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19世纪美国插画家笔下的中国与中国人:鼓吹“黄祸论”背后心态

subtitle
宠物小可爱哟2020-06-22 06:50

美国著名作家马克·吐温在作品《黄祸的寓言》中,对中国人表现了深层的恐惧感,这种心态并非一个作家所有,而是普遍地存在西方的主流社会中。尽管中国人被描绘为野蛮落后的形象,但真正引起恐惧的原因,反而是中国人的勤奋和努力,能够日夜工作以达事业的成功。野蛮落后与勤奋努力原本是矛盾的,但美国主流社会又不能赞赏中国人的优点,只好用扭曲的方式来攻击中国人。尽管有少数美国知识分子同情中国人的遭遇,但白人劳工仍然透过共和党领袖布莱恩(James G. Blaine)散布黄祸的理论,造成白人更加排斥中国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为1879年2月8日《哈泼周报》图文报道,木刻版画一幅。原小标题:"每条狗"-不管什么颜色,都会有倒霉的一天。("Every dog"(no distinction of color)"has his day")。图说:印地安人对华人说:白人害怕你们人一多就会威胁到他们,就像他们对我们一样。(Red gentleman to yellow gentleman. "Pale face 'fraid you crowd him out, as he did me.")

图中印地安酋长正苦口婆心地和中国大官讲述着自己过去被白人迫害的历史,并说总有一天白人会针对你们下手的,可中国大官插起双手,意兴阑珊地望向远方,似乎对这个话题没有兴趣,图左方压低圆帽的黑人则在一旁冷眼旁观,并暗自窃笑"我的日子即将来临"。十九世纪末期,随着排华运动越演越烈,"黄祸论"也趁势崛起,这种理论主张黄种人将对欧美白人造成全面的祸害与威胁,成为当时政客排华最有力的理由。马克·吐温在他的《黄祸寓言》中,就表现了对中国深刻的恐惧,他用蝴蝶王国与蜜蜂王国来隐喻西方列强和中国的关系,蝴蝶本来掌握着独有的酿蜜和用刺蜇人的本领,蜜蜂则是一群文化落后的野蛮族群,爱好和平也对酿蜜没兴趣,蝴蝶为了扩张领土侵略了蜜蜂王国,并把酿蜜的文明带到蜜蜂的市场,这时一位智者蚱蜢就警告蝴蝶,有一天当蜜蜂掌握了酿蜜和蜇人的技术,就会用更便宜的价格占领蝴蝶的市场,并且用蝴蝶教他们的蜇人武器,毁灭蝴蝶王国。

图为1879年3月15日《哈泼周报》图文报道,木刻版画一幅。原小标题:布莱恩议员的排华言论(Blaine Language)。图中有三个人坐在象征美国平等立国的基石上,图中央留着满脸络腮胡的是共和党参议员布莱恩,他正设法把左方华人踢下石头,原因就写在华人身旁的几张纸片上:"廉价劳工"、"没选票"、"保护产业"。

布莱恩议员在南北战争后就成为共和党重要的政治领袖之一,为了争取代表共和党参选总统的机会,布莱恩开始发表强烈的排华言论,以拉拢西部选民,他曾在演讲中说:"现在是选择的时刻,吃面包和牛肉的美国人势必无法和吃米饭的华人共存。我们应该把太平洋沿岸留给白人而不是华人,而我们的法律该保护的应该是自由的美国劳工,而非中国的奴工"。图上方的文字则是来自支持华人的诗人和作家米勒(Cincinnatus H. Miller,笔名:Joaquin Miller),米勒曾经和许多中国人一起在矿坑中工作,对社会上有关歧视华人的刻板印象很不以为然,他认为中国人不酗酒、不乞讨、不懒惰且讲究卫生,还称赞中国人都熟读孔子,是世界上最有诚信的民族。

图为1879年3月29日《哈泼周报》图文报道,木刻版画一幅。图说:各自的问题,各自解决(Difficult problems solving themselves)。

南北战争后,看起来黑人获得解放,还得到了宪法保障的公民权,但实际上因种族而起的分裂和仇视从未消失,对付黑人的私刑和暴行不断,而许多州更公然采取了"种族隔离"的政策,连美国最高法院也加以认可。图中左方的黑人携带家眷准备前往西部,他的公事包上虽然注明着他是"自由人(A freed man)",但仍然难逃被欺压的命运。图右方的华人打开报纸,发现都是关于加州三藩市排华暴徒(Hoodlum)的新闻,十分担心自己的安全,又听说东部的劳工正在酝酿罢工,有许多工作机会,因此决定往东部前进。在这个命运的交叉口,两个在美国弱势的民族,选择了不同的生活和未来。

图为1879年3月22日《哈泼周报》图文报道,木刻版画一幅。原小标题:保护白人劳工(Protecting white labor)。

图左方的白人技工正向右方的共和党参议员布莱恩(James G. Blaine)说明,白人高阶劳工拥有各种高深的技术,像是制造钟表、机器、炼钢等等,并不担心跟华人比较,布莱恩一脸不以为然地看着他,心里想着,要不是我手上握着的排华法案,你们怎么可能赢得过华人的低价竞争,别自欺欺人了。图最右方的暴民则是已经被华人抢走工作的低阶劳工,许多人沦落成为三藩市街头的流氓(Hoodlum),三五成群,专门打劫华人,并曾犯下多起残杀华人的命案。十九世纪的华工往往被描绘成只能从事低阶工作的廉价劳工,但事实证明华人有着极高的适应和学习能力,可以进入各种高技术含量的产业。根据史家记载:"在唐人街的商店,中国工人切烧猪肉,斩鸡杀鸭,用缝纫机做衣服,手卷雪茄烟,并用新式的美国机器制造白铁用具……又看见补鞋匠修理皮鞋,钟表匠修理钟表。在轮船公司办事处,中国职员能操流利的英语。萨克拉门托街有一间大药材铺,亦由中国人为顾客配药。在酒吧中有中国人替你调配各色鸡尾酒或威士忌酒。大酒店中的厨师,也是由中国人充当,能烹调著名的法兰西料理。"

点击标题右下角的【关注】,评论区留下您精彩的留言评论,让我们成为互关好友,每日带您获取淹没在时间长河中的历史真相,在历史的潮流中洞见历史,解密尘封已久的历史档案,带您领略不一样的历史。每日持续更新中,敬请关注!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他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