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晋时代的奢靡之风:用人奶养猪,把厕所修的像会所!

subtitle 好玩的国学07-31 10:43 跟贴 5271 条

魏晋时代是中国人心灵发展史上最活跃的时期,也是思想最解放最自由的时期。其深层次原因还是生命朝不保夕的焦虑感。魏晋时代天灾人祸频发,受到社会大环境的影响,人们不再奢望生命的长度,而是去追求生命的质量。人们对美食、美酒、美色有着强烈的冲动,这些都是现实的可以触及的快乐,这就是活在当下的生命态度。

魏晋时代的财富,全都集中在豪门大户手中。有了钱,就可以尽情享乐。魏晋时代的有钱人享受生命有两种极端,一是越有钱越吝啬,他们享受生命的方式就是坐在家里数钱;另外一种就是极端的斗富极端享乐。斗富成为当时一种风尚,为了显示自己富可敌国,你想不出的招数,魏晋的富豪们都能想得出做得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现在土豪们那些斗富的招数,在魏晋富豪面前,简直是弱爆了。

用人奶喂养的猪。王济是晋文帝司马昭的女婿,他风流潇洒学富五车,玄学造诣深厚,是当时位于头部的顶级名士,更是富可敌国的富豪。当时京师的地皮很贵,但王济愣是在黄金地段买了一块地皮,作为跑马场。他用矮墙把跑马场围起来,这倒也稀松平常,问题是王济用铜钱穿在一起,绕了矮墙一圈,当时的人们称之为“金沟”。

晋武帝到王济家去吃饭,席间有一道蒸乳猪异常美味。晋武帝以前从来没吃过,就问王济,王济说这些猪都是用人奶养大的。晋武帝很不高兴,因为他作为皇帝都没有吃过这种用人奶喂大的猪。

千万钱买一片牛心烤着吃。王济与另外一个大富豪王恺的斗富更加刺激。王恺是晋武帝司马炎的舅舅,是皇亲国戚,自然有钱。王恺家里有一头珍贵无比的牛,名叫“八百里驳”,王济和王恺进行射箭比赛,如果王济赢了,就杀了牛当下酒菜;如果王恺赢了,王济就输给对方一千万贯的赌注。结果王济赢了,王济就吩咐下人说,快把那个牛杀了,取来牛心来吃。用千万贯钱的赌注就为一头牛,而且还杀了吃了,绝对是土豪。

看谁装修的豪华。作为皇亲国戚,王恺算得上是顶级富豪,但比起靠抢劫绑架发家的石崇还有差距。这两个富豪为了斗富,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王恺用糖膏和干饭来刷锅,用名贵的赤石膏来糊墙;石崇就用蜡烛来烧饭,用香料混合泥土来抹墙。王恺用紫色丝绸作面绿色绫罗做里,做成四十里屏障,人如弱柳扶风般摇曳在屏障里,宛若神仙,石崇干脆就做五十里,比皇帝的舅舅还要神仙。

王恺拿着皇帝外甥送给他两尺高的珊瑚向石崇炫耀,石崇看了一眼就把珊瑚打碎了,王恺心痛不已,石崇说我还给你更好的,结果他一下子拿出来三四尺高的六七株珊瑚,王恺输的体无完肤。

石崇家的厕所像会所。石崇家的厕所,不像厕所,简直就是会所。厕所里面有十几名美女伺候,客人来方便结束后,美女们就会送上一套新衣服穿上,搞的有的客人都不敢去上厕所。

最残酷的斗富是比谁杀的侍女多。王恺与石崇的斗富,最终演变为看谁杀的侍女多。王恺请大将军王敦吃饭,有女歌手吹笛走音,王恺就杀了女歌手,而王敦面色不变。石崇请王敦喝酒,美女敬酒王敦就是不喝,结果石崇连杀三名美女,王敦依然不喝,丞相王导责备王敦,王敦说他杀自己的人,关你什么事?

那么问题来了,斗富是人的劣根性,历朝都有,为何在魏晋时代特别明显?甚至在全社会形成了奢靡享乐之风呢?

首先,是生命朝不保夕的焦虑。既然生命短暂,既然不知道生命何时结束,那么何不及时行乐呢?白天不够那就“秉烛夜游”吧,毕竟生命如逆旅,如白驹过隙一去不返。

二是受到当时一本最为颓废的心灵鸡汤《列子》的影响。《列子》本是先秦著作,在魏晋时代已经失传,当时市面上流行的《列子》,大概是魏晋时代人的伪书,虽然是伪书,却也真实地反映了魏晋时代人的价值观。

《列子》中说,“不违自然所好”,人生有各种欲望,这是自然而然的,人要顺应自然,那么就不应该束缚人性,一切都应该随心而动。《列子》还认为万物都要死,人活着有贵贱之分,人死了就是腐骨一堆。好人坏人都一样,所以还是及时行乐,哪有功夫去理会死后的事情呢?

第三,《列子》认为,宁愿一朝一夕享乐而死,也不为百年千年以后的快乐而生。《列子》借用管仲的话说,心里怎么想、身体怎么快乐就去怎么做,遏制欲望的行为,都是愚蠢的,要是整天被拘束,就是活了百年千年,也没有意义。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