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万字SF轻小说:9.8评分的宅文必入款

subtitle 原创网文06-19 14:57 跟贴 17 条

按本书粉丝的评价,《主公请上座》是一本在sf不可多得的书,与众不同的冷系文风,没有任何的卖萌撒娇,描写细致,文采也达到标准,它就像是sf的一个异类,有的只是真的的快意恩仇,血战沙场,就像是一个孤独的将军一边饮酒,一边慢慢讲述着自己的往事,时而热血却又平静。
性别转文造成的强烈反差、少见但又优质的古代战争文,被粉丝评价为是SF罕见的高观感小说。作者‘究极黑暗之龟’对战场的描写可谓细致入微,人物也有血有肉。战场的震撼和真实让人怀疑自己是否就在战场上。
就整个世界观而言也不想无脑爽文一般漏洞百出,给人一种新颖,清新脱俗的观感。尤其是对每个人物的刻画,每一个重要角色都有足够真实的背景,而且对历史的发展趋势也有一定的见解,而不像爽文一般的随意灭国,整个故事贯穿着爱恨情仇的基调,不缺战争的嘶吼,也不乏儿女情长的温柔,而这才是真正的人生,不是一个空白的世界,是本男女通吃精品文,这些评价可都是多位读者的真实感受,目前百万字可放心入。
SF小说:《主公请上座》
小说简介
:此书又名《凤鸾舞》 初临世而不知事,被个陌生的小丫头赠了份恩情 世道不好,人如浮萍,身不由己 为了守护心中重要的东西,便无可避免的要做出艰难的抉择 而最终的最终,这天下,将因两人而变 (非无脑文,非后宫文,也非套路文,微甜,微虐,剧情向,一对一)
整本小说:http://book.sfacg.com/Novel/174484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小说精彩章节:

莫名奇妙,简直莫名其妙!一名身着破烂麻衣的小乞儿在一座古城的街道边独自一人碎碎念着,黝黑的小脸上满是错愕与迷茫,前一秒还在二十一世纪的斑马线上,双眼一黑,似是被什么重物击打了一下,随后待得意识重有之时,便已是身在此地了
“我这算是是什么,穿越?还是是在做梦”
小乞儿有些神经质的拍打着自己的脸颊,双目之间有些发愣,待拍得有一会,觉得两颊有些生疼了,这才回过神来
“没跑了,估摸着是穿越了,若是在梦中,这梦也有些,太过真实”
双唇微动,小乞儿的双目中逐渐出现了一丝清明
“如果是穿越,这是...穿越到古代了?”
双目之中带着丝古怪神色,小乞儿开始打量起周围
此时所在之处,入目的是一些低矮的瓦房,不见行人,黑漆漆的巷弄透着一股子萧瑟,目光向远处看去,一堵巍峨城墙现于眼中
小乞儿当下便觉得,此时应是在古代的城池之中,却又不知是何年何月,又可是自己知道的朝代之一
古人云,既来之,则安之
小乞儿默默的想着古人教诲,而心中却是百感交集,无所适从
没什么壮志凌云,踌躇满志,有的只是初来乍到的茫然无措,以及对陌生事物的兴奋与胆怯
小乞儿缓缓的伸出双掌,五指张开遮住头顶的皓月,愣愣出神,不知在想些什么,这是她的习惯动作,每每心有所虑,便会这般
——————————
小乞儿,本名凌悦,虽说姓名中带着个喜悦的悦,但凌悦的上辈子,却并不如何尽如人意,自幼丧母,父亲嗜酒,高考落榜,在一个三流大学后从事着一份普通的工作,薪酬也是普通的水平,虽不至于担心吃穿,却也总不宽裕
如今莫名其妙的穿越到了这个陌生的世界,说不得,倒也算幸事?
关于这具身体的原本主人的记忆,没有丝毫半点,只是按照这行走的速度,凌悦觉得这具身体倒还算灵活
手脚轻便,原地跳两下,毫不费力,只是不知长得是何模样,莫要太让人纠结便好
小乞儿脸色好奇的在这黑夜之中走着,双目之中带着新奇之色打量着街道两旁的建筑
这便是古代吗?却是和曾经了解的有些许不同,月夜中的风轻轻的吹着凌悦的额头,荡起小乞儿额上的青丝,有些凉,粗陋的粗布麻衣并没有太多的御寒作用,冷风似是入骨
虽说冷,不过凌悦倒也知道,此时断然不是深秋或严冬,这古代定然不能和凌悦生前所处的城市相比,昼夜有落差,但即便如此,这一身破旧衣衫只是让自己觉得有些冷,那断然不可能是深秋寒冬了
初临世,还需先有个落脚点,何况此时天色,想必定是极晚,心中思量,脚下倒是不含糊,说干就干!
身穿一身破衣衫的凌悦立马便开始在四周寻找可以落脚的地方,可在周围逛了估摸着约有半个时辰后,凌悦锤头丧气的又回到了一开始的街道旁
半个时辰并没有让凌悦找到可以落脚的地方,倒是让凌悦心中忽生悲凉,猛然意识到自己似乎是在一个无处可去,又无人可依的世界
在经历了最初的惊愕,新奇之后,凌悦心中渐渐出现了一丝不安,而巨大的无助和孤单之感又如影随形的渐渐涌上心头
凌悦缩了缩脖子,苦笑着摇了摇头,能如何呢?身在此处,已是不争的事实,入眼无故人,凡事还是要靠自己,头轻轻的向后靠去,却是忽然砸到了个东西,凌悦猛的回头,一个模样威武的石狮现入眼中
“镇宅的石狮子吗?”
凌悦自言自语的说着,片刻之后猛然回头!却见两个约有一个半成年人高的巍峨石狮正怒目看向前方,而在两个石狮的中间正上方,一个巨大牌匾,从左至右,两个如劲松般的字体格外醒目
苏府
似乎是个大户人家,凌悦想着,目光望向石狮的背面,虽不能完全的遮蔽寒风,但多少有点用处,当下便决定晚上便就在这里睡会吧,聊胜于无啊!
凌悦想着,便慢慢向着石狮的背面走去,片刻之后已是背靠石狮的基座,双手抱膝坐好了
其实这石狮并不能遮挡多少的凉风,但却让凌悦心里有了些安全感
乞儿背靠石狮而坐,良久之后,夜色之中,狮石的后方却是传出了阵阵轻微的抽泣之声
莫名其妙的来到了这个世界,当新奇尽去,无助,委屈,惶恐却在坐下后一股脑的涌入了凌悦心头,眼泪不自知的涌出,而脑中瞬间便被各种乱七八糟的想法所塞满,日后的筹划,前世的亲人,现世和虚幻似乎一下重叠,所有的一切似真似假
似梦似醒,便在这混乱的状态之中,石狮之后,凌悦缓缓睡去。
也不知睡了多久,突然!肩膀处的一阵痛楚,将凌悦从睡梦中惊醒
愕然的睁开双眼,却见一名身穿着蓝灰色衣裤的男子正瞪着自己,恍惚间想起昨夜种种,凌悦恍如隔世,原来这真的不是梦!
凌悦有些发愣,片刻后回神,目光直直的看着面前的男子,衣裳普通,凌悦觉得这人应该是这座苏府的家丁,思量片刻,凌悦觉得,这作为来到这世界后第一个看到的人,对方似乎对自己并不是太友好
“看什么看,说你呢!破要饭的,快滚,别待这碍眼,知道这是哪吗?这可是苏府,晦气,一大早就看到个破要饭的”
家丁模样的男子,说完拍了拍自己的双袖,似乎是要拍走其口中刚才所说的晦气
凌悦目光看着这男子的手臂,心中默默的想着,这男子的力气还真的挺大,自己的肩头如今仍还有些疼,不过倒也有好事,至少,这世界的言语自己貌似能听懂的,而且这世风似乎也还行,这家丁没有立刻将自己撵走,似乎是在等自己离开
凌悦默默起身,礼貌的对着家丁笑了笑
“不好意思,昨夜实在是太冷了,打扰了”
话音刚出,凌悦却是有些发愣,这声音,似乎是有些不太对劲!
虽是少年,这声音却似乎也有些...怎么说呢?轻柔?
凌悦言语落下,而此刻,站于凌悦对面的家丁却是愣了愣,他曾见到的乞儿大多是一副贼头狗脑的模样,而平日里也有来到过这里的乞儿,他们大多和个闷葫芦似的说来说去便是那几句话,哪像面前这乞儿说话,虽然口音有些说不出的感觉,但起码神色从容,脸上虽满是泥污,但从五官不难看出,这乞儿若擦洗干净,定然俊朗,当下便有些好奇,便喊住转身欲走的凌悦
“小乞儿等等,闻你谈吐,似是读过些书?怎会沦落至此?”
凌悦脚步一顿,这男子倒也没说错,的确是读过些书,且读的还是十六年的应试教育!
凌悦心中默默的回道,当然,这话是不可能说与这家丁听的
“我不记得了”
凌悦回头看向这男子,笑了笑,而后便将头转回
比起这男子,凌悦当下心头有个不妙的想法,而这想法,显然是更为的重要
“不记得了?失忆了?”
家丁看着逐渐远去的小乞儿摇了摇头
年纪轻轻便失忆,每年都会有许多的乞儿出现在这城中,大多是从别处逃往这里的难民,而像刚才这般大的乞儿并不少见,也不知家中出了何变故,但这与他又有何干,他只需做好自己的本职便可以了,小乞儿这般的不是他应该去想的事情,男子向着,便转身走向门内,拿出个扫帚便开始打扫苏府的大门,例行公事
而另一边,凌悦有些烦躁的在街道之上走着,刚刚与那家丁言语之时便觉自己的声音有些不对劲,心中便有个不妙的想法,而后离开那什么苏府后,便找了个四下无人之处,确定了一下
再然后,凌悦就头大如斗了,这具身体,是女儿身!竟然是个女儿身!
一种说不出的委屈之感瞬间侵占了凌悦脑海,说一无所有毫不为过,这可是真的是一无所有啊!
脑中思绪纷飞,而腹中则是突然传来一阵巨大的饥饿感将凌悦此时脑中杂七杂八的念头皆数打断,而后便只剩一个念头了
饿,好饿!
自昨日来到这个世界后便没有吃东西了,凌悦摸了摸脸,却是没摸到多少肉,想来这具身体的原本生活定也是过的不好,细胳膊细腿的
长长的叹了口气,凌悦略微加快步伐,昨日寻找落脚点时,他大概也知道了这附近是有一个集市的,许多的商铺都在那里,想来也定是有吃食的,但是吃食要用钱买啊,想至此处,凌悦轻轻叹了口气
刚才确定性别之时,便知自己是身无分文了,怎么办呢?
凌悦思来想去,便觉还是只能是先去那集市看看了,看看能不能找些活计干干啊,换一些吃食啊,当下最紧迫的事情便是食物,腹中的感觉很明确的告诉着凌悦当下食物是第一需要考虑的东西
虽是破晓鸡鸣之时,但集市已经有许多人了,大多是一些来做生意的小贩与一些府邸中来采购物品的下人,凌悦的出现并没有引起旁人的注意,一个衣着破旧的小乞儿并不是什么稀罕的光景,在这个并不算富饶的时代,乞丐远没有凌悦那个时代容易得到他人的施舍怜悯,凌悦默默的打量着四周的小贩与行人,心中盘算着如何才可以得到一些吃食,思前想后,也没想出个头绪
虽然之前想着帮忙干活换取食物,但现在自己身上实在是不余下多少的力气了,并且这里的小贩大多是小本生意,基本是一个人在忙活,而且很明显是一个人忙活也有所余力,实在是看不出有什么插手的余地
不过人总不能活活饿死,思量片刻,凌悦向着个卖面饼的小贩走去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