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出高分的是好教师,升学率高的是好学校,这种评价该终结了

subtitle 即刻娱乐视角07-04 06:18

6月30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十四次会议审议通过了《深化新时代教育评价改革总体方案》(下称《总体方案》)。会议指出,教育评价事关教育发展方向,要全面贯彻党的教育方针,坚持社会主义办学方向,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遵循教育规律,针对不同主体和不同学段、不同类型教育特点,改进结果评价,强化过程评价,探索增值评价,健全综合评价,着力破除唯分数、唯升学、唯文凭、唯论文、唯帽子的顽瘴痼疾,建立科学的、符合时代要求的教育评价制度和机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总体方案》中提到的“增值评价”,令人关注。这应该是国家层面的文件中第一次提到“增值评价”。顾名思义,“增值评价”,就是关注“增值贡献”,具体到教育教学中,就是关注教育教学对学生成长的“增值”。如果这一评价切实落实,那传统“结果评价”形成的“名校”、“名师”都将变化。“名师”将不再只是培养出高分的教师,而将更多是对学生成长做出更多增值贡献的老师。

在“结果评价”体系中,我国基础教育的“名校”、“名师”往往是哪些学生整体考试成绩很高的学校,以及“教出”高分学生的教师。这既导致教育资源朝少数名校、重点校集中,又打击一些普通学校、薄弱学校老师的工作积极性。这种评价体系并不符合人才成长规律,也漠视教师的具体教育教学投入。

举例来说,两名学生,一名学生入校时成绩是90分,有良好的学习习惯,自觉自律;另一名入校时成绩是40分,没有良好的学习习惯,不想读书,沉迷网络。在一个学年后,入校成绩是90分的学生,成绩还是90分,入校成绩是40分的学生,成绩提高到70分,在老师的耐心教育下,戒掉网瘾,逐渐对学习感兴趣。从教育角度评价,教师在40分学生身上投入的精力更多,教育的贡献更大,按道理应该得到更高的评价,但是,在“结果评价”体系中,90分学生的老师,得到的认可却比70分学生的老师高,因为大家看的是结果。

大家所见的是,每年评“名师”,评出的基础教育“名师”,很多来自当地的升学名校、重点校,而来自普通学校的教师很少,来自职业学校的教师更少。在高等教育领域也一样,“双一流”建设高校教师获评“名师”的概率高于普通高校。这一价值导向,导致在基础教育阶段,办名校变为“抢生源”,抢到“好生源”,就成功大半,必定在“结果评价”中占有很大优势,超级中学就这样产生。而与之对应,成绩不好的“差生”则不受待见,老师花了那么多精力,即便学生有很大进步,但还是比不过成绩好的学生,谁愿意花时间、精力做这吃力不讨好的事呢?我国媒体曾报道,有班主任拒绝接受分班分来的学生,而原因是学生成绩不好,班主任担心其拖全班的后腿,影响自己的绩效评价。

进行增值评价,就是对教育教学过程进行评价,是从育分到育人的回归。如果这一评价落地,“名校观”和“名师观”就都将调整。尤其在基础教育阶段,要推进基础教育均衡发展,让基础教育成为面向每个学生的教育,“名师”应该更多来自学生整体基础差的薄弱学校,因为他们对学生的付出更多。我国教育领域比较关注的美国年度教师,有很多就来自学生基础差的薄弱学校,他们的贡献,也主要是“增值贡献”,即对学生的成长带来怎样的改变。

当然,进行“增值评价”,不能只看学生成绩的变化。我国已有一些地方推进“增值评价”,用的就是学生考试成绩变化情况。这比只看结果有进步,但是,强调的还是考试分数。进行“增值评价”应该建立综合评价体系,全面评价学生的成长、发展。

说到底,强化过程评价、探索增值评价,健全综合评价,就是教育评价回归教育本身,关注教师对教育教学、学生成长的实际贡献。如果教育评价还是由行政部门主导,就将很难推进过程评价、增值评价,或者即便推进,一方面可能会增加教师的非教学压力,另一方面也让人质疑过程评价、增值评价的公信力。进行过程评价、增值评价,必须推进专业评价,即由教师委员会,基于教育教学的规律,制订评价标准,评价教师的教育教学能力与贡献。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