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籍安徽的我,无法忘记是长江大洪水,让自己变成了浙江人

subtitle 齐鲁壹点 07-18 16:46 跟贴 983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说:各大媒体都在祈祷平安】

梅雨季节的暴雨没日没夜,天像筛子一样如注漏水。庚子之年真是多灾多难,前几日钱塘江水因上游新安江泄洪汹涌澎湃,江西鄱阳湖一带汪洋成海浊浪滔天,近日看到2周前刚去的湖北恩施大水漫城,看到长江沿线各个内陆河纷纷告急……

【图说:愁水困城】

对今年这场洪水是有预感的,青龙管业、钱江水利一异动就知道严重性,资本市场嗅觉是最灵敏的。这几日暴雨的新闻里看到皖江一带险情不断,昨夜合肥市一场暴雨街道积水成河,城市里开车如开船一般。

【图说:远离江边的合肥城,也在劫难逃】

同学群里说巢湖、太湖要水漫金山了,老家马鞍山和县牛屯河、姥下河危在旦夕,很可能水漫河堤顶不住了,已经在日夜转移群众,心疼地想这次真的破圩了。

破圩(WEI)是长江下游这带土话,圩指的是江南江北低洼地区周围防水堤。小时候经常听老人说1954年破圩,整个皖江一片泽国饿殍满地。所以,对灾难的想象不是地震、海啸,而是破圩;最恐怖的臆想是,半夜忽然有人突然大叫破圩啦!接着洪水滚滚奔泻,人们四处逃窜……

我记忆中的洪水最大的1991年,而1998年那场洪灾更多是发生在新闻里,那时在城里读高中没有身临其境亲历,没有1991年发大水那一般记忆深刻。

1991年那场罕见的大水,10岁的我正好在长江边的老家,暴雨倾盆让江堤岌岌可危。村里的大人们都到长江边昼夜轮岗防汛,扛沙包堵管涌暗流抗洪抢险。

伴着黑白电视里整天“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宣传,我跟着大人用板车、牛车,拉着值钱的家当搬出,一路看到村民们肩挑背扛拖儿带女的,暴雨下踩着泥泞往地势高的望臣岗迁徙,一脚浅一脚深糊着满身泥浆,活脱脱一副流民图。

我老家就是李白写“天门中断楚江开,碧水东流至此回”的地方,长江到了这个地方打了一个弯,与南京、芜湖、马鞍山几大城市隔江相对。现在属于马鞍山郑蒲港新区,隔壁芜湖鸠江江北产业集中区也曾属于这片。当年,它还是朱元璋曾为躲避元军追杀隐蔽的地方,所以叫隐驾。

【图说:和县大致位置(红点处)】

能让皇帝隐蔽的江边,地势肯定比较低,所以发水时最先淹过来。望臣岗是朱元璋站在那里望大臣的山岗,其实也就是一个土坡,但在长江边中下游平原上有个土坡已很有地理优势了,发大水人们自然转移到这里。

洪水滔天时我寄居一个远亲家,等一个月水退后就打道回府。“下破圩、晒破瓦,”大水后必定是烈日炎炎的酷热,那年夏天每天像蒸桑拿一样。水后的泽国却成了孩子们的天堂乐园,因为到处都是鱼和戏水池,可以摸水、游泳、打水仗。稻田里、渠沟里、池塘边,都是得意忘形的鱼儿,用鱼叉、鱼网甚至下水摸,总让你收获的盆满钵满......

【图说:黄汤漫漫,逆之亡,顺之也未必昌】

1991年大水退后,我还没玩尽兴,就被父母接到浙江桐乡,桐乡虽然是运河水乡,却再也没有洪水的经历。之前我很小时候就在桐乡生活,这次来后就一直呆了很久很久,对碗大的桐乡城街头巷尾摸得腻熟。

印象深刻的是家里食品工厂做生日蛋糕,1991年那年爷爷带着我在桐乡百货商场里面,顺带摆起柜台卖蛋糕,打出广告是家乡受水灾生产自救,每日来闻讯的人蛮多,生意也挺不错。

大水过后的那年冬天奇冷,鹅毛般大雪几天几夜下得齐膝深,北港河冰结的能站人,正好桐乡电视台放《雪山飞狐》,主题曲是“寒风潇潇,白雪飘飘”……

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爷爷也去世多年。看到全国尤其皖江洪水新闻图片,与父母聊起往事,想起一些过往。现在真的希望雨不能再下了,南方各地到处雨水肆掠,让父老乡亲们受苦了。今年疫情刚消退,洪水又肆掠,多难兴邦后,惟望风调雨顺。

——————————————————

采写 | 周为筠(证券从业精英、前著名媒体人)

图片|除特别注明外,均来自网络

编辑| 大腰精

制作 | 粉红女佩奇

本文内容由壹点号作者发布,不代表齐鲁壹点立场。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