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正王朝》:当雍正开始下旨贬年羹尧为什么他不收敛一点?

subtitle 娱乐早上的06-25 05:04

《雍正王朝》中,年羹尧在西北打了胜仗,为雍正朝立了大功后,就开始飘了,以至不到自己是谁。尽管有年羹尧的心腹、下属在提醒他,可是他仍然不收敛。就连雍正已经下旨收拾他了,他依然不收敛,甚至到了赐死他时仍不收敛的程度。如果说年羹尧有过收敛、认输的表现,那只有被赐死前,在城门口与小牧童下棋时说了一句:你赢了!

为什么在雍正开始下旨收拾年羹尧时,他就不收敛一点呢?相信很多喜欢《雍正王朝》这部神剧的朋友都会有此疑问。私以为,这个问题,需要从以下几个方面去理解: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年羹尧罪真有那么多、那么大么?

按照封建王朝常见的逻辑,只要大臣建功立业后,不管他犯没犯事,居不居功,在不在位,退不退隐,必定有罪。罪一,功高震主,这个词很模糊,几乎说不清楚,这类大臣事让帝王起疑、不安、害怕,这很危险;罪二,你建功立业了,别人没建功。大臣太抢眼,罪在使帝王的能力、历史青名暗淡无光;你太能干了,其他大臣没建功,罪在使他人妒忌,使他人显无能。罪三,能建功立业的人,必然有实力和势力,正所谓“身怀利器,杀心必起”。罪四,建功立业后,相当于秀了肌肉,必然会有其他人来依附、追随,世界上资源就那么多,依附、追随你的资源正是从别人那里掉下来的。等等,罪不止这么多,凡是建功立业后有可能对其他人产生不利的因素,都是罪责。有时候,“功”与“罪”的界限太模糊了。

年羹尧西北大捷建功后,毫无疑问,不管怎样都是有罪的。更何况,他在西北打仗时大肆向朝廷要钱、要权,杀伐决断,得罪了许许多多的人;他还是那种功成则局,趾高气昂,目中无人的人。除去建功这一罪外,其他的罪责也会让他万劫不复。除非他所处的局势,他的政治、军事、思想智慧等才能可比唐朝的郭子仪。可是,上下五千年的历史又有几个郭子仪那样的呢?

年羹尧建功立业后,有罪,这不必讨论。可是真有九十二条那么多吗?罪真有那么大么?这就要看站在谁的立场上看了。

在有点良心,遵循客观事实的人,在年羹尧及其亲信来看,这么多罪实在是太过冤枉。人生了不起不过三万多天,年羹尧死时候也才47岁,除去少年时光、没能力做事情的几年,年羹尧最多不过有27年的时间有能力为朝廷做事情。一个成熟人的人,就算是坏人,也都不会时时干触犯法律的坏事。所以,从客观规律上看,年羹尧没那么多罪。

从朝廷,从雍正皇帝,从朝廷的御史来看。年羹尧的罪,无关对错,不在乎多少,只要年羹尧的罪足够多到将他处死,足够将朝廷的正义大旗扛起来、朝廷法纪搬出来,足够将皇帝的面子护住、杀心平复,足够将朝臣御史的办事能力凸显出来、朝臣的功劳区分出来就好。当然也不是越多越好了,太多了说明就朝廷法纪有问题,皇帝昏庸用人不当,朝臣交友不慎等问题。朝廷、皇帝、大臣的脸面将无处安放,于朝局稳定不利。

那怎么能造出这么多罪呢?这就是老祖宗的搞人能耐的高明之处了,死的可以说成活的,活得说成死的,做了的变没做,没做的可以变有做,无中生有,有中生无,玄妙无比。当然,还有最阴险的还是“腹诽”。只要想搞到一个人,办法无穷无尽。因此,年羹尧实际有多少罪、多大罪不清楚。不过,他的罪不在于犯了多少,而在于朝廷怎么论断!一切公论皆在朝廷。

年羹尧的罪到底有多少?有多大呢?只能这么说,数字上是九十二条。多得恰到好处,大得恰到好处好地可以将年羹尧处死。

为什么雍正已经下旨收拾年羹尧了他还不收敛?

年羹尧在西北立功,虽然除了外患。但是,由于朝廷支持年羹尧,便于处理外患,导致了朝廷的权力和资源倾斜,西北未平,还可维持平稳。一旦西北外患处理完,朝局势必不平稳,导致利益的不平,进而要求朝廷相关人员必然要将不平衡弄平衡。正是老子所言:天之道,其犹张弓与?高者抑下,下者举之,有余者损之,不足者补之。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所以,必须处理年羹尧,来使局面重新平衡。

于是,为了朝局的平衡,利益的再分配。就有很多人站出来倒年,一是,因为年羹尧建功立业而利益受损的人;二是,皇帝和朝廷御史,需要维持朝局平衡的人;三是,那些和年羹尧有过节的人;四是,那些想依附年羹尧,却不得依附的人;五是,那些居心叵测之人。所以,处理年羹尧是肯定的。只是需要考虑一下有没有风险,怎样处理他最光鲜靓丽。当然,比较好的办法就是将年羹尧编织为罪人,然后将他处理掉。这就需要一个过程,所以剧中雍正对年羹尧是先举高高,然后再慢慢摔下来。

按理说,皇帝都下旨处理年羹尧了,是人都知道躲避风险的,那为什么年羹尧不肯收敛一下呢?这里面就很有意思了。

第一,年羹尧自知结局好不了,必死无疑。

年羹尧可是二十一岁就中了进士的男人,学识必然是很不错,而且还当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文官。所以,年羹尧是知道古代历史那些血淋淋的教训,知道政治斗争的残酷性的。

年羹尧,老早就跟了如今的雍正、曾经的四爷,他们君臣之间的博弈早已持续多年了。毫无疑问,年羹尧曾经跳上四爷的那条船,只是想在朝廷里找个靠山,这在官场很正常。毕竟,大树底下好乘凉,京里有人好办事。毕竟依附别人,不管怎样,总得给人办事。可是,问题的严重性就在于,有个大漩涡要人命,那就是康熙晚年九王夺嫡。作为四爷党,不可避免的成为了党争之人。

党争,在没有结果前,谁都不知道结局,更重要的是谁也不想跟着谁一起沉船。年羹尧一样,随时四爷党的核心人员,可是他不愿意一起沉船,他只是想找棵大树乘凉而已,不至于要跟着完蛋。所以还在党争期间,年羹尧就向八爷党、十四爷示好,而且还被四爷抓到了。这就给四爷留下了不忠的印象。

年羹尧在西北,借着朝廷的名号弄权,花着朝廷的钱构建自己的势力,完全就是一个不伤脑筋的土皇帝。西北大捷后,年羹尧一度权势熏天。就算是其他王朝,一个功臣也是很难自保的。何况,九王夺嫡还在继续,那些都是康熙的亲骨肉的阿哥们,只是没有兵权,可要是搞事情,树一面大旗都是名正言顺的。年羹尧给雍正留下了不忠的印象,雍正肯定害怕他倒向任何一位阿哥的。只要年羹尧倒向任何一位阿哥,甚至只要年羹尧必要时刻假装看不到,雍正就很难坐稳了。另外,还有更害怕的是,清朝满汉话题很容易激起事情,年羹尧是汉人,有兵权,只要时机适当,别说雍正皇帝做不做的稳,就是满人会不会被灭了都不一定。所以,对年羹尧的处置,最好的方式就是彻底铲除。

年羹尧老早就跟了雍正,自然知道雍正是个什么角色,他知道结局好不了。所以雍正下旨随他下,他照样线舒心的过一天是一天。

第二,他的本性。

年羹尧本性就不是个老实人,不是个“好人”,不是个孬种。比如,他能为了自己仕途让他那未出嫁的妹妹年秋月去照顾邬先生;他为了往上爬去依附四爷;他依附了四爷后还要倒其他阿哥那里走走门;他敢在没有朝廷命令下擅自屠了江夏镇;他敢在西北坐土皇帝擅自会见其他部落,等等,都说明年羹尧不是一个善茬。既知结局不会好,何必强行压抑自己,委屈自己。

桑成鼎心一酸:“军门,今后咱们的排场是不是可以减小一点,免得皇上……”
年羹尧目光一闪:“你害怕了?害怕了你可以走!”
桑成鼎好一阵难受:“二爷,我打一生下来就跟着老太爷,这一辈子除了这个家,我还有哪个家……要害怕,我会跟着您到西北打仗吗?”
年羹尧也动了情:“是我说的不对,你别放在心上……老桑哪,你比我大几岁,是看着我长大的,你二爷就这个德行,死也得轰轰烈烈!”

第三,自保,寻求相对好一点的结局。

其实年羹尧的不收敛也有自保的意思在里面。历来朝廷杀人是要有名正言顺的罪名的,年羹尧刚开始被贬谪的罪名都是什么飞扬跋扈、居功桀骜之类的,其实都不是不算太大的罪,不至于满门灭族之类的结局。

如果他不顺着这些罪名,该跋扈就跋扈,该桀骜不驯就桀骜不驯,自己将这些罪名坐实了。朝廷里那些人,指不定要给他编织一些更严重的罪呢,后果难以想象。飞扬跋扈,桀骜不驯,这些罪名比谋反那种诛九族的大罪,后果要轻太多了。

也可以理解,这是年羹尧和雍正最后的默契。他们主仆、君臣那么多年,就是两块石头也会相互捂热了,要说没点情谊、默契也不大可信。其他皇帝不好说,雍正从他的那些任性事件,留下的各种书、画作品可以看出,雍正绝对是个性情中人呀。所以,雍正一开始,给他的罪名也就是可有可无的罪名。年羹尧也熟知雍正,配合表演吧,争取好一点的结果。

雍正也希望年羹尧不收敛。一来,年羹尧不收敛,朝臣就主要攻击他不收敛、飞扬跋扈的罪名,其他恶毒的罪名就不一定编织了。这样的话,也是雍正对年羹尧的一点爱护。而且年羹尧是雍正自己用的人,他罪越大自己脸面越挂不住;二来,作为皇帝,臣子们的犯罪的大案越少越好,说明治理有方啊;三来,飞扬跋扈、不知收敛这种罪名太有弹性,可以轻松驾驭权臣;等等,其实可以说是雍正与年羹尧最后的默契。

“年羹尧,你是吃醉了酒,还是因杀人太多,鬼神夺了你的魂魄?朕本是一片佛心,想启你天良,从此敛去锋芒,精忠事主而已。你却丧心病狂,倒行逆施,孙嘉诚是朝野皆知的忠臣,你为什么杀了他?亏你还有脸在奏折上大放厥词,‘朝乾夕惕’四字,居然作‘夕惕朝乾’,以断不可对君父之言对朕,丧心病狂至此!——你既不许朕朝乾夕惕,则你青海之功朕也在许与不许之间。朕已发旨岳钟琪,征西大将军由他代替。看来你当不得一个‘大’字,着即改授杭州将军。朕闻得早有谣言云‘帝出三江口,嘉湖作战场’之语,……朕想你若自称帝号,乃天定数也,朕亦难挽。若你自不肯为,有你统朕此数千兵,你断不容三江口令人称帝也。见谕即行交割印信,即刻起程!——钦此!”

第四,收不收敛的标准不在他年羹尧这里,而在朝廷公论。

朝廷降罪,说年羹尧飞扬跋扈,不知收敛,这对相对较弱的一方来说,实在是他模糊了。毕竟,收不收敛的标准不在他年羹尧这里,而在朝廷公论。

不是说年羹尧表现收敛了,朝廷就会认可的。朝廷的目的不是要年羹尧收敛就行的,那些人站在朝廷的立场,有实心办事的、有邀功的、有公报私仇的、有起哄的,他们的目的都是借踩年羹尧这件事情,达到自己的目的。年羹尧不收敛了,就继续借此话题作文章,直到将年羹尧搞死,将年羹尧这件事情的政治利益榨取得干干净净;年羹尧收敛了,可是他成了是非之人,群臣就会改弦更张,罗列其他罪名,做其他文章,也是要将年羹尧这件事情的政治利益榨取得干干净净。

这么看来,年羹尧其实不收敛才是最明智的!

结语

自从雍正下旨收拾年羹尧开始,他就是一个是非之人,是一个可榨取政治利益的。由于罪名是什么、有多大,收不收敛,标准、定论由朝廷定,不是他一个待死之人可左右的。与其徒劳无果,便宜那些居心叵测的王八旦,不如选择风险最小,自己最舒心的抉择,还可舒心一阵。也可报了多年的主仆之谊,说不定雍正还会怜惜自己的后人呢。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