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19世纪美国插画家笔下的中国与中国人:对“异教徒”的文化眼光

subtitle
杨良翰娱乐说 2020-06-22 07:46

美国主流媒体经常直接用"Heathen Chinese(异教徒中国人)"来称呼中国移民。在他们眼中,中国传统礼俗充满了荒诞,以及对偶像的崇拜。不少教会工作者在中国移民的船只抵达时,即登船向中国移民传布福音。有些媒体可能抱着多元包容的文化眼光,但也发生了许多文化摩擦,部分偏见导致中国移民遭到不公平的待遇。这是早期中国移民奋斗史中艰辛的一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为1877年6月16日《哈泼周报》图文报道,木刻版画一幅。原图说:太平洋邮轮上的主日礼拜(Sunday service on board a pacific mail steam-ship)。

当十九世纪的淘金热兴起,大量华工进入美国,许多传教士相信这是上帝巧妙的安排,为的是让华人把美国文化和基督教信仰带回中国,当时的传教士曾记载:"上帝将中国人带到我们中间,以便我们告诉他们十字架的故事,我们教育他们,这样他们就会扔掉愚蠢的异教偶像,带走全世界的罪恶,而成为上帝的羔羊"。图中的邮轮正准备由三藩市航行至日本,可以明显看出船上的华人大都戴着西式圆帽,衣着光鲜,若与大型邮轮上载运的苦力相比,应是较具有财力和地位的商人阶级,还有能力携带家眷(图右下角)出洋做生意。由于在船上没有其他的休闲娱乐,因此周日的基督教礼拜相当受到大家的欢迎,船舱内座无虚席,甚至有人必须倚攀在栏杆上聆听传道。

图为1878年12月28日《哈泼周报》图文报道,木刻版画一幅。原图说:华人算命师(A Chinese fortune-teller)。

占卜的仪式和技术,一向是中国文化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上至王公贵族,下到升斗小民; 人人都想事先一窥命运,以做出正确的选择。本图详细地描绘了中国街头算命的场景,更将每个人物的神情刻画得活灵活现、惟妙惟肖。图中坐在中央比出手势,口中念念有词的算命先生,正帮右方呆坐在板凳上的民众解字。一般传统的测字方法有两种,一是测字先生先在摊位上放上笔墨和写好了的纸签,让求测者自行拈取,拈到哪个字就测哪个字。另一种则是让求测者自己写字,测字先生在现场拆解。本图中求测者先于桌上的纸匣内抽出字条,再由算命师依求测者的问题提出说明,而解字也有许多方法,包括拆解字形,有时还可以加上不同的笔划,讲解各种可能的变字,全看算命先生的才学和阅历。图右的求测者看起来六神无主,心神散漫,似乎的确碰上了难题,而算命先生则感觉经验老到,铁口直断,将测字结果非常笃定地告知求测者。本图中有别一般西方对中国场景的描绘,很精准地将算命摊的中文题字完整地呈现出来,而不是用类似的笔划随便替代,可以看出《哈泼周报》外派记者的用心。

图为1873年8月23日《哈泼周报》图文报道,木刻版画一幅。原图说:焚香祭拜——华人的迷信(Burning the prayer- Chinese superstitions)。

传统信仰无疑是在美华人最大的精神支柱,即使日常生活中遭到各种歧视和压迫,当熟悉的檀香味随着袅袅的烟雾散开,任何人都可以暂时放下一切,向神明祈祷许愿,或遥想故乡的亲族,让自己得到动力。但华人寺庙中的众多神祇却沦为指控华人异教徒偶像崇拜的证据,被基督教徒归为无知的迷信。图中是三藩市的华人寺庙,以精工的笔法细致地描绘木制供桌、神龛的雕刻,以及神像的衣冠花饰,由于画者不识中文,牌匾仅以类似的笔画替代文字。图中央的主祭者穿着精美刺绣的马褂,显示其不平凡的地位,其他信众则跪在地上,有人顶礼,有的焚烧纸钱。右下图则是寺庙外贩卖香烛的商贩,可看到背景中连寺庙的屋顶及飞檐都完全依照古法打造,非常讲究。

图为1879年1月25日《哈泼周报》图文报道,木刻版画二幅。原图说:华人戏院一景(上图)及华人祭祀(下图)(Scene in a Chinese Theater; Chinese feeding the dead)。

华人经由经商而逐渐致富后,自然开始引进各样中式娱乐,当时的三藩市就有好几座中式戏院,以演粤剧为主,不论演什么戏,几乎都是场场爆满,观众不只来看戏,更希望从熟悉的故事和音乐中找回一丝家乡味。上图中央的白衣女子正在仆人的陪伴下拜祭亡夫,以南管乐为主的洞箫、三弦、响盏映衬着悲伤的气氛,台下观众看的入迷,一位难求。从图中可以发现,几乎所有华人都将辫子盘起藏在西式圆帽里,可见辫子仍被视为敏感的华人身份象征,大家连娱乐时都不轻易外显。

下图是中式的葬礼,早期华工赴美,主要从事的都是像铺设铁路或采矿等高危险性的工作,谁也无法保证能活着回去,因此华工多半会先向华侨会馆购买"出港票",除了可以充作回程的船票,倘若客死异乡,华侨社团也会协助运回老家,落叶归根。死者通常先在工地附近埋葬,若干年后再由华侨社团打开坟墓捡拾遗骨,图中为华侨会馆挖出棺木后所焚烧纸钱的"执金"仪式,原英文图说直接翻译是"喂死人"(feed the dead),由此可见出美国记者无法理解中国传统对于往生者慎终追远的想法,图左下方棺木被画成欧式的六角形棺木,则是另一个对华人习俗的误解。

图为1871年3月25日《哈泼周报》图文报道,木刻版画二幅。原图说:三藩市华人庆祝春节(上图)(Chinamen celebrating their New-Year's day in San Francisco);三藩市华人寺庙中的神坛(下图)(Altar in the Chinese Joss-House, San Francisco)。

上图非常生动地描绘出华人新年期间,街道上华人和白人的互动。画面正中央最显眼处,有华人在二楼的露台施放炮竹,瞬间烟雾弥漫,响声震天,整个街区到处都看得到窜起的白烟,并发出此起彼落的炮仗声,但一般美国人并不适应鞭炮所发出的噪音,因此在施放鞭炮的华人的上方,有白人探出头来,并往下浇了一大桶水,希望把火药弄熄,以表达自己的抗议。当时中国新年通常会连放接近一周的鞭炮,有时甚至需要出动三藩市的警长来跟华人的会所协调施放的时间,以免影响到其他美国人的作息。画面下方的街道上,可以看到许多来看热闹的白人,右方甚至有白人架马车经过,结果被旁边的华人比出鬼脸和挑衅的手势,还有人往马车丢废弃的油罐。画面中下方有白人小孩和华人小孩在打群架,白人小孩明显落于下风,一个被按倒在地,另一个也只能不断闪躲,而这毕竟是华人的地盘。左方戴圆帽的华人小孩,正挽起袖子要来支援,另外一个华人小孩也拿着棍棒狂奔而来,可见当时种族之间的冲突,已相当紧绷。

下图中可以看到当时华人庙宇厅堂的摆设,精致的木雕和复杂的仪式,吸引了白人夫妇的好奇观看。除了传统的民俗活动,宗教信仰是另一个凝聚华人社群的重要因素,当时的华人团体和会馆,会特别拨出固定的预算来兴建和经营寺庙。据考证,在1906年旧金山大地震之前,三藩市就有16间大小不一的庙宇,大部分是结构精巧的木建筑结构,内部装饰着朱红和金黄的雕塑,所有寺庙每年都会固定举办打醮、中元节法会、和盛大的庙会,透过这些宗教活动,让华人移民能够更增加对于社区的向心力,也增强了会所组织的影响力。

图为1876年2月12日《哈泼周报》图文报道,木刻版画四幅。原图说:施放鞭炮(左上图)(The Chinese exploding fireworks in front of the dormitory);华人乐班(左下图)(The Chinese orchestra);过年期间,白人宾客造访华人公寓(右上图)(The Chinese receiving new year's calls in their private apartment);寺庙中以供品向神明献祭(右下图)(Offering food and tea to Joss in the temple)。

早期刚定居美国不久的华人社群,因为怕起引白人的反感,只能低调地庆祝农历新年。为了让白人能够逐渐接受华人文化,1876年新泽西美丽市的华人,举办了一场盛大的新年庆典,不仅结合了中西文化的精华,并广邀当地白人一起参加。

首先上场的是华人乐班,用中国的传统乐器,演奏美国传统的民谣和进行曲,金石为主的打击声、扁平的吹管乐和不按西洋音律的节拍,听起来充满异国风情。右上图被邀请进入华人屋里用餐的白人夫妇,看到桌上的中式菜肴,似乎有些迟疑,弯腰准备取用食物的白人女子,难掩心中的疑虑而噘起了嘴,一旁的白人男子则皱起眉头。寺庙中,有着精工绘制的神像、艳红喜气的绫罗绸缎、神桌前插满盛开的淡紫百合花,以及比拳头还粗的线香,由于对华人世界充满着好奇心,所有事物对白人宾客们都很新鲜。看完华人的祭祀,宾客们被引到广场前,点燃数层楼高的鞭炮,发出震耳欲聋的声响。过去当地白人只在商店、工厂或教会里看得见华人,总以为华人是安静、随和且热衷基督教的一群外地人,但这次看到的种种场景,不仅新奇有趣,更大大颠覆白人们心中原本的想象。

点击标题右下角的【关注】,评论区留下您精彩的留言评论,让我们成为互关好友,每日带您获取淹没在时间长河中的历史真相,在历史的潮流中洞见历史,解密尘封已久的历史档案,带您领略不一样的历史。每日持续更新中,敬请关注!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他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