气势,洁白莲花如朵朵行云,空间融洽隐现的青绿,低垂的荷叶拂过沉郁的忧淡,率直地表露画者内心的自然心绪,这实际上正是一种真实味道和笔墨语境,一种直抒胸臆的心境。重要的是他不局限于通过有形与无形、无为之为的荷花载体流露情感,更以出世意识融冶并美化入世情怀。荷茎的挺拔劲健正暗示着画家不为人关注的另一面人生秘密,透过开满莲花的月亮可以看见璀璨明媚的佛光,赋予生命清凉的淳质和欢喜的精神。

李辉借他山之石探索自己的清荷图式,转换的不仅是语言层面,依附在山水语言之内的那种幽密、恬淡、辽阔、深厚、甚至于气象万千的氛境,也都被转换到莲荷肌骨冰心的审美创作中,人生的追求与艺术追求始终是多个层面上的共同推进,感知心灵的梦想超越,现实矛盾反差真切地在画中得以宣泄抚慰,这委实在其它荷花中难以体验到空明澄净的理想境界。也正是李辉之所以回归故里种植婆娑一片莲塘的心愿和动力,晚秋萧瑟,宁夏氤氲,由此可拓展豁达悠远的情愫,唤回生活最亲近最深沉的艺术美盛,当然这些荷花也就必然融注了李辉的生命意识、审美理念与人性品格。多年来,李辉远走北国南疆,顶礼奇伟瑰观,饱览毓秀钟灵,使其拥有更多元的视野切入所涉笔的对象,拓展活跃了他创作思维的自由时空。李辉山水大凡构图丰满静穆,常以赭石为主调,兼及淋漓畅快的色、墨、水的互渗交融,山石肌理的流逸显现激情澎湃的“动”感,厚重而不乏灵逸。显然,李辉是深入上溯过宋元明文人画南北宗的笔墨技法与谨严解构,汲取了黄宾虹浑厚华滋的参差浪漫及黄秋园茂密温润的流落自然,并注入现代审美的鲜活元素与布局技法。

金石开认为花鸟生命和宇宙自然是融为一体的。对自然“触景生情”“借景抒情”是人类共有的情愫,“触景”也好“借景”也罢,都是手段,“生情”才是目的,这一过程实质上是以“我”提升并生成“心造之境”的过程。于绘画者来说已不独为“状物”,而是在“言志、寄情、示气”,是自然与心灵相融合、相生发、相升华的精神创造。李辉《夏花如梦》《秋雨惊梦》《新雨带秋凉》等宏大巨制花鸟画,以百荷千叶高妙天成的图像组合,禽鸟争鸣臻善尽美的真实存在,透射出烟波浩渺的自然氤氲,就仿佛时光在那生机盎然的一刻倏然停滞,是繁复通透澄怀观道的美妙瞬间。静对犹如听无音之乐,读无字之书,感受文化浸润、提升自身修养,感受形式美形而上的滋养。大自然给了李辉灵感,他的作品让我们看到生命家园里的灿烂与辉煌;他以60后画家的生活意趣和思想眼界去阐释、构建着自己灵动鲜活、层次丰富、奇姿卓卓的艺术语言。以心绪去演绎自然的无限性和丰富性,把时间与空间在瞬间给予凝定,在喧嚣的现实中建立宁静的精神制高点。画面空间中充满的是心象符号,洋溢着气韵高古的追求,它们是可视的,又是难以捕捉的,它们是具体的,却又是抽象的,既具哲学的冷峻性,又具禅学的自由性。它们所表现的不是自然的物质性和真实性,而是自然在画家精神中的映象和心绪的折射;因此,尽管笔墨婉转起伏、跌宕有序,均不是线性思维方式的因果展示,它们表达的是远离了逻辑关系引力后的自由书写;是在感性的九曲十折与理性的静观物态之间建立起的淋漓酣畅。

《中国美术》总编徐恩存说李辉画荷脱去艳俗与浮华,追求内在精神品格,强调以“始于造化”所启迪的,对永恒结构魅力的追求;因而,笔下的荷花意象,缘于造化,却非逼真表达,而是将其转换为心象,成为心灵意绪的载体,再以氤氲、率意的笔墨形式给以表现。

美术评论家尚辉说:“李辉的学术影响无疑在清荷图式的个性整合上,但他同时也研习着山水画。他的山水画,讲究大块虚实对比,色墨并用,水色互渗,其意趣恰似花鸟画的同化。但实际上,他在形成这种山水风貌之前,曾深入地探寻元明文人的笔法脉络,他对于秀润幽深笔墨的沾染,都一一呈现在他的花鸟用笔之中,或者说,在他并举的山水与花鸟两大谱系里,一直进行着笔法与审美意趣双向互换的尝试,是山水的构成修正了他的花鸟图式。作为六十年代出生画家,在其最终走上专业创作道路之前历经磨练,但他和他这一代人在总体精神趋势上是关注现实,甚至是满怀激情地拥抱现世的。这就是决定李辉的荷花在文化视点上和文人荷花作为遁世清高、孤芳自赏象征的巨大区别,这就决定了李辉在传统花鸟画的现代转换中追索视觉个性的自觉意识,是入世情怀,最终决定了他审美视点的转移。六十年代出生的画家,更加强烈地感到大众文化对于精英文化的解构,甚至于他们本身就是传统文化的解构者和传统文化的现代阐释者。李辉的个案,正这是这其中一种解构与阐释的环扣。”

福建美协主席王来文谈及艺术对于人的目的在于让它再现外物世界并寻回自我,但是丹青浮名,李辉兄则以梦蝶视之,故能不受肉眼相看,是为禅心不老。

中国美协书记徐里在《李辉欧洲写生》序言中说:“李辉兄是我在福建工作期间结识的好友,他为人坦率、真诚,言语不多,但多有独见。也许是其性格与修养使然,他的国画创作也总隐含一种率真与自我……2011年秋,他应邀参加中国美术名家‘中国画画世界‘国际美术交流活动,再次踏上欧洲这片土地,先后到访法国意大利瑞士梵蒂冈等国,进行为期半个多月的采风写生和艺术交流。作为一个东方艺术家踏上地球西端的土地,领略迥然不同于故乡的风土人情,其内心的震撼是自然的,其作品的艺术感受也是独特的。随着他的目光,我们似乎也来到了欧洲,进入了古老的教堂,感受着盛世罗马的遗风,一同领略阿尔卑斯山的宁静和雄壮,一同品味威尼斯水城的典雅与浪漫……这些作品无疑为我们提供了观察多元文化的另一个视角。这是一段跨越国界的采风之旅,阐释着一个东方艺术家的敏锐感受与独特见解。李辉兄的欧洲写生作品是他在行程紧凑的旅途中‘身到、眼到、心到、手到‘不假思索的信手拈来之作。虽笔调即兴,但耐人品味,在即兴中散发出一种朴拙凝练的艺道,隐隐约约地深藏着再创作的独特魅力。这些欧洲写生作品在表现画家挥洒自如的才情的同时,依旧可以看出他一贯严谨地创作态度和求变求新的艺道风格,耐人咀嚼,没有丝毫的做作和漂浮。古人云‘搜尽奇峰打草稿‘,李辉兄喜欢出游,饱览大江南北,名川大山,足迹遍及亚洲、欧洲、非洲等,凡到过的地方总会留下一些眷恋……”

是的,作为六十年代走来的画家,李辉历经磨炼终于走上专业创作道路。他以超脱的出世理想与意趣来反观拥抱入世的激情,是积极达观而独特勇猛的,他习惯将悲壮地略带艰涩的感知溶到艺术体验中去。不论花鸟还是山水,李辉的作品均富有自然风韵和 生活诗情,格调清逸而思维多变,通融笔墨与自然、传统与时代、民族与自我,更多的是一种含蓄深沉的艺术本色和真淳素朴的艺术美感,充分调动水墨技法和艺术表现形式,灵活运用黑白、动静、刚柔、聚散、虚实等技法呼应映射,把握对形象的状物表意和对意境气氛的营造,为抒情而写意,为写意而抒情,从而使人们能够从其作品的画面中领略其艺术内蕴和生命张力……

闽山积雨家国情,水墨襟怀月荷听。

赭石一路花青梦,素色初心鼓浪清。

这是两年前笔者作为友人在李辉当选福建美协副主席时题贺拙句,今天才偶知迟来的李辉早已远行的消息,只能凝神端午时节非同寻常的庚子春夏,疫情和洪涛再一次洗礼我们时代的美丽家园,忍不住还是再拼凑不计格律的七言绝句遥寄李辉,但愿有朝一日相聚时候也能罚酒三杯“走得这么焦急真不够朋友”——

宁德风月荷无边,云为诗留山水间。

落霞孤鹜夕辉在,鼓浪笙笙应长天。

江海滨于皖南新安艺舫

2018.7.14初稿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