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皇帝钟爱的“冰嬉”,在清朝究竟是个什么运动

subtitle 历史大学堂 06-25 23:42 跟贴 20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乾隆,1735年继位,大清的第四任皇帝,中国历史上最为长寿的皇帝,一生算得上是政绩卓越、建树颇多。在经济、政治、文化等方面都有所作为。

但鲜为人知的是,乾隆的执政,还使得一项知者寥寥的运动一跃成为了举国皆知的国家典礼,甚至参与到了内政外交的方方面面,这个乾隆所钟爱的运动就是——冰嬉。

冰嬉也叫冰戏,起源甚早,至迟在宋朝已有了此项运动,实际上它就是我们今天的溜冰。

一、清前期的冰嬉

这项运动在清朝也叫“国俗”,是八旗子弟的“必修课”。冰嬉本来被视为一种军事技能,努尔哈赤就有曾经带兵在冰面上日行七百余里的记载。

因此,在满人入关前,这项运动就已经是众多满人的爱好了,在满文老档中就有这一时期相关的记载:“汗率众福晋,八旗诸贝勒、福晋,蒙古诸贝勒、福晋,众汉官及官员之妻,至太子河冰上,玩赏踢球之戏。”这里在冰上举行的“踢球之戏”,就是冰嬉。

等到清军入关,满人们依然保持着冰嬉的传统,但也只是如此了,相对于以往皇帝带着各个王子王女们集体冰嬉的盛景而言,冰嬉已经走向了衰落。

毕竟冰嬉本身也只不过是东北三省的爱好罢了,在旗人离开东北之后,这项活动的热度随之下降并不是很难理解的事实。

二、乾隆之后的冰嬉

当然,这一切都随着那个男人的上台而改变了。

在乾隆执政期间,由于他本人对冰嬉运动的爱好,使得这一时期冰嬉运动达到了鼎盛。

譬如说乾隆执政期间每年都要举行冰嬉大典,在位六十多年,从未间断,累计近二百多场,而且从记载来看,这两百多场大典,从未出现过大型纰漏,在那个时代,组织千人参与的大型庆典,却又从未出现过纰漏,一方面这可以说明当时组织者高超的策划组织技巧,另一方面,也可以看出来乾隆对此的重视程度。

从现在文献来看,当时的冰上运动会的运动项目不仅非常之多,而且相当成熟。

就连展示个人技巧的比赛,也是在几十人甚至几百人的队伍中逐一展开。

当时的运动项目包括掣旗滑冰、射箭、花式滑冰、冰上乐器演奏等等。运动员们不仅仅需要完成规定的动作,还要保持一定的速度,并且照顾到前后左右的队形,难度可想而知。更不用说当时还有冰上双人托举或者需要三人甚至四人一同配合的举杆爬杆(两人或一人举杆,另一人爬杆)项目。

随着运动庆典的发展,当时的运动项目难度和强度都在不断的增加,出现了诸如冰上六里速滑、一人托举三人等等项目。

这些运动项目,对比今日的冰上项目,其难度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

在这些项目里,非常值得一提的项目是“冰上蹴球”,比赛所用的球类,就是古代的足球,但其竞赛规则却与足球南辕北辙,因为这一比赛是允许手脚并用抢球的,具体的比赛规则,其实与橄榄球相差不大。可以理解为清代的冰上橄榄球,有诗云“鹏搏倐挟扶摇迥,觝角徐看蹴踘圆。抛向狮钩随锦攫,探从骊颔抱珠眠”。

其实关于冰嬉的项目设置,大致上可以分为三种,速度滑冰、冰上技巧、冰上蹴球。

所谓的速度滑冰,亦称抢等,“所着之履皆有铁齿,流行冰上,如星驰电掣,争先夺标取胜,名曰溜冰”。嗯,就是穿着冰刀溜冰,我们现代也有。

其次是冰上技巧,冰上技巧有一种项目叫做较射,也叫射天球或者转龙射球,就是在冰上“设旌门悬的演射”。“走队时,按八旗之色,以一人执小旗前导,二人执弓矢随于后,凡执旗者一二百人,执弓矢者倍之,盘旋曲折行冰上。远望之,蜿蜒如龙。将近御座处,设旌门,上悬一球,曰天球,下置一球,曰地球。转龙之队疾趋至,一射天球,一射地球”,“复折而出,由原路盘曲而归其队。其最后执旗者一幼童,若以为龙尾也”。

其实从这里可见,冰嬉项目还是保留了不少其军队训练的特色在内,乾隆说冰嬉是“冰嬉虽戏意诘武”也并非没有道理。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项目是冰上倒立、举橦、爬杆、冰上武术、冰上杂技、冰上多人技巧等等。

最后的冰上蹴球,亦称蹴鞠、抢球。这是参与人数最多、场面最大,竞争最激烈的项目,“兵分左右队,左衣红,右即衣黄。既成列,御前侍卫以一皮球猛踢之至中队,众兵争抢,得球者复掷,则复抢焉。有此已得球,而彼复夺之者;或坠冰上,复跃起数丈,又遥接之”, “或此队之人将得,则彼队之人蹴之令远。欢腾驰逐,以便捷勇敢为能”。

冰嬉运动在乾隆时期开始举行冰嬉大典,并且引为常例,其地点在于太液池,或者南苑、紫光阁等地,观阅的人员非常豪华,包括皇帝、太后、王室成员、蒙古王公、外国使节等等。留有记载的,仅乾隆十九年的冰嬉庆典,参与联诗的重臣就有傅恒、来保等二十位有名有姓的重臣。

而且乾隆还亲自定下了当时大典的宗旨“冰嬉虽戏意诘武”,于是冰嬉就作业被赋予了崇高的政治意义,表明了旗人不忘国本的载体。

于是,冰嬉被作为国家仪典被编入《皇朝通典》。

三、冰嬉与内政

由于乾隆本身是个出色的政治家,所以冰嬉运动在他手上与政治挂钩就并不是一件令人稀奇的事情。

在冰嬉庆典上,乾隆对其母,也就是对太后的无微不至的用心,还有对待子女,乾隆也会用冰嬉来表现自己的慈父柔情。

譬如说他的四女和嘉公主下嫁福隆安,在乾隆十年冬两度回京,乾隆都邀她至瀛台阅冰嬉并作诗“和嘉主第近花园,冬日亲临出禁垣。归向瀛台勤武备,冰鞋队里八旗翻”。这些看似温馨的家庭喜剧,其背后其实都要乾隆的政治考虑。

当然,大部分时间,冰嬉也会有正经的外交活动,每年的正月初一,乾隆都会在紫光阁筵宴外藩,并举行冰嬉,以此来“嘉其恭顺之忱,俱加温谕,用示柔怀”。

从记载来看,被如此宴请的团队包括:四卫拉绰罗斯部、和硕特部、都尔伯特部、土尔扈特部、廓尔喀及内蒙古、台湾、哈密等处的民族首领和朝鲜、安南、流求、暹罗、缅甸等国使团。

等到乾隆六十年,乾隆禅位,嘉庆登基。实际上就宣告了冰嬉辉煌的结束。

嘉庆很自然的继承了冰嬉这份遗产,前后至少举办过119次大型冰上活动。但奈何一方面大清山河日下,况且其本人能力也远逊于乾隆,冰嬉就也就宣告式微。于是,嘉庆就将冰嬉改成了“冰技”。

从《清实录》来看,道光朝留有一些冰技活动的记载,但此后,就再也没见踪影,冰上运动就此销声匿迹了。直到当代,才重新开启了我国冰上运动的新纪元。

文:未定君

参考资料:《满文老档》《国朝宫史》

文字由历史大学堂团队创作,配图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