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生”法案复活!特朗普质问最高法院:“是不是不喜欢我”?

subtitle 新京报外事儿 06-19 23:22 跟贴 24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移民政策一直被视为是特朗普政府工作的“重心”。然而,就在美国当地时间6月18日这天,特朗普政府在移民政策上却遭受了“打击”。

据CNN报道,美国最高法院于6月18日否决特朗普政府废除“童年抵美者暂缓遣返”(DACA)的命令,保护了超65万“梦想生”在美国的生活。

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们认为,特朗普政府没有给出充足的理由来废除这一计划。

《华盛顿邮报》指出,不管特朗普是否知情,最高法院都曾向他提供了“政治支持”。但最近的裁决结果证明,特朗普很难决定最高法院进行裁决的方向。

一问:什么是“童年抵美者暂缓遣返”计划?

据彭博社报道,这项计划由2012年时任美国总统的奥巴马签署实施,旨在保护那些在儿童时期就被父母带到美国的无证移民,可以免遭遣返,并允许他们申请社会安全号码和工作许可。这些DACA的受益者也被称为“梦想生”。

根据规定,“梦想生”必须没有重大犯罪记录,至少获得高中文凭或同等学力。另外,这项计划不提供任何获得永久移民的途径。

关于“童年抵美者暂缓遣返”和“梦想生”,你需要知道什么?/ 彭博社报道截图

2017年9月5日,特朗普突然宣布废除DACA计划,不再特殊照顾65万的“追梦人”。他们在美国1100万非法移民中的占比不足10%,以拉美裔为主,多经由墨西哥北上进入美国。

特朗普宣布废除DACA计划之后,美国多州总检察长和移民维权组织就此提出诉讼,使特朗普政府的废除法令一直无法生效,直至案件上诉到最高法院。

《华盛顿邮报》指出,其实特朗普早在2016年进行总统竞选期间就曾承诺将废除这一计划,从而获得了保守派人士的支持。

特朗普的支持者认为,“梦想生”们已经触犯了法律却仍然受到奖励,即使他们还是孩子,但也从美国本地居民那里“夺走了一些工作”。

二问:最高法院是如何否决特朗普政府废除DACA计划的?

据CNN报道,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以5比4的投票结果,维持了下级法院的裁决,即“特朗普于2017年下令废除DACA计划的举措是非法的”。

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罗伯茨在判决书中写道,“我们不判断DACA是否为正确的决策,仅判断行政机构是否遵循程序要求的规定,下达废除DACA的命令,并为其行为提供合理的解释”。

这份判决书强调,特朗普政府没有提供充足的理由,来证明终止DACA计划是合理的。

最高法院阻止特朗普政府中止DACA计划。/ CNN报道截图

罗伯茨认为,那些在儿童时期就来到美国的无证移民们,通过DACA计划在美国接受了教育,并从事相关领域的工作,还有人自己创业并买了房子,甚至结婚生子。如果在未来十年内,不再接收这些“梦想生”们,或将导致美国损失2150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为1.5万亿元)的经济收入和600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为4200亿元)的联邦税收。

然而,最高法院的4名保守派法官持有不同意见。托马斯、艾里托和戈萨奇皆认为,这项计划自奥巴马政府提出时就已经违法。保守派大法官卡瓦诺在异议书中写道,对特朗普政府废除该计划的行为“很满意”。

三问:各方如何回应这一裁决?

据CNN报道,特朗普对最高法院的裁决十分不满,并在社交媒体推特上发表多条推文。

特朗普指出,最高法院的裁决十分“可怕”,并充满了政治色彩,他们正在拿枪对准那些共和党人或者保守派人士的脸。我们需要更多的法官,否则我们就会输掉第二场。2020年给特朗普投票吧!

特朗普推特截图。

特朗普还发表推文称,只能告诉你一件事,最高法院需要一个新法官。预计到2020年9月1日,我就将公布一份新的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名单。如果有机会的话,我只会从这个名单中来选择由谁担任大法官这一职位。

特朗普推特截图。

特朗普认为,“最高法院的决定似乎并非基于法律”,甚至在推特上发文称,“最高法院是不是不喜欢我”?

特朗普推特截图。

负责签署实施这项计划的美国前总统奥巴马也对此进行表态,他向DACA计划的受益者表示祝贺。奥巴马称,“我们可能看起来是与众不同并且无处不在的,但在美国工作和生活是我们共同的理想”。

加利福尼亚州总检察长贝塞拉在接受CNN采访时表示,“最高法院的裁定是对特朗普政府的‘一种控诉’,因为每个人都必须遵守法律。即使是白宫,也无权凌驾于法律之上”。

四问:最高法院是否成为两党“战争又一阵地”?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不管特朗普是否知情,联邦最高法院都曾向他提供了巨大的“政治支持”。然而,最近的裁决结果显示,特朗普可能在很大程度上,无权决定最高法院进行裁决的方向。

最高法院最近的裁决表明,总统可能很难决定其方向。/ 《华盛顿邮报》报道截图

目前,美国最高法院的9名大法官之中,共有5名大法官被认为是保守派人士,占据多数。但在本周之内,最高法院的2次裁决都明显倾向于自由派。同时,由共和党人任命的首席大法官罗伯茨,并未在裁决中站在共和党这边。

除了否决DACA计划外,当地时间6月15日,最高法院以6比3的投票结果,裁定雇主不得歧视同性恋或跨性别者,包括罗伯茨和另一位保守派法官都投出了赞成票。

据《国会山报》报道,最高法院的2次“意外”裁决让保守派失望而不安,自由派人士却“乐开了花”。

最高法院的“意外裁决”令保守派感到不安。/ 《国会山报》报道截图

美国国会参议院少数党领袖、民主党人舒默表示,最高法院最新的裁决是“一道明亮的阳光”,让人们相信法律和规则可以在美国得到维护。

《华盛顿邮报》指出,根据盖洛普的民调数据显示,近年来,随着美国各党派的增多,民众对于法院的看法也正在发生转变。2016年,人们对法院处理案件方式的不满达到峰值,约为52%;2020年,这个数值下降至42%。

马奎特大学法学院于2019年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美国36%的人认为,政治是影响最高法院进行裁决的主要因素;而64%的人认为,最高法院如何进行裁决应该由法律来决定。

目前,首席大法官罗伯茨已将维护民众心中最高法院的形象作为头等大事。罗伯茨表示,不管是什么时候,大法官都应该履行自己的职责,不应该感到恐惧或在某些问题上“偏心”。

文/雅卓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