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中国大案纪实|建国后公安史上最惨烈的警匪枪战:柴河沿战役

subtitle
情感窗 2020-06-13 10:03

欢迎大家阅读“景德镇南河公安”头条号。如果您喜欢本头条号发布的文章,还可点击左上角关注我的头条号,每天都有精彩文章推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017年,辽宁省最美警察最佳警队推选活动的现场正在举行,两个年逾古稀的老年妇女为获奖者颁奖,这个设计出乎人的意料。

原来,这两位年迈的老警嫂是革命烈士的遗孀,她们后来又引出的一群人中,有的穿警服,有的没穿警服,他们都是革命烈士的后代。

图为:中间者为烈士遗孀,右侧女警为烈士后代

这个节目让人泪目,也揭秘了新中国成立以中国公安史上最惨烈的警匪枪战:柴河沿战役。

认为招工不公平起杀机,二男一女杀死了临时改变主意的同谋,向北方逃窜

说起这件事情,还要交代一下时代背景。

在上个世纪的70年代,一直有苏联可能入侵中国的传闻,全国上下都在贯彻落实伟大领袖的指示,“深挖洞广积粮,备战备荒为人民”,随时准备歼灭敢于来犯之敌。

因此,当时中国对枪支的控制是松散型的,就连现在村级建制的农村生产大队都有民兵连,配备枪支弹药库。居民家中有枪的情况比比皆是,每一个中学生都参加过打靶。

网络配图

1979年,中国进入宣布改革开放的第二个年头,但是人们要“歼灭敢于入侵之敌”的观念还存在。

这年盛夏,辽宁省辽阳市东京陵公社新城大队民兵军械员凌国梁与该大队电机厂工人、曾是部队校枪员的徐忠正及一名女社员王敏,认为大队党支部书记赵春元和第七生产队副队长张日华在辽化招工中搞不正之风,未选送他们三人而产生杀机。

凌国梁和王敏是男女朋友关系,同徐忠正是朋友关系。凌国梁找到了这两个人,说活在世上没大意思,要把那个大队干部杀了。

凌国梁

那时的人和现在的人不是同一种人,因为这点儿事儿就可以杀人,三人一拍即合。

事发头一天,也就是1979年7月13日,他们找到了市政公司临时工人穆春林,盗出市政公司翻斗一台汽车,想用这车作案。3人从大队(现在的村)民兵连枪库内盗出全自动步枪3支,子弹1500发。

一切都安排妥当,3人就去找穆春林。穆春林开始答应得好好的,但真要干杀人的事情却吓个半死,说啥也不去,徐、凌两人对视一下目光,随后乱枪将其打死。

随后,他们把穆春林的尸体抛下,留下了沉重的600多发子弹。凌国梁和徐忠正、王敏3人开车逃往铁岭方向。

铁岭是笑星赵本山的老家,被称为“大城市”,铁岭位于辽宁省的最北部,和吉林四平市接壤,再往前走就是黑龙江。

说到这儿,还得交代一下历史背景,不然有人会不明白为啥杀了人要向北方逃跑。

现在犯了大案的人都想往南面跑,要利用复杂的陆上国界前往东南亚国家,可那时的人都爱往北面跑,因为当时苏联收留中国的越境人士,有很多人被克格勃收留后又派回中国搜集情报。而对于犯罪的人来说,就是跑不到苏联,黑龙江茫茫无际的森林也易隐身,在林区找一个栖身之地不算难事儿。

警方的枪支以二战缴获的国军和“皇军”遗存的枪支为主,一直被歹徒的制动步枪火力压制

当时的铁岭市叫铁岭地区,地区公安局接到辽宁省公安局(当时省叫公安局)关于堵截反革命杀人犯的通报,这个通报的时间是1979年7月14日早上5点多钟。

铁岭地区公安局立即组织警力堵截,迅速成立5个追捕组,控制了车站和交通要道。

至于是不是往铁岭方向跑,那就不知道了。那个时候,北京的逃犯都往北面跑,先准备着吧。

我们现在称这些为非作歹的家伙为犯罪嫌疑人,那时就直接称为犯罪分子。那时警察也不叫警察,叫公安。谁都知道犯罪分子盗窃的是大队的两支全自动步枪,民兵枪支的配备和当时的部队配备差不多,可当时公安配备的却是五花八门的杂牌枪。

这些枪有的是打日本人留下的盒子枪,有国民党留下德式的,日式的,美式的枪,有的是解放后我们仿苏的五四式,五一式手枪,总之警方的配备以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缴获的国军和日军遗存的枪支为主。

在距离202国道不远的柴河沿大队附近,一组警方力量发现了慌慌张张的年轻女人,疑似通报中所指的女犯罪分子王敏,她时年25岁。

公安问她:“你叫啥名?”

那女人说:“王敏。”

那时的公安,非常的利落,马上把她铐上住塞进车内。那时的犯罪嫌疑人也不会说谎,王敏就说叫王敏。很快,王敏交代了她和另两名犯罪分子就是杀害穆春林的人。

她是出来买吃的,那两人在附近的柴河沿大队。

抓获王敏时,那两名歹徒就藏在100米远的公路东侧的树丛中,警方的动作他们看得一清二楚,知道自己末日到了,这两个人一人端着一支自动步枪,霍地站起来,哒哒哒……向公安扫射。

就这样,民警朱德俊第一个倒下,民警徐金发推开身边的战友,也倒下了。

听到枪声后,地区公安局信访接待员尚琦、警犬训练员李长华、管教员黄宝忠等人先后赶到,同犯罪分子展开对射,持杂牌手枪的民警显然处于劣势。

当李长华扔出一颗手榴弹之后,歹徒的子弹也击中了他的头部,尚华还没有缓过神来,头部也中弹了。

铁岭地区中级人民法院法警单兴忠带着爱人到沈阳看病,途中遇到这场战斗,他认为自己虽然是法警,但不该当逃兵,毅然决然地撵走了爱人,带着自己的“王八盒子”参加了战斗,打了一枪就卡壳了。

在他看枪的时候,歹徒的子弹夺去了他的生命,上列被点到名字的那些民警先后牺牲。

指挥机关发出全歼命令,部队的装甲车、坦克、榴弹炮、迫击炮,加入阻击阵营

接到报告,辽宁省公安局发出命令:不允许歹徒逃离铁岭!坚决歼灭他们!

说是歼灭,其实很难,不只是公安的枪支不行,歹徒所用的是现代化程度相对高的半自动步枪,他们还凭借着一台手扶拖拉机做掩体,压制着警方的火力。

军方接到了警方的请求,沈阳军区调动4辆装甲车、7辆坦克、11门榴弹炮和16门迫击炮,加入阻击阵营。

随后。凌国梁和徐忠正最终被击毙。

被击毙的徐忠正

牺牲了许多民警,当时全国都震惊了。

女民警曹淑华是做后勤装备工作,丈夫朱德俊参加了这场战斗她是知道的。民警牺牲的消息传来,领导让她马上为牺牲民警准备警服。她逢人就问:“谁看见俺家老朱了?”

谁也不忍心告诉她,老朱是第一个牺牲的,只能躲在一边偷偷哭泣,直到她知道自己是为老朱准备的警服时,忍不住大哭起来。

经过一天的战斗,中国公安史上最惨烈的一次警匪枪战终于结束。有关方面授予6位牺牲干警"革命烈士"光荣称号,铁岭地区行政公署为烈士各追记一等功一次。

一批烈士后代通过考取公务员,义无反顾地加入了“时时有流血,天天有牺牲”的队伍,因为他们身上有烈士的鲜血

2017年,辽宁省公安机关最美警察最佳警队评选活动的现场展示了这次战斗,其中的一个环节就是把这次战斗中牺牲烈士的后代请到了舞台。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6位牺牲的民警的后代居然有20多位当上了警察。这些人没有一个是因为优待烈士后代而“接班”从事的公安工作,都是经过公务员考试加入的公安队伍。

明明知道警察的行业有风险,却义无反顾,前赴后继,他们的身上流淌的是公安英烈的血。

(来源:“瓜尔佳”微信公号)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4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