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立法会换届选举延期一年,林郑月娥:投票将带来“几何级”感染风险

subtitle 环球网资讯08-01 06:57 跟贴 767 条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在昨日18时召开的记者会上,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宣布,为保障公共安全和市民健康,将原定于今年9月6日举行的立法会换届选举推迟一年,至明年9月5日投票。“这是抗疫7个月以来做出的最艰难决定。”林郑表示,现在是香港疫情自今年1月以来最严峻的时候,大暴发的风险与日俱增,而立法会选举投票将给数百万选民带来“几何级”感染风险。7月31日,香港新冠肺炎新增确诊病例连续第十天破百,防疫工作正处在非常紧迫的节点。中央人民政府7月31日表示,支持行政长官会同行政会议基于公众利益和香港实际情况,依法作出将立法会选举推迟一年的决定。国务院港澳办、香港中联办同一天也发表声明,强调这项决定合理合法。部分香港反对派人士跳出来,用“选不赢所以踢翻桌子”等无稽之谈攻击特区政府。“他们只顾个人利益,漠视更多市民的生命安全,极不负责任。”香港立法会前议员叶国谦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

防疫处在“非常紧迫的节点”

据香港01网站7月31日报道,林郑月娥在记者会上表示,立法会选举有其独特性,是香港规模最大的选举,涉及440万登记选民、70个议席、615个投票站、3.4万相关人员。本次选举预计有较高投票率,很多票站将无法按照卫生防疫中心要求,实施至少1米的社交距离。“选举事务处估计,30.9%票站需服务4000至8000名选民,而另外45.5%票站更需服务8000至1.5万名选民。”林郑说,选管会认为这么多选民投票将带来“几何级”的感染风险。她援引一项统计数据说,截至7月中旬,至少68个国家和地区因疫情推后选举,包括英国。

除了涉大量人群聚集,林郑月娥列举出的延期理由还包括,拉票活动受限、存在技术困难、大量身处内地的香港人现在没办法回来行使投票权等。香港立法会财务委员会主席陈建波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如果强行推进选举,难以做到公平公正。

林郑月娥表示,之所以把选举推后的时间定为一年,是因为新一波疫情很有可能持续较长时间,之后社会或再需数周复原,年底也极有可能出现冬季暴发。而立法会有多项实质职能,把选举延期一年,可避免妨碍立法会年度议事周期和选举周期。她强调,延期的决定是考虑公众安全,“完全无任何政治考虑,无考虑选情”。

据香港电台7月31日报道,香港当天新增121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新增死亡病例1例,其中本土新增病例118例,48例与亲友聚会有关。香港新冠肺炎病例累计3273例,死亡病例累计27例。香港卫生防护中心传染病处主任张竹君表示,每天新增病例中大约一半源头不明,“情况不理想”。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呼吸和危重症医学科主任王广发7月31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香港连续10天单日新增确诊病例破百,这意味着已发生持续性社区传播,防疫正处在非常紧迫的节点。一旦防控放松,将可能像一些错失“窗口期”的国家那样出现几万、几十万的病例,后果会非常严重。

“这实属无奈之举。”叶国谦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疫情形势严峻,选举工作和竞选拉票活动已无法正常进行,候选人的政治主张难以得到完整宣介,部分市民还可能因生命安全担忧而不敢出门投票。“只有在安全、从容、和平氛围中举行的选举,才更有利于未来的香港立法会履行基本法赋予的宪制责任。”全国港澳研究会理事田飞龙这样对《环球时报》记者说。

推迟选举衍生两大问题

根据香港《立法会条例》第44条,若在换届选举举行前,行政长官认为该选举相当可能受任何危害公众健康或安全的事故妨碍、干扰或严重影响,行政长官可指示选举延期。若投票推迟,行政长官必须指明一个日期举行选举,日期不得迟于14天。林郑月娥在昨日的记者会上表示,这次推迟一年的决定引用的是《紧急情况规例条例》。根据该条例,在行政长官会同行政会议认为属紧急情况或危害公安的情况时,行政长官会同行政会议可订立任何其认为合乎公众利益的规例。去年10月,香港根据《紧急情况规例条例》订立《禁止蒙面规例》。

值得注意的是,延后立法会选举将衍生两大问题:新一届70名议员任期是3年还是4年?立法会一年“真空期”该如何运作安排?根据《基本法》第69条,立法会除第一届任期为2年外,议员每届任期4年。

对于香港立法会选举推迟情况下如何处理立法机关空缺的问题,中央人民政府7月31日表示,将依法提请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作出决定。香港《东方日报》称,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一次会议将于8月8日至11日在北京举行。最后一天会议有可能敲定推迟立法会选举的衍生问题。叶国谦建议,可考虑成立“看守议会”,以维持行政立法机关有限运作,包括听取特首宣读一年一度施政报告、审议财政预算案等紧急事宜。

香港《星岛日报》7月31日报道称,黄之锋等12名参选人在7月30日被取消资格,有人不解,为何要在已经决定推迟选举的情况下“多此一举”?了解情况的人士分析说,中联办在声明中一句“无规矩不成方圆”道出其中的关键,政府要通过取消资格一事向反对派亮出中央红线。这条红线现在不亮出来,一年后也要亮出来;现在亮出来,让香港社会、特别是反对派更早弄清楚自己的定位。7月31日,香港律政司司长郑若骅确认,早前被取消提名资格的参选人,明年选举时仍有机会再次报名,届时由选举主任再就提名是否有效进行检视。

部分反对派人士的自私心态暴露无遗

立法会选举延期的消息早前经港媒透露后,引发部分香港反对派人士的不满。有反对派声称,这是特区政府和建制派在“输打赢要”,用疫情破坏宪制、剥夺港人的投票权。22名民主派议员周五发表联合声明,反对推迟选举。“反对派的负面反应在意料之中。”陈建波对《环球时报》记者说,“这充分反映出他们急于夺权揽炒、不理会香港百姓死活的自私心态。”叶国谦告诉记者,“输打赢要”“选不赢所以踢翻桌子”等说法纯属无稽之谈,“市民现在支持谁,一年后的选择也未必会有分别。有意参选的人士也可利用这段时间,巩固市民对你的支持”。

多名本届立法会选举参选人支持特区政府的决定。参选人陈志豪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自报名以来,他和团队成员一直积极备战,通过不同渠道开展宣传,团队对9月的选情有信心,“不过,我们和大多数香港市民一样,非常关注疫情,忧虑选举宣传和投票会引发病毒进一步扩散,所以我对政府的决定是支持的”。参选立法会功能界别教育界议席的香港教育工作者联会副主席邓飞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其他事务都要为公共卫生安全让位,“经济民生都会被迫牺牲一些,何况一些个人政治活动?”

香港《亚洲周刊》最新一期文章说,无论立法会选举何时举行,香港国安法的作用都要被发挥出来,让香港拥有新的法源,对“港独”势力予以致命一击,击破“港独”的罩门,防止分离主义分子混入立法会,拖累政府的有效施政。如今国安法对于那些长期以来大摇大摆推动“港独”的政客而言是一面照妖镜,暴露了他们在政治上的真面目。

【环球时报记者凌德 白云怡 范凌志 张卉】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