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王鹏(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 副研究员)

白人警察跪压黑人致死事件仍在发酵。由其引发的全美抗议已超过一周,据报道,全美至少140个城市发生抗议、至少40个城市实行宵禁,近6000人在骚乱和暴力冲突中被捕……反抗的怒火从明州烧到华盛顿,从国会山到方尖碑,从东海岸到西海岸,进而在全球掀起一场场新的舆论风潮。人们不禁要问:美国到底怎么了?

看似“黑天鹅”,实则“灰犀牛”

显然,这是一场压抑已久的怒火。它看起来像一只“黑天鹅”——小概率、偶发性事件却造成了巨大的影响。然而本质上,它是一头“灰犀牛”——大概率且影响巨大的潜在危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视频
震撼!模仿佛洛伊德被锁喉死,数千抗议者密密麻麻趴满大桥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在这片从印第安人手里夺取的土地上,种族歧视的黑暗历史比美利坚合众国建国的历史还要悠久。而最让美国非洲裔公民(以及其他有色人种族群)所不能容忍的是,美国号称赖以立国的自由、平等原则,与二百多年来的政策、司法实践,完全背离。尽管1960年代风起云涌的民权运动打破了浮在面上的赤裸裸的歧视——譬如学校不得招收黑人、公交车上黑人不得坐在白人身边等等,但是在冰山一角之下,却是根深蒂固的经济不平等、文化不接纳、司法不公正。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特朗普上台后,在种族平权问题上基本可以说毫无建树。他上任前、上任后的大量言行表明,特朗普骨子里很可能就是一个资深的“种族主义者”。他对西班牙裔、“墨西哥人”的公开嫌恶,足以让他宁可宣布政府停摆也要坚持找国会要钱“修墙”。他将海地、非洲国家统统贴上“屎坑国家”(shithole countries)的行为,让美国非洲裔公民对他不再抱有任何幻想。特朗普在种族问题上的态度是坚定且连贯的。了解他过去的言论,就不难理解他今天对黑人事件所放出的种种言论。

这次的黑人事件,看起来只是这个糟糕的警官所造成的偶发事件,但实际上它在别的城市、别的州,也许已经被用“打死”、“击毙”、“误判”等等表现了出来——从概率上来讲,这不过是同一种类型的必然事件。

不问天灾问人祸,冲冠一怒为民权

在事件爆发前,美国也正经历新冠病毒的侵袭,确诊人数和死亡人数都居于全球前列。

然而疫情防控失责造成超十万病亡,没有引发暴力抗议,一位黑人遭遇警察暴力执法而死却引起如此大的社会愤怒,这又是为什么呢?笔者认为主要有以下几点原因:

一、疫情可以怪罪为天灾,或者是“别人的人祸”,但警察当街虐杀非洲裔美国公民,属于典型的“人祸”,而且是系统性“人祸”——类似的执法不公、选择性施暴行为并非个例。对此,美国现任政府、美国司法系统都无法推卸责任。

反差!特朗普和夫人在教堂开心合照 民众在白宫铁丝网外怒吼抗议

二、特朗普对事件的强硬态度,让美国民众,尤其是有色人种族群感到震惊和愤怒。事件爆发后,特朗普没有在第一时间抚慰受害者家人,谴责肇事警察,反而态度强硬。他在推特上对抗议者喊话“敢抢劫就开枪”,公开表态要求各州部署国民警卫队应对示威抗议活动,还在电话中批评一些州长在应对时“太软弱”,“如果你们不能掌握主动权,他们就要骑在我们头上了!我们压制示威的手段将非常非常强力。要抓人,让他们坐上10年牢,然后你就再也见不到这种事了。”对于部分激动的示威者,他甚至直接发推,称呼他们为“人渣、败类”(Lowlife& Scum),再次引发社交媒体上的怒火。

三、美国的年轻人,尤其是非洲裔、拉美裔美国年轻公民,他们是“上街”抗议的主力军(当然,也有很多同情他们遭遇的白人公民走上街头)。他们对病毒不太敏感——新冠病毒攻击并致死的很多属于有基础病的中老年人、体弱者;但他们对社会不公非常敏感。之前的美国疫情大爆发,可能并没有触及他们神经中最敏感的部分,但这次虐杀事件确实“捋了虎须”,让这些年轻人冲到了抗议的第一线。

大选在即,影响几何?

抗议目前仍在持续,不禁要让人再次追问:这次的事件会影响美国大选吗?美国政府会如何控制事态?

可以肯定的是,对美国大选的大气候肯定有影响,这次的事件使得原本因新冠疫情而有所动摇的特朗普“优势”遭到更为猛烈的削弱。同时,对确保大选顺利进行必不可少的社会治安而言,也是重大冲击。但对此,又需要分情况展开探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假定特朗普指挥的“镇压平叛”行动获得初步胜利,即在没有造成重大人员伤亡、没有让民主党从中捞取更多政治筹码、没有在共和党内部造成重大分裂和离心的前提下,基本平息各地的反抗事件,那么特朗普胜选连任的概率将大大提升。

但这种情况的可能性,从目前的现状来看,似乎并不大。

反之,如果特朗普指挥的“镇压平叛”行动初步失利,那么摆在特朗普面前的有三种基本选项:

(1)更为强硬,直接宣布美国进入紧急状态,即进入接近“内战”的状态。这是特朗普要成为“林肯第二”的节奏。但他有多少行政资源和党派支持,让他能够成功宣布紧急状态并在这个状态下继续执政,这是一个需要考虑的问题。

(2)转为缓和,即找出一些“替罪羊”,承担罪责和骂名,安抚抗议者,企图平息事件。这一选项,不仅和特朗普自身的强硬性格和一贯既定立场相违背,而且即便总统真能委曲求全,抗议民众是否答应还是个问题。

(3)学尼克松,为了避免被弹劾、控告,为了免除余生(还有多少年?)的牢狱之灾,辞去总统之职,一走了之。但是,这与其“不到黄河不死心”、“不见棺材不下泪”的性格相去甚远,可能性、可行性也不大。

综上所述,对此刻的大总统而言,几乎每一个可能选项都意味着断臂、割舍、违拗意志、承认失败、向敌人低头——关键是,还未必有效。因此,不管之后特朗普做出任何实际选择,想必都将是痛苦的决定,而且很有可能最终仍于事无补。

本文为独家约稿,未经授权严禁转载。转载事宜可发邮件至guojisula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