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观察|弗洛伊德之死引发的骚乱会帮特朗普赢得大选吗?

subtitle 澎湃新闻 06-09 11:06 跟贴 18 条

围绕着近日在明尼苏达州发生的黑人乔治·弗洛伊德之死事件,在全美引起广泛声讨警察残忍暴力、不公不义的示威游行,而在示威游行中,尤其是前期阶段,产生了不少借机打砸抢烧的现象。美国不少研究者都看到,尽管明面上特朗普好像处于劣势,但其实基本的态势或多或少有些类似于1968年的美国骚乱动荡,当时尼克松以“恢复秩序”为名号召对骚乱者采取强力措施,一举收割了很多白人选民的支持,最新的研究显示当时的示威游行可能促使了接近8%的白人选民偏向到共和党政纲一边,并彻底改写了大选最终结果。 后来,里根总统也使用过类似的模式,收割了一部分支持者。 毕竟,社会稳定在任何地方都是会受到青睐、追捧和支持的。不仅在美国,当年法国的萨科齐也是凭借恢复法律和秩序这一类的口号饱赚了不少政治资本 。因此,也有评论者认为如今特朗普抗疫工作不力,美国人疫情死亡人数已过11万,这些结果人所共见,特朗普很难得分,但是借着Floyd事件抗议示威风潮带来的趁火打劫现象,特朗普若强硬处理对待,反而或许能藉由铁腕风格拉抬一下民意支持,因此特朗普的处理方式就会是:一面以各种言辞试图激化抗议示威方和警方维持秩序方之间矛盾(“when the looting starts, the shooting starts”),另一方面强力宣示将会用铁腕处理打砸抢烧事件,甚至威胁必要时直接从联邦层级调遣美军介入各州平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美国洛杉矶,示威者与警察发生冲突。
那么,近日美国示威运动中的骚乱,是否可能反而为特朗普带来选情方面的好消息呢?
据FiveThirtyEight 六月初的最新数据,特朗普满意度为41.9%,不满则为53.6%,不满超过满意十个百分点,但是,从历史累积数据看,特朗普并不在其最坏处境,过往最坏处境时不满曾超满意20个百分点,而且特朗普的满意率也并不在历史最低值,过往就曾多次击穿40%下限,所以,我们可以说,尽管新冠疫情特朗普防疫荒腔走板,在处理George Floyd事件上特朗普又进一步加剧美国社会撕裂,但是综合而言,特朗普并未重回其总统生涯最低点,似仍有在今年选战一战之力。政治分析师Simon Tisdall最近也撰文指出,整场抗议运动可能驱使更多的人反对特朗普统治,但与此同时由于随之而来的骚乱和趁火打劫等现象,这场运动也可能驱使同样多的人走向拥护特朗普,这一加一减之间,可能二者实际效力正相抵消,然后如果到今年秋季,经济情势回暖,再加上疫情减弱趋缓,如果拜登方面再一不小心出个什么显著差错,特朗普仍是有可能赢得大选的。当然,据许多美国公共卫生专家的判断,今年秋天美国的最大隐忧之一,就是疫情由南美洲转头反扑,然后结合季节性流感,效力叠加之后恐怕会产生爆炸性后果,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不仅特朗普会面临巨大压力,甚至大选本身都可能必须要延后举行。
但无论如何,现在的基本盘面,的确是拜登领先超过10个百分点的。这大概会让特朗普很有一番心忧,比如就在最近,某日24小时内特朗普连发了200条推特。即使是特朗普这样狂言无忌的人,也并不敢直接在言辞上冒犯或开罪所有示威者,他一再说自己是法律和秩序的朋友,也是和平示威抗议者的朋友。
另外,综合五月25日以来12项不同的特朗普满意度民调,特朗普满意度也大约在43%,不满度在54%。特朗普也许尤其需要注意的是若干个白人群体对其支持率都有下降趋势,比如其中一项民调显示白人天主教徒对特朗普的支持下降了27个百分点。根据一项NPR/PBS联合民调,67%的美国受访者认为特朗普治下美国的种族间紧张矛盾是加剧了,非洲裔回答者中88%的 人持这样的看法,白人回答者中也有63%持这样的看法,相比之下,只有18%的受访者认为特朗普治下种族间矛盾冲突得到了缓解。拜登最近出席活动,大赞美国人普遍都是正直和充满道德感的,又说只有10-15%的人不是很好,他的这个15%的比例,好像也是在暗中攻击那18%的坚持认为特朗普治下种族矛盾有所缓解的人。如果拿这些数据对照新冠疫情爆发后特朗普的民调,似乎可以说,此次Floyd事件对特朗普的形象伤害甚至比新冠还大。从抗议示威连续两个礼拜未曾消歇来看,也能感觉到一二,毕竟防疫形势之下很多人都已在经济、心理、日常生活等诸多层面积累了压力和怨气,少数族裔和经济弱势阶层受祸尤深,再来一个种族问题的外来型引爆,很容易就有集体情绪炸裂开的迹象。Floyd事件带出的示威游行中,虽然大部分参与者都有佩戴口罩,但彼此之间普遍全无间隔,这个现象,叠加最近各州经济重开,又埋下了新冠疫情进一步延烧的潜在隐忧,最新的数据显示20多个州的7天平均新冠确诊数,比上个礼拜增加超10%,从特朗普选战的角度看,真是颇有点“ 树欲静而风不止”的味道在。 CNN的分析师就认为特朗普此次诉求法律与秩序,其实际效果应不如当年尼克松和里根总统时。
关于此事,笔者也请教了几位美国政治学者。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系Robert Shapiro教授向笔者指出,特朗普运用“法律与秩序”的话语目的正在于调动他的基本盘支持者,以及吸引那些对骚乱感到不安的潜在选民。自从1960年代(当时骚乱与犯罪情况逐渐增加)以来,这套话语就更易于使共和党得分,而使民主党失分。 但是这套策略最起效的场合往往是民主党执政,而共和党在野进行批评,因为那样民主党就要为骚乱和不安定负全责。但是现在的情况是,特朗普和共和党握有权力,而很多人皆认为应对骚乱蔓延负责的,亦是特朗普及共和党人, 使情况更为复杂的还有特朗普愤怒且脱序的行为模式,以及新冠疫情带来的重大公共卫生和经济层面影响,这些都很可能进一步团结和动员非洲裔选民和其他民主党的支持者,而且有若干证据显示一些白人选民和年长选民(特别是被新冠疫情影响的),都开始转向不再支持特朗普。 现在应着重关切的是密歇根、威斯康星和宾夕法尼亚这三个州,因为民主党人必须在这三个州都获胜,才能更有把握在大选里最终击溃特朗普。

示威者手举标语牌游行,抗议警察暴力执法
纽约大学政治学系Pasquale Pasquino教授向笔者指出,现在在美国各地发生的游行示威也许和11月的大选之间不会发生太多关联。一方面,通过近期事件,非洲裔美国人很有可能会大举投票支持拜登,但是我们现在谁也不知道五个月后美国的经济情况究竟是如何。现在股市的表现看来并不受到经济下行压力的影响,而失业率看起来似乎也有所好转,所以我们也许真的还要再等等看静观其变化,但是美国现在的总体情况和60年代已经不一样了,因此,随意拿现在和60年代发生过的事进行类比,可能会是有误导性的。
宾夕法尼亚大学政治学系的Jeffrey Green教授也向笔者提供了他的分析研判,他认为现在来看年底大选的情势还很不明朗。有可能特朗普诉诸于恢复法律和秩序的形象会为他赢得一些选票,但也有另一种可能就是基于全美反种族主义的浪潮,特朗普会因被视为种族主义同情者而失分不少。Green教授指出当前美国汹涌的不满民意情绪主要有三个来源:1、新冠疫情及随之而来的失业和经济问题;2、Floyd 案带来的关于警察滥用暴力和种族歧视问题;3、反特朗普的民意累积。在现下这三股情绪有被扭结到一起的趋势:示威抗议者既反种族歧视也反特朗普,而示威抗议爆发的前提背景正是新冠肆虐带来的一系列危机。特朗普在过去两周民意显著下滑, 有可能是因为越来越多选民认为特朗普的总统执政多数时候是在制造美国内部分裂,而这些分裂会给美国带来很不利的影响。特朗普这种以制造分裂来治国的方式,可能会加速整体社会的失序,而无法解决失序的问题。
延伸阅读:
《政治极化的美国,正在抛弃基于“人民两个身体”的妥协传统》
《新冠疫情下的特朗普政权与奉承政治学》
《美国两党政治:将变成白人对决非白人?》
《美国大选族裔问题上,特朗普和希拉里都不占便宜》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