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望实现了!女孩与“萌凶”医生隔空再相见

subtitle 环球网资讯08-02 08:22 跟贴 5 条

来源:央视新闻

还记得“火神山女孩”阿念吗?

疫情期间,为了照顾外婆

她从方舱医院转到了火神山医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陪伴外婆的日子里

阿念记录下了医护人员

照顾她们祖孙的点滴


治愈出院后

阿念曾拍摄视频送别医护人员

她说

自己都不知道救命恩人长什么样

但期待有一天能与他们再次重逢

“希望有一天我们摘下口罩

在大街上重新遇见

重新认识彼此

一起吃饭聊聊天”

8月1日

央视《相对论》 的特别节目中

阿念的心愿实现了

与“萌凶”医生再相逢

“他其实更像我身边的长辈”

在火神山医院时,专家组副组长毛青曾“批评”过阿念的外婆,“命令”她好好吃饭,并专门叮嘱阿念照顾好外婆。一番话让阿念深受感动,连声答应“好好好”。


这次远程重逢,阿念知道毛医生又要念叨她什么。

记者: 阿念最近身体还好吗?
阿念: 比之前好很多,现在就是失眠。
记者: 曾经负责医治过阿念的毛医生再给诊断一下,阿念现在需要注意什么吗?
毛青: 正常生活。
阿念: 我都知道毛主任要说啥。我在火神山还是一个病人的时候,毛主任就说:好好吃,好好喝,多吃鸡蛋,多喝牛奶。

拍摄视频时,阿念曾称毛医生是“萌凶萌凶”的医生。现在再回想起来,阿念说,其实毛医生更像亲人。
阿念: 毛主任之前看到的我,都是躺在病床上的。有一次当我从病房里走出来,毛主任惊讶地说“这么小的个子,是不是没有好好吃饭啊!”那一刻,我觉得他特别像我身边的亲人。
毛青: 她个子太小了,我觉得她又要照顾人,自己又有病。我就担心她能不能照顾好自己和外婆,会不会被累垮,有点心疼她。

谈到自己的心愿时,镜头前一直笑着的阿念忍不住落泪了。
阿念: 希望全家身体健康。其实确诊那一天开始就会感觉到,死亡是随时笼罩在身边的,能够痊愈就已经很好了。也希望得这个病的人越来越少,因为我真的觉得一路还挺辛苦的,不希望更多的人受这种苦。
同时,她也希望医生们保重身体。
阿念: 我知道大家都是“久经沙场”,去过很多地方,医治过很多人,希望你们在治病救人的时候也注意自己的身体健康,会有很多人关心和关注着你们,特别感谢你们。
军人比想象中更温柔
未来想和军医们约火锅
连线结束后,阿念写了一篇随笔。她说,连线的四位军医中,毛青医生比较熟悉,仲月霞护士长也曾在火神山见过。令她意外的是,未曾谋面的李楠医生对她印象深刻,看起来体格比较壮的李文放医生也一直在屏幕右下角投以慈爱的眼神。

阿念说,在她的印象中,军人曾是一板一眼的。但到达火神山医院之后,护士笑眯眯地迎上来,帮忙接过她手中的行李时,她就发现,他们比想象中还要温柔许多。
她期待着以后去全国各地,和军医们约又麻又辣的火锅,听他们讲讲多年经历和故事,自己也顺便炫耀一下现状:“你看我现在都好了,肠胃倍儿棒,这么辣的火锅,我都一点问题没有呢。”
(滑动查看全文)
编导通知我和军医连线的时候,赶紧换上了一个军绿色的衣服。最近刚剪了个比较难看的短发,一直躲避着,不太想出镜,然而今天又是难得的机会。
今天是和四位军医一起同框连线,毛青主任是比较熟悉了,护理部的护士长仲月霞也曾在火神山见过,另外两位军医此前未曾谋面。听编导说到李楠医生,和我未曾见过却对我印象深刻,当时不知道会和她同框,感动,转告编导替我说声“谢谢关心”。
在火神山也经历过这样的情况,那时候我还是发文或视频。突然某天开始,在走廊上倒热水时,看到有护士正在刷我发的视频,之后也有护士叫出了我的网名。有护士害羞地问,“可不可以加你的微信?”我的微信有什么不能加的,他们都是来奔赴一线救死扶伤的人,这么一问,让我还挺不好意思的。
有护士告诉我,“你的故事在我们之间流传开了,大家都很喜欢你”。觉得很荣幸,大概在我不知道的地方,我在被关心着。就像今天和李楠医生连线的时候,李医生叮嘱着我,“一定要把你的故事让更多的人知道,让大家受到鼓舞”。这是我第一次见到李医生,可我能感受到她对我的关爱,受宠若惊。
其实和他们救治无数病患相比,我也没做什么。然而,大多数军医却是那么默默无闻,所以我总想让更多人看到些他们的日常。
我经常看到一个女护士胸前写着“小六加油”,这让我有些好奇。直到有一天,有护士说,“小六”是她儿子,才七岁。在来抗“疫”的这段时间,她儿子突发阑尾炎,而且穿孔了。手术后高烧不退,20天后终于出院了,结果又肠梗阻了。这位护士强忍着悲痛,每天坚持来红区上班,连小组长都不知道这件事。她说:每个小组就这么几个人,不想影响大家。大家都特别辛苦!所以她每每上班就默默为儿子加油“小六加油”。
大概这样的事情不是唯一的。援鄂的医护们,总会在自己的防护服上写各种文字。有时候是名字,希望一起工作的伙伴,在“全副武装”状态下能认出自己,有时候也有各种心愿。
我在确诊当天,有过写遗书的想法。所以也会揣测着,写下心愿的这些医护,除了做自我鼓励之外,会不会也抱着“担心有遗憾”的想法,去写下这些心愿。毕竟在和死神争夺抢人的时候,自己的生命安全也暴露在危险之中。
我看到过一个视频,一位护士的母亲离世,她却依然需要坚守自己的岗位,这位护士一边大哭,一边向着母亲的方向鞠躬。在火神山的时候,我也听到过令我痛心的消息。一位医生的父亲病危,她慌忙用手机视频教急救知识,然而仍未能赶上见父亲最后一面。这个医生在ICU工作,外婆转去ICU之后,她曾帮忙抽空让我看了外婆几分钟。那一晚,我尤为痛心。满心想着为什么,她救了那么多人,可救不回自己的父亲。
我一直不太喜欢把医护过于神话,因为这样可能会把他们的奉献和牺牲当做一件理所应当的事情。然而,他们除了医生和护士这个身份之外,可能也是年幼孩子的父母、是一家之主、是父母唯一的孩子......
这也是我第一次接触这么多军医。我爸曾当过兵,对我的教育是各种守规矩,诸如“站有站相,坐有坐相”之类。我印象中的军人就是那么一板一眼,然后,在我到达火神山之后,护士周燕笑眯眯的迎上来,帮忙接过我手中的行李时,我就发现,除了规矩之外,他们比我想象中还要温柔更多。
今天的连线中,看起来体格比较壮的李文放医生,一直在屏幕右下角投以慈爱的眼神。我在连线结束之后打开直播,听到主持人说,李医生又哭了,是有些反差萌的。这个皮肤黝黑、看起来历经了不少的男医生,在谈及军医或者疫情时,忍不住一而再再而三地真情流露了。
大概都是用军人身份铠甲包裹着柔软的内心吧,已经憋了太久太多的泪水,在火神山怕泪水打湿了口罩,如今都一览无余了。
毛青主任也是,我微信上问,“等我写的书出版了寄给您,您敢打开看吗?”毛主任回复我,确实比较犹豫,他也担心自己会落泪。已在不少战场上经历了太多,然而未被麻痹的内心,依旧会为自己的病人痛惜、感伤,珍惜着每个生命。
我用视频记录过毛青主任,也开玩笑说毛主任是个“萌凶萌凶”的人。有人好奇我看起来挺“莽”的,不怕毛主任。确实和医生相比,毛青主任很多时候更像个远房亲戚长辈。今天的连线中,我提到第一次走出病房见到毛主任的时候。他说,“原来你个子这么小啊,肯定是不好好吃饭!”我吐槽,毛主任这话多像一个爱逗小孩儿的讨厌亲戚!
然而毛主任的反应,确实让我有点意外的。“我只是想着这么小只的一个,又要照顾病人,又要照顾自己。会不会有危险?会不会把自己累垮? 比较心疼这孩子。”本来我还想着,会不会和毛主任顶顶嘴怼几句,突然这么温情的回答,我突然语塞了,缓了缓才说,“熬过去了,就好了。”
这是我人生中一段特别的时间,但对这些军医们来说,不是唯一一段战斗的时间。
那段时光,我们熬过去了,挺不容易的。
编导和主持人说,以后会以别的形式相见,这次就是了。但我觉得,应该不会是最后一次,以后还想能去全国各地见他们。我已经想好了,要约个火锅,又麻又辣那种。我作为一个写作者,听着军医们讲讲多年经历和故事,自己也顺便炫耀一下现状,“你看我现在都好了,肠胃倍儿棒,这么辣的火锅,我都一点问题没有呢。”
这会是完美的再相遇。
摘下口罩
让我们重新认识一次
像阿念一样
许多人只见过医护人员
模糊在“战袍”之下的身影
那时,他们是防护服上的一个个名字
如今,他们摘下口罩
与大家重新相识

白衣执甲 无畏生死
致敬!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