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波一生,苏轼终于大彻大悟:“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subtitle 老张侃诗词 07-25 12:53 跟贴 5 条

苏轼这一辈子很忙,因为他似乎总是在赶路。梳理他这一辈子的人生,似乎就没有他没去过的地方。凤翔、密州、徐州、惠州、湖州、儋州……更不必说给他留下最深刻记忆的黄州和杭州了。

这些几乎涵盖了这片大地的南方之地。岭南惠州实际上已经包含了今天的广东广西,而儋州之行,更是远离权力中心。他忙碌地一生奔走——虽然不见得是他自愿,却也都活出了属于自己的精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一别都门三改火,天涯踏尽红尘。依然一笑作春温。无波真古井,有节是秋筠。

惆怅孤帆连夜发,送行淡月微云。尊前不用翠眉颦。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这是宋代词人苏轼的《临江仙·送钱穆父》,写于公元1091年,当时苏轼已经54岁。年过半百的他,对于人生有了足够的思考,对于人生的残酷也有了无比清醒的认识。长恨此身非我有,但终究还是选择行走在路上,用脚步丈量人生。

这首词是一首送别之作,全文并无太多新意。上片写两人再次相聚,回顾之前的生活;后面则是写词人看到友人远去后的无奈。而正是在离别之后,苏轼内心怀揣着遗憾,道一声“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这句词的意思就是,人生是一个旅社,而苏轼也不过是其中一个匆匆行人而已。这是一个新奇的比喻,把人生说得很形象。旅社是一个固定的地方,在旅社度过的时间,似乎就是人的一生:你住进旅社,就意味着你踏上人生征程;你离开旅社,就意味着你结束了人生使命。

旅社是一个常见的概念,而且在送别当中也会时常提到。今天出远门,首先考虑的是晚上在哪里落脚,古人也是如此。苏轼送别的钱穆,晚上也是要住旅社的,自然也是需要提前打算的。而苏轼直接把这个概念引入到宋词之中,慨叹人生,很有韵味,也更形象。

宋词喜欢说理,叫做理趣之美。苏轼在不少宋词当中,都表达过对人生的感慨。在这里形容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在另外一首词中,也是写出了“人生如传舍,何处是吾乡”的宋词,同样蕴含哲理韵味。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