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禧后人”上相亲节目时,要求所有人跪下,还自称是八阿哥

subtitle 娱乐视频站 06-10 12:38

我的辫子在脑后,你们的辫子在心里,老夫头上的辫子是有形的,而诸公心中的辫子却是无形的--辜鸿铭

每一次的朝代更替,统治权变更都会掀起滔天巨浪腥风血雨,后来的皇权为了稳定统治,会对前朝的皇权家族进行清洗,不放过任何一个沾亲带故的人,就像明朝灭亡以后,朱家的子孙仓皇逃命,除了一些被抓到了京城遭受李自成和满清的侮辱,剩下的都隐姓埋名散落在全国各地兢兢战战,生怕被别人认出来。但清朝灭亡的时候,他们的后代可就不一样了,由于满清逊位和平过渡,他们的子孙并没有遭受太多的磨难,在大连就有这么一位奇男子,他自称是慈禧的后人,在相亲节目上还提出了让人啼笑皆非的要求。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赫庆玲,一个大连的普通男子,在大连机车厂上班,出生自一个很普通的家庭,扔在人海里不会有任何突出点,就像我们在街上擦肩而过的人一样。但如果翻开他们家的户口本,就会发现有点特殊的地方,在他的户口那一栏,写的是满族,在现在属于少数民族,但在一百多年前,这可是属于皇族,说起自己的家世,赫庆玲显得兴致勃勃,如数家珍一样的说起祖上的荣耀,那是一个让他向往的年代。

赫庆玲说祖上的姓氏是叶赫那拉,这在满清是排名靠前的姓氏,是属于权力核心圈的姓氏,但可惜他们的祖上并不在里面,只是旁支,在咸丰年间的官职是一个章京,章京在清代是一个办事的官职,最高的章京是军机章京,这可是非常高的级别,相当于中办秘书人员,也有在普通部门的章京,只是一个小吏,章京的官职有大有小,可惜经过代代相传,赫庆玲也不知道祖上的那个章京是哪个章京。后来因为获罪被罚,全家逃到了大连,改姓赫,从此在这里定居下来。

赫庆玲

虽然知道自己族上是叶赫那拉,但赫庆玲从小并没有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同,上学成长参加工作,一切按部就班。随着年龄的增加,他慢慢接触到以清朝为背景的小说和电视剧,他被这里面的场景深深的吸引了,剧里的荣华富贵和尊贵排场与现实的普通形成强烈的反差,他开始觉得满族的文化是如此的优美,满族的服装礼仪是如此的高雅,他渐渐反思自己普通的生活,怎么才可以像祖先那样呢?

血脉觉醒

这个问题在赫庆玲的脑子里盘旋,直到有一天他终于想通了,觉醒了血脉之力,准备做一个二十一世纪的前清满族人正黄旗叶赫那拉氏族人。觉醒的第一步就是留辫子,辫子是最能代表他满人身份的象征,可他是个平头,要留辫子得留好多年,这么长的时间恐怕早耽误了觉醒,为了加快进度,赫庆玲花九百块在理发店接了个头发,辫子在脑后一甩,顿时就有了那个味道,为了更像满清贵族,他又花几千块钱置办了四季的满清服装,虽然这一身行头花了他两个月的工资,但当他看到镜子里的自己的时候,觉得一切都值了。

平常上班的时候他会把辫子藏起来,穿着普通的衣服,下了班就变身成为叶赫那拉贵族,摇着扇子拖着辫子走在街上,接受别人艳羡的目光,在他看来,别人肯定都会羡慕,因为他可是皇亲贵胄的代表,是慈禧的后人,周围的朋友也喜欢配合他,叫他八阿哥。有人也说他是炒作,但他从来不肯承认,总要很认真严肃的说这叫民族文化的传承,是满族文化的延续,文化的事情,那能叫炒作吗?为了尽快掌握满族文化的精髓,赫庆玲利用休息时间去学习满语,经过努力学习已经掌握了几十个词汇,张口应对一些场面不在话下。

虽然嘴上说着不炒作,但行动却是另一回事,当他的事迹被媒体广泛报道以后,他接到了某个相亲节目的邀请,他盛装打扮欣然赴约,在节目现场摆出了满清贵族的派头,说这要是在清朝,你们都得给我跪安,一席话逗乐了全场的观众和嘉宾,演播室充斥着欢乐的氛围,虽然最后并没有哪个女嘉宾看上他这个贵族血脉,但节目效果出来了,他也认为通过节目弘扬了满族文化,达到了双赢。

上完节目以后,虽然没有收获爱情,但有额外的收获,正宗叶赫那拉的后人联系到了他,让他参加宗族联谊,共同传承发扬满族文化,这让他受宠若惊,也备受鼓舞,还有一位爱新觉罗家族的后人,也开始联系他,说自己在清朝算是一位格格,想要和这位叶赫那拉贵族多多交流,这些都出乎了赫庆玲的预料,以为这是兴盛的开始,没想到却是落幕的前奏。

自此以后赫庆玲就退出了人们的视野,在网上很少再听到他的传说,也很少在大连的街头看到他留着辫子摇着扇子悠然的走着。等到再有他消息的时候,已经是过了几年以后了,他已经剪掉了辫子,穿上了普通正常的服装,他坦言,这几年的压力真的很大,刚开始的新鲜劲过去以后,才发现留着辫子真的很不方便,单位和家庭都不太能理解,为了更好的工作和照顾母亲,他决定做回一个普通人,但还要继续参与满族文化的保护和传承,只是不再这么特殊,他又回到了最初的那个少年,仿佛一切都没有改变,却又改变了不少。

在满清朝廷退位以后,大儒辜鸿铭还留着辫子,这在当时争相剪辫子的时代显得格格不入,但他却没有感到丝毫不自在,还说我的辫子长在脑袋上,你们的辫子是长在心里。辜鸿铭的话一针见血的指出了当时社会的一种急躁现象,过于注重表面的形式来衬托进步的思想,但其实革命的内涵根本不需要用剪不剪辫子来证明。

新世纪以来,有很多的人都自称满族的后人,皇族的血脉,纷纷留起了辫子穿上了黄马褂,生怕别人不知道他的身份,一个个满口的文化传承,却写不了几个满族文字,那些真正的满族文化传承者,却都不会用辫子来证明,真正的皇族后裔都改头换面融入了这个新的世界,毕竟兼容包并才是满族文化的核心,也是满清入关后统治几百年的关键。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