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云社捧角儿必上《扒马褂》,张云雷为什么没有说过?

subtitle 热观旅行说 06-28 17:13

昨天我收到了一个问题的邀请,就是说张云雷在德云社为什么没有说过《扒马褂》,今天我给您粗浅的分析一下。

如果您是德云社的老观众的话,就应该知道《扒马褂》这出活儿对于德云社的演员意味着什么。

当然这也可能是粉丝的一些善意的猜想,就是说今年谁上《扒马褂》,明年郭德纲他们就要捧谁。我们看到,也确实如此。

有几个大角儿也是上了《扒马褂》。岳云鹏,张鹤伦,烧饼,包括去年的阎鹤祥。后续他们的资源确实也是接踵而至。

《扒马褂》是一个传统的段子,整个的构架就是一个说谎,一个圆谎,还有一个是腻缝儿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三个人节奏一定要非常的契合,行云流水,整个的流程就是说和逗,对于这两项要求非常的高。

因为三个人之间的语言,包括包袱也都要严丝合缝,这样才能行云流水。

可以说在相声中,这个群口相声是难度比较大的,是非常考验一个相声演员的基本功的。

虽然它并不是太突出演员的这些比较特性的基本功,比如唱和其他的一些才艺,但是说和逗这两项必须得过关。

我们看到,在德云社的《扒马褂》中,可以分为岳云鹏之前的《扒马褂》和岳云鹏之后的《扒马褂》。

曹云金,何云伟和郭德纲,他们说这个活儿的时候,其实是保留了许多原汁原味的东西的,是以说和逗为主。

自从有了小岳岳这个奇才,耍贱,卖萌,在相声中,小岳岳使相比较多,就是说出怪样,出怪声。

所以郭德纲他们把这个相声更加的视觉化了。说和逗就显得比较薄弱,主要是注重现场的效果,比较炸的这些效果。

于是我们看到的就是拳脚相加呀,来回撕扯呀。特别是到后期,使相越来越严重,甚至把这个《扒马褂》变成了一出闹剧。

就是说谁上这个《扒马褂》,就是必须要炸,必须要裂。我们看到后面的张鹤伦,闫云达,包括烧饼,都是这样。

整个这套活儿下来几乎都是连滚带爬,更像是一出滑稽剧了。在说和逗的节奏上也是稀碎。其实我并不太欣赏这种。

许多对相声并不深究的人,就是要买一个乐子,就觉得他们效果非常好,因为当时的视觉效果,冲击力都非常强。

拳脚相加,十八般武艺都上来了,观众哄堂大笑,效果非常炸。

特别是烧饼这一版本,可以说是整个相声界或者是整个德云社《扒马褂》中的颠覆之作,整个就是炸开,现场效果非常好。

但是如果您是一个相声观众,绝对不会喜欢这种形式,看着更像是一个滑稽剧。

我说像滑稽剧可能还有一些褒义,其实就是一出闹剧,更偏向于小品,更偏向于表演,更偏向于使相。

对于语言的交流,包括小碎包袱的互相铺垫,还有整个的现挂,追求的不是很多,就是节奏非常碎,非常乱。

可以说是一路撒狗血,从岳云鹏开始就洒,一直洒到了现在。郭德纲和于谦他们可能知道这样下去不太好。

因为本来这是一个要捧角儿的节目,要显示这个角儿的基本功,说学逗唱四项基本功。

说和逗在这里边如没有一个完整的节奏,那么这个节目是不成立的。所以去年突然一改套路。

出现了阎鹤祥这个捧哏的相声演员来说这个《扒马褂》。当然其中有一些原因可能是补偿阎鹤祥这么多年的空窗期。

我们知道,少班主一直在外面奔波,所以阎鹤祥一直晾在社里。

另一方面,就是说郭德纲和于谦想把《扒马褂》这个节目回归到它原先的节奏和原先的主旨。

还是以说和逗为主,以前那些都是为了现场效果,为了取悦观众,而演出的一些闹剧,洒狗血。

从阎鹤祥开始,可能就要回归这个相声的最基本的主旨,就是说和逗,然后娓娓道来,不徐不急。

不是这种跟狗打架一样,互相汪汪汪的撕扯。造成一些非常廉价的包袱和效果。

当然阎鹤祥版《扒马褂》,好多人评价说太温,不够活,不够炸。其实是大家看惯了那些闹剧,对正常的节奏反而不适应了。

那么话说回来,张云雷如果来《扒马褂》,您觉得他适合哪种风格的。

他是适合那种大开大合,满场飞奔或者翻滚的,甚至要撕扯衣服漏点的,还是要这种娓娓道来,走基本功的这条路子呢?

我想你可能会选择后者,因为前者实在是不太适合他现在的整个气质。

可是如果走后者的话,在说和逗这方面,张云雷能不能接住两位老师的活呢?

张云雷是一个非常优秀的相声演员,特别是在学和场上面,可以说是相声界的顶配了。

他的基本功,他的天赋都是可以拿出来跟别人比较的。但是如果说到另两门功课说和逗,我觉得是稍微差一些意思的。

对这一个注重说和逗的节目来说,张云雷到底适不适合呢?显然是不适合他。

非要硬着头皮去上这个《扒马褂》。这个以说和逗为主的相声段子,分明就是扬短避长。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身体的原因。如果要是走那个比较炸,比较翻滚撕扯的路线,张云雷这身板子显然是不行的。

上去之后,也可能被人家扯拨两下就散了。所以这个东西还是不要冒险。其实我说了半天,您也可以都归结为是废话。

因为我说的最后一点才是最主要的,为什么张云雷没有说过《扒马褂》这个活儿呢?是因为他不用说这个活儿就已经红了。

而且是大红特红,还来不及用这个活儿来铺垫。所以不说也罢,可能把这个机会留给师弟们更合适吧。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