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不看好网易云的音乐社区,而看好腾讯的长音频?

subtitle 螳螂财经06-05 16:33 跟贴 226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文|编程浪子

来源|螳螂财经(ID:TanglangFin)

“想听周杰伦,那您还是得上QQ音乐”,螳螂财经编辑组的资深周杰伦铁粉 @行川 这样告诉笔者。

业界公认,QQ音乐在热点音乐版权上早已经甩网易云一大条街。

不过长期沉溺于英伦迷幻摇滚和小众民谣的编程浪子,是个铁杆的网易云用户。

“蹲在厕所里,拉最臭的屎,听最文艺的民谣,看下边最矫情的评论,就像在录像厅看完李丽珍的贤者时间再品一遍王家卫的《2046》”吐出一口烟圈之后,笔者在某次团队聚餐上这样告诉同事,装B的样子像极了加纳的黑人抬棺手遇上殉情自尽的南方姑娘——风月无边。

“虽然知道你路子很野,但是屎尿横飞的时候,我更愿意在QQ音乐上听给力的口水歌”,@行川 吐出了嘴里的小龙虾,语气比带货的锤子罗还诚恳,“只有他们有版权”,补充的口气,温柔,不乏初恋般的造作,脸上的褶子在戏剧性地抽动着。

面对他三十余年的杠精生涯,我没有继续争论,“网络音乐流媒体未来,版权很必然是交叉性的,围绕版权之上的泛娱乐生态才是关键”,心中默念,维护着一个中年互联网行业观察者最后的倔强。

5月12日,网易云音乐签约华纳,获得了旗下的音乐词曲版权,业界认为版权交叉的趋势已经开始出现。

6月2日,网易宣布将在香港公开发行1.715亿股新普通股,从美股回到港股,网易走了二十年。

那么腾讯与网易云两家基于目前的版权状况,各自的音频娱乐生态有什么特点,长期看哪家具有长线优势?

一、网易云音乐代表在线音乐社区化方向

豆瓣是国内小众音乐最早的聚集地,专注个人生活记录展示的文艺气质,吸引了国内小众亚文化爱好者的聚集。

良好的社区氛围在评论区生产了大量优质音乐评论,现在为人所熟知的万能青年旅店、马頔、宋冬野等国内摇滚和民谣唱作者,都是先在豆瓣的小圈子里火起来。

而豆瓣在音乐流媒体的表现确实越来越不尽人意,只能标记、评论,但是不能点播的缺陷让用户数量受限,原先的豆瓣电台也出现了大量歌曲流失的现象,版权的巨额支出是豆瓣无法承担的压力。

接棒豆瓣音乐社区的是网易云音乐,网易在流媒体、直播的基础上,从一开始就将音乐的社交性作为产品的主要调性,产品如此定位还是因为拮据的版权库存,对于用户来说,在网易云音乐看评论是用户津津乐道体验的一部分,但是关键歌手的缺失,又让QQ音乐成为不可替代品。

何谓一个音乐社区?编程浪子认为至少应该包含以下三个层面:

1、 拥有内容的生产和库存,实现在线音乐平台的基本功能;

2、 实现基于音乐内容的评论和其他衍生类音频内容的功能(音乐直播、音乐播客录制,偏专业的音乐创作上传等);

3、 基于内容的SNS(记录个人的听、唱和偏好),并由此在同好基础上产生进一步稳定社会关系的交往机制(线上的或者线下的);

三点是逐步递进的关系,平台可以实现从产品挖掘、到推广展示,以及用户互动等一系列的生态闭环。

在内容的生产和分享上,网易云相较QQ音乐处于平分秋色的状态,不论是QQ音乐还是网易云,都有完备的内容创作者社区。

在基于内容的强关系社交方面,2019年,网易云推出过基于听歌偏好的“社交匹配”功能,不过该功能昙花一现之后便没有下文了,相比通过QQ/微信绑定关系的QQ音乐,网易云的强关系社交穿透力尚未显示出来。

在这一方面腾讯音乐则以稳定关系的社交用户形成了比较有优势的“在看”“在听”的生态;网易云的音乐社交之路,显然是一种“弱关系”的轻社交圈,这类SNS功能主要集中在网易云音乐的“云村”板块,不过在腾讯音乐方面也有酷我旗下相应的对标功能。

不论如何,基于“弱关系”的音乐社区已经在网易云音乐上成型,但是仅以这一方面的产品特性尚不足以撼动腾讯音乐的用户黏性。

二、音乐工具的扩圈经营——TME试图切入长音频

腾讯音乐(TME)明显走着和豆瓣以及网易云不同的发展道路,腾讯音乐一直在拓展音乐流媒体的业务圈层,走泛音频的多重经营道路。

从单纯的音乐流媒体而言,腾讯音乐拥有国内最多的当红歌手版权,这样用户基数、活跃度和付费情况都居于国内音乐赛道的头部。

但是腾讯音乐并非一个单纯以音乐订阅为核心营收的企业,财报显示,大头是依靠音乐社交娱乐服务,具体包括直播打赏、会员费和智能设备销售等。

根据腾讯音乐2019年财报数据显示,2019年腾讯音乐社交娱乐服务及其他收入占比71.9%,在线音乐占比只有28.1%。

如果我们对在线音乐流媒体的业务圈层稍做梳理,就可以得到下图:

在线音乐流媒体业务圈层,及业务主要影响因素

腾讯音乐的逻辑明显遵循着上图的“破圈逻辑”。

在用户数量增长已经进入饱和,版权争斗尚未平息的情况下,腾讯音乐选择了继续在泛音频娱乐道路上前进,把版图扩展到音频流媒体,以及与此相关的直播、社交等其他内容。

4月底,腾讯音乐宣布将长音频作为未来发力方向,推出酷我畅听,腾讯音乐苦苦思索之后将目光投向泛音频娱乐,主要基于以下三个理由:

首先,长音频UGC和PGC内容出现可以有效避免版权的争端和巨额支出。

其次,长音频的依靠优质内容吸引用户的付费率将可能高于现有的纯音乐订阅。

最后,多元化是腾讯音乐的一贯战略,依靠腾讯系社交工具的巨量用户池,不论在导流还是变现,从腾讯的角度看更有优势。

来源:触宝大数据

从美国市场比例来看,音乐流媒体平台+播放工具占比只有50%,其余半壁江山被K歌平台、播客、电台、音乐识别工具和乐器模拟工具所瓜分。

整个在线音乐赛道将会逐渐与泛音频娱乐赛道融合,而全赛道融合并相互引流的打法恰是腾讯屹立多年所擅长的打法。

腾讯切入到喜马拉雅、蜻蜓和荔枝的音频领域,某种程度上是瞄准了网易云“人穷志短”的软肋,继续强化腾讯本身集团作战的多种类经营的作战策略。

腾讯去年5月在东南亚推《全民K歌》的海外版,就是这种战略的表现之一,该软件在菲律宾已经进入Google Play免费总榜前十,在出海方面,网易云的文艺小清新社区未必能够有效征服海外用户。

结论

腾讯音乐走向泛音频的多重产品矩阵,相对于网易云的音乐社区路线,螳螂财经认为其长期效益更加突出,原因如下:

1.音频赛道MAU迅速增长,多业务渠道是行业趋势

根据易观数据显示,国内移动端音频用户群体持稳定增长状态,2020年3月MAU为1.3亿。月均用户增幅达到19.4%。由于用户的时间越来越碎片化,专注程度在不断降低,以往对用户注意力要求较高的SNS社区模式已经越来越式微。

在这种背景下,在线音乐也面临着日渐“工具化”的窘迫,而在线音乐的“社区”也显得很不现实,只有在在线音乐的衍生赛道上,比如长音频提前进行布局,才有可能满足用户日益多元的需求。

2.后版权时代多业务圈层才有可能继续刺激用户付费

5月12日腾讯音乐公布2020年Q1财报:净利润8.9亿元,YoY同比下降-10.1%,不论是腾讯还是网易,面临的市场都日渐饱和,付费用户增长进入瓶颈期。

疫情期间的“宅经济”,并未如人们所预期的为所有在线娱乐带来全面飘红,主要原因可能还是在线音乐本身的娱乐特质相对单一,导致黏性不足,腾讯的解决方式是将触角延伸到长音频领域,通过泛音频娱乐较高的付费率,与版权优势形成正反馈回路,相互循环补给,继续扩大优势。这似乎是一条更具现实性的道路。

3.只有词曲版权的交叉版权,仍然打不破腾讯音乐的独占性

腾讯音乐在版权方面的优势地位已然确立,本次网易云与华纳签约拿下大量词曲版权,被业界解读为腾讯的版权优势已经松动,未来会受到网易云的威胁。

不过我们对词曲版权概念稍作深究就会发现,词曲版权并不会威胁到当前腾讯音乐的优势地位,很多歌手代表作的数字版本,仍然只能在腾讯才能看到。

不论如何,未来的音乐版权很有可能是大量交叉的,用户被吸引付费的理由,会逐渐从音乐转移到音乐之外衍生出来的泛音频UGC产品。

总而言之,长期坚持单一的产品形态,不在赛道矩阵上做突破,即使未来的版权不再具有独家垄断性,只依靠在线音乐一个渠道很难迎合目前日益细分的用户口味,过度的“社区化”很有可能让产品豆瓣化,成为小众用户眼中的“精品”。

在音乐社区生态有所建树的网易云音乐,如果不及找到业务破圈的路径,也迟早要在泛音频娱乐的汪洋大海之中左支右拙。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