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这个乐队发新歌,吴青峰都说太好哭了

subtitle
淘漉音乐 2020-07-23 22:23

前几天,《乐队的夏天》第二季官宣了新的阵容名单,再次集结了最强的阵容,网友瞬间就“嗨”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去年这个时候,第一季《乐队的夏天》热播,从刚开始的质疑到后来的期待,大家惊奇的发现这个节目就像是为整个夏天量身定制的一般。

很多优秀的乐队展现在大家面前,有的个性张扬,有的直戳人心,有的让你说不上为什么,就是还莫名的挺喜欢。

比如旅行团乐队。

风中的你穿得很薄

是谁从你身旁走过

好想把你从身后捂热

却忘了你我隔着山河

在近几年看到他们上节目,总会以为这是一支新乐队。

因为乐队成员都看起来还像大男孩一样,丝毫没有年纪30岁的样子。

事实上,在有些名气之前,他们已经一起走过了15年。

主唱一蝉和键盘手韦伟是堂兄弟,住在同一个小区,模仿着迈克尔·杰克逊,听着黄家驹长大。

邻居大哥弹吉他很酷,他们就想办法买了吉他,开始组乐队。

借设备的时候遇到了吉他手子君。

柳州小城爱找朋友弹吉他的少年们,18岁时坐着绿皮火车来到北京追寻音乐梦想,听说过的、能找到地址的唱片公司,他们一家接着一家的投作品。

签约到公司后,加入了同样来自柳州的贝斯手小P,帮忙打鼓的北京男孩徐彪。

花团锦簇对他们来说在将近十年的时间内都是很遥远的事情,他们一直在一个小众的圈子里转,不温不火。

更可怕的是他们的技术和默契并不比别人差,还一直这样停滞多年。

他们兼职制作彩铃,为别的音乐人出专辑,就是等不到自己。

时间打磨着很多东西,不管是作品还是意志,亦或是年龄和心态。

当初的少年渐渐有了“变老”的概念,成家立业都成了寻常事,养家糊口也不得不考虑。

贝斯手小P提出退团的时候,那种打击如同五雷轰顶。

这些都被记录在他们的音乐里,《于是我不再唱歌》就在这样的情况下诞生。

再到后来,他们独立成立了工作室,开始面临更多棘手的问题。

这也给了他们思考的空间,那些问题和迷茫,需要去直面的、无法逃避的……不如就用音乐自救。

他们尝试不同的风格,打破摇滚界限,把真实的感触写到音乐作品里面去。

子君孩子出生的时候,在排练室里韦伟随手弹了《小龙人》开头的钢琴旋律,然后大家逐个,又把它变成了一首歌。

庆祝新的生命,也是鼓励自己前行。

如果没有经历,旅行团根本写不出那些作品,靠着作品走出低谷,然后再踏上新的征途。

新歌《红色的河》也是经历过低谷与繁华之后的呐喊。

在《乐队的夏天》第一季幕后,吴青峰说自己一直有听旅行团的歌,在旅行团参加综艺的过程中一度很担心他们的选歌和进程。

旅行团接受采访时谈起写歌还开玩笑说:不敢跟吴青峰约歌,因为太“贵”了。

“但是很想如果真的有这种可能的话,可以一起写一首歌,那应该是一件很棒的事情。”

这件事果然实现了,旅行团乐队与吴青峰合作发了首新歌。

吴青峰是这首作品的第一位听众,唱过后,他在没有标准解答的音乐中,得到了不可名状的安慰。

因为在经历许多事情之后,《红色的河》这首歌更像是五位音乐人故事的交织。

是写了这半生总还写错的副歌

是等了很久也还等不到而沉默

是黑色与红色总躲不掉的重合

是能燃烧河流与你我的野火

前奏的吉他和鼓声,能明显的感受到积蓄的力量,仿佛站在河流面前诉说。

那是能感知到情绪的河流,带着故事中的喜怒哀乐,渐渐的河流燃烧起来。

轻轻唱着:“好想把你从身后捂热,却忘了你我隔着山河……”

到了间奏的地方,在逐渐加快的细节中有河流湍急和水花拍打石头的律动。

副歌的合唱与其说是呐喊,更像是内心的嘶吼。

吴青峰衔接住的一个高音将歌曲带到高潮,瞬间开阔。

旅行团主唱一蝉的声音出来时,明明是安静的唱着,也逼的人快要掉眼泪。

红色的河是夜幕降临时繁华都市川流不息的车流,面对红色的这条河,可以感知生活匆匆,放慢脚步。

红色的河是太阳初升是那条红色的地平线,无论昨夜如何泣不成声,看到新的一天到来,还是得微笑着面对这条红色的河。

红色的河会一直流淌,或许此刻正流过身边,而你和我却并没有意识到。

面对红色的河,我们怀抱着只属于自己的心绪,可生命还是需要呐喊。

红色的河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不同的景色,但站在河流前的人,永远是少年。

与年岁无关,与经历无关。

吴青峰就是这样,即使时移世异,一直保持初心。

旅行团乐队四个已经三十而立的男人,在经历岁月打磨也依然保持着那份少年的心。

所以听旅行团乐队的歌,你会觉得自己就是歌声中的那个人。

他们的歌声总是温暖的,带着一点快乐却又需要你去发掘出来,带着一点伤感但又引导你发泄出来。

生活本就是一场旅行,旅行的途中就是生活。

旅行团乐队和想象中不太一样,做的事情也不太一样。

《乐队的夏天》结束之后,旅行团乐队得到了很多机会,又在这些机会中固执地做起了减法。

几乎是能不去的节目和通告就不去,在《天天向上》中,主持人汪涵问他们:会不会去参加《歌手》?

队长子君回答:“如果是认真的,我们就好好准备。”

主唱一蝉想了想,认真地说:“我觉得旅行团的主唱,是一个歌手”。

大概就是因为他们太特别了,就成为了《歌手·当打之年》节目组唯一邀请的乐队。

第一场奇袭赛,他们带来《永远都会在》,压倒性的取得了第一赛段的胜利。

之后的两首歌也都顺利获胜。

越来越多的人喜欢上旅行团乐队这四个大男孩,喜欢他们的音乐。

随着知名度增多,讽刺的声音也传来。

有人说旅行团的歌曲不伦不类不像摇滚,有人说他们只是想成名圈钱……

在他们心中,为了登上舞台闪耀的这一刻,他们等了太久,以至于每一首歌都承载着记忆和情感。

参加《歌手当打之年》的三首歌:《永远都会在》写在2017年乐队遇到挫折和瓶颈的时期,他们经历了一次不成熟的巡演,自我怀疑然后彼此和解;

《Bye bye》写于2013年乐队贝斯手小P离队的时候,是当时心情的抒发;

《逝去的歌》写于2015年,子君坐在飞机上,收到外公去世的消息,不只是为了怀念亲人,也是为了记录分别时的伤痛和温情。

疫情期间,人民日报微博用了这首《逝去的歌》作为视频的BGM,最适合那时的心情,于是很多人都去听歌识曲。

当你了解了旅行团你会知道,这些情感和经历在旅行团看来是非常珍贵的,表达在音乐里时是需要花心思、打破一些束缚才能承载的。

他们没有玩儿摇滚的态度,或许就是没有一股热血和积极,取而代之的是关注于生活里的琐事和变化。

事实证明,当你不一样的时候,不一定会得到所有人的赞同,但一定会吸引到同样不一样的人喜爱。

很多人在歌曲评论区里记述过自己与旅行团歌曲的故事:

第一季《乐队的夏天》时,旅行团乐队被专业乐迷们质疑“不够摇滚”。

比赛之后,键盘手韦伟说:“被别人的看法改变自己,才是真正的不摇滚。”

后来《歌手》考不考虑参加突围赛时,韦伟给乐队全体成员写了一封信:

“我们要考虑的,不只是参不参加节目,我们要想的是,我们为什么活着,为什么要做音乐,为什么在这样一个时期里,我们可以坐在房子里,不用风吹雨淋的搞歌?

我想让我们的歌有生命。

歌里想传达的人的情绪和内容,能给人能量和信心。”

旅行团的作品有没有给过你能量呢?

欢迎在评论区留言,幸运读者会迎来旅行团成员空降哦!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