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大波浪扯剧|聊一聊乐队的夏天,聊一聊摇滚

subtitle
精简娱乐 2020-06-19 05:30

不知何时起,好像是人是鬼的,都能从嘴里飙出来一句什么“Rock”,什么“摇滚”的,还有那句这个音乐节那个音乐节上来就什么“牛*牛*”的,我就问呐,你知道什么是摇什么是滚,什么是牛什么是*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那么接下来,我就从《乐队的夏天》这档综艺节目里面,各路人马的具体“表现”,来聊一聊我心中的所谓“摇滚”,因为这节目虽然乐队儿乐队儿的叫着哈,但其实就是拿“摇滚”标榜着,所以今儿不聊“乐队”,只聊“摇滚”。

首先是“刺挠”乐队(就是因为这个,我才有兴趣写这篇文的),那个刺猬的主唱不说他老不澡嘛,那得多刺挠啊?所以刺挠这个词儿就映入眼帘了,那最先咱们就聊一聊刺猬乐队。

刺猬乐队呢,其实很早就听说过,但鉴于他们专辑的封面,学院派不学院派,土木工程系不土木工程系的,所以就一直没听过。但通过乐队的夏天这节目一听,还不错,对路!尤其是现场哈,我觉得可能会比CD好不少。因为主唱现场的那个劲头,特别对,很真实,当然嗓子也不错!但在整季的节目中,给我留下印象最深刻的片段,不是主唱也不是贝斯,而是他们的鼓手。就是石璐喊《火车驶向云外,梦安魂于九霄》歌名的那个开场的瞬间,当时这幕一出,我立马眼转汗儿了,然后泪珠子没忍住,掉了下来。就这一嗓子哈,没有个年过半百差二十的,没过过桥吃过盐,是根本就喊不出来,也喊不出那个味儿来的。于是我就比较好奇,没忍住八卦了一下,原来她和乐队主唱曾经是恋人关系,但在外人看来,小子日过的应该是比较凄凉,自己看呢,估计也不怎么暖和,好像家长也反对吧,所以后来分手了。然后她就和别人结了婚,还生了小孩儿,完就离了婚……你看,说着了吧!我就说她这一嗓子里,全都是事儿,全都是过往,全都是内心的写照,那一幕,真的不能在真,是从骨头里蹦出来的,而这,就是“摇滚”!

再要聊的,就是面孔乐队,主唱是相当可以哈,那小嗓子带劲,长得也长生不老的挺带劲!但我要聊的不是他,不是乐队,也不是他们的歌,而是贝斯手欧洋,就是大家嘴里的三哥。最早听到欧洋这名字,是在《摇滚中国乐势力》红磡演唱会的VCD里,何勇演出环节,介绍乐手时来了那么一句:贝斯欧洋。再后来就是去愚公移山看现场,老会看到他,打理打理酒吧,跟朋友们聊聊天的。那么突然出现在综艺节目里,而且老哥应该有五张了吧?再说按过往的经历来看,都觉得这是不可能的事儿,但老哥就是来了,而且带了个好头好榜样,就象一面旗帜似的,屹立着,引领着,稳当。这,就是“摇滚”!

接着要聊的,是九连真人,首次听到这名字时,加上哥几个的造型,呵!这土木工程系文艺诗社的吧?但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啊!到后来一登场,几个平时腼腼腆腆,没什么张力的小伙儿,嗷的一嗓子,就来电了。骨子里的那股劲头,那种自然流露,那种真诚,那种疯狂,肯定会撩到你的内心,甚至看到过往的自己,这,就叫“摇滚”。

那这么超预期的表现,肯定勾起了我的求知欲呀!于是就开搜,这下才了解到,原来“九连”的幕后操盘是黄燎原,难怪!在这节目之前讷,黄燎原还攒过一局,为“九连”搞过一专场,圈儿内圈儿外的“大咖”都来捧场,风光的不行。不过就像节目里有人说的那样,他们的方言呐,是个小问题,要想长期发展下去,还是要多创作些普通话的作品。当然,他们现在都是有正经工作干的,如果不以此为生,那就没必要了哈,除非自己喜欢,想试试。

最后要聊的是大张伟,这弟兄当年也是玩儿乐队的,起家是以中国最小年龄的朋克乐队这旗号登场的,当时还是有几朵浪花的,这就不聊了。聊他在节目里的事儿,一是他怼那个什么伦敦腔英伦范儿脚底下跟踩了块儿卫生巾似的,用文玩界术语就是一眼假的那个仿的不怎么到位的乐队那主唱的一幕;二就是跟彭磊聊着聊着,可能突然想起了过往,然后窜上台就操练起《新裤子》里过时那首歌的一幕,这,也叫“摇滚”。

那至于痛仰啊,新裤子啊……说到痛仰,多说一句哈,这乐队以前叫痛苦的信仰,是玩儿金说的,就是那“哪里有冰棍儿,哪里就有汽水儿”种感觉的,后来不知怎么地就顿悟了,然后就稀里哗啦出了几首现在大家都知道的脍炙人口的歌曲。那么像这种乐队哈,有稍微成熟一点儿的“商业”模式了,能靠所谓摇滚乐养活自己,养活家人了,那就可以划到搞音乐的范畴了,就不用再强调摇不摇滚的了。因为说实话哈,很多很多人其实都是拿摇滚装*的,标榜自己的,显得自己多文艺,多气质的。

最后的最后,说句掏心窝子的话,我是真心希望,像《乐队的夏天》这样的项目越多越好,能把所有靠搞摇滚乐、搞乐队为生的兄弟姐妹们都捧起来,把商业模式都运作起来,然后让大家都能靠这养活自己,赚到钱。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