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地摊经济开始,城市商业重新接地气,商铺怎么办?

subtitle 房地产带盐人 06-06 03:40

本文是“房地产带盐人”的第158篇文章,不由分说,我坐在凉皮摊位旁边的花坛旁边的石台阶上开始码字。

曾经的繁荣

并非只是为了蹭热点,地摊和我们的商业地产渊源由来已久。

与多年以来各地禁止摆摊相辅相成的事情,还有做商业地产的房企花钱雇人来摆地摊的现象在过去几年越来越多。这是什么操作?

商业项目一般有shoppingmall,商业街,公寓、写字楼等等,俗称综合体,里面大超市、大卖场、各种品牌商店一应俱全,吃喝玩乐、溜冰场、电影院;卖场里面一到周末各种活动眼花缭乱,有布展给人拍照发朋友圈的,有养一堆小兔子、小仓鼠吸引孩子的,有牵一匹草泥马来赚眼球的,还有各种网红小姐姐直播的,但是人气始终是个问题,尤其是新开业的项目。一边大促销,优惠券满天飞,一边门可罗雀。

然后很多运营团队拿出的方案跟现在一样——引入地摊。免费提供商业街的场地,提供免费用电,然后大批摆摊的个体业主聚拢来,傍晚或者周末节假日人气会慢慢聚拢一点,而且开发商还得去办理各种审批手续,严格划定摆摊范围,否则动辄还会被叫停或者吃罚单。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再后来这就发展成了一个产业链,专门有公司运作这种摆地摊的团队,自己招商,主要是特色小吃、各种小日用品、时装和化妆品之类的。另一方面回去对接需要的开发商,然后商业综合体的开发商需要去按人头算钱,雇佣这样一批地摊团队来给自己暖场,价格不菲,而且摆地摊的销售收入全部算摊主的。后来渐渐的许多摊主的主要收入并不是来自卖东西,而是来自开发商的人头费分成。

那时候的地摊,相当于商业综合体雇佣的“群众演员”,按天算,摊位还另算,注意这个摊位费是开发商给摆摊的人的,不是场地租金。

那时候很多租赁店铺经营的商家也眼馋,纷纷推出货架来跟大家一起摆摊,好歹跟着卖点,有些大品牌拉不下脸来摆摊,就只好派人到摆满摊位的商业街里发宣传单拉人进店。

那个时候的地摊军团,对商业而言是锦上添花,恰恰象征着商业和消费的繁荣,因为商业街总会养起来,鳞次栉比的商业综合体你方唱罢我登场,大家纷纷抢夺者不断增长的市场需求,以及不断被消费升级的标签刺激起来的消费者们,再加上移动支付的便利,各种二维码成了新的吞金兽。

打败商业街和ShoppingMall的不是互联网,而是消费降级

与之前的地摊不同,近些日子因为政策而火起来的地摊经济,则意味着消费回归人均可支配收入常态,对实体商铺来说是个不好的信号。

都说电商会打垮实体商场,其实不然,互联网电商火爆崛起的十年,也是我国商业地产崛起的十年,万达的上千个小目标正是在这个阶段实现的。新城吾悦广场、万达广场、万象城、大悦城……商业地产巨头们的全国布局并没有任何被电商削弱的迹象,电商火爆,商业街也火爆,这背后的逻辑在于爆发式的消费,对未来收入极为乐观的预期让人们开始习惯于用消费来体验自己的存在感,于是商家和生产不断创造出“你必须要消费的需求”。

曾几何时,标榜个性的人们有从众的“必买清单”,手机必须换5G、耳机必须上专业降噪、化妆品都是大牌、服饰包包永远不够这一季的流行、网红点必须打卡,甚至要排队加价、各种纪念日节日成为人们进行仪式感消费的理由、表达感情只有一个途径:买买买、无论是线上还是线下“剁手”成为狂欢的窃喜。

地摊经济一夜之间把人们打回了原形,客观的看待自己的钱包。

地摊是精打细算的代表,是廉价的解决购买欲、逛街欲望的途径,是消费开始回归理智,是寅吃卯粮的消费习惯开始收敛,是大众口袋里的钱不足以支撑他们的体面和自以为中产阶级的错觉。

万众创新,大众创业,言犹在耳。

2018年和去年的城镇失业率在5%~5.3%,据国家统计局今年4月份数据,失业率在6%。

下图为2017-2019三年的失业率数据,

我们再来看一个数据,同样来自统计局,截止2019年末我国城镇常住人口8亿4千万有余,城镇化率60%,其中城镇劳动力人口4亿6575万。有些数自己算一下就好了。

归根结底还是为了就业和解决基本收入问题。

有人开始戏称地摊经济是下一个风口,摆地摊就叫创业。要是收付款有个二维码,那就厉害了,妥妥的互联网思维。有请地摊创业者开始准备A论融资吧,笑话归笑话,正在等融资的创业公司倒是可以先摆地摊解决一下生计问题。早在经济下行之前,黑天鹅出现之前几年,风投们早就谨慎了,犹记摩拜单车、ofo、wework等一众共享经济和长租公寓要么偃旗息鼓,要么并入大厂旗下,都是缺钱,创业咖啡馆的事情很久没人提了吧。

商铺租金承压,与地摊对照不过是一次“消费折叠”。

“折叠”这个词实际上代表的是两极分化,大家在各自的世界里越离越远,其实经济萧条大多数的本质都在于财富过分集中和福利保障覆盖有限,在某一个阶段生产的繁荣无法被消费承接,进而影响生产和就业,在循环影响人们的收入,降低消费预期,然后再影响生产这么一个过程。它不仅仅是资本主义的问题,虽然资本主义固有这个问题。

我们为什么需要接地气的商业经营形式,包括但不限于摆地摊,因为中小微企业、个体户是解决广阔就业市场和人们生活的基本盘,只不过由于之前的非理性繁荣,非理性消费,一部分伴随经济起飞的收入提升掩盖了这个广阔的现实基础。

有人有能力消费,有人误以为自己有能力而超前消费,也有人消费能力有限, “国人年均收入3万,六亿人每个月收入仅1000元”这是报告里的数据,今年新增874万应届生毕业找工作,我国家庭资产负债中60%以上是房贷,而家庭资产的构成中65~70%是房产。

所以商场的大牌永远不缺人买,豪华车甚至需要订车后等几个月才能提车,同时也有更多人需要在仅有的可支配收入里先解决衣食住行,还有很多人收入刚刚能覆盖房贷。

所以这一届消费者不太行,带不动了,必要的支出已经不少,透支的消费则是负债的重担。

我们再来看看商业综合体的租金

地摊经济是消费另一极,它不会冲击商铺,但商铺租金跟经营息息相关,无论是经营收益分成还是纯粹的收租模式,如果经营者销售额下降,则商铺收益自然受影响。并非因为大家在商业街外面摆摊就影响了商铺租金,而是大家如果只买得起地毯货,商铺租金才真的成了问题。

我们看一下一线城市的租金水平:

主要二线城市的商业经营性物业租金区间在300~600元/㎡/月,较一线城市的差距主要是服务业、零售业利润率的差异。

再看一下空置率,这是几年前商业地产较为火爆时期的数据:

目前看商业经营性租金收入真正的挑战在于人们在疫情之后,经济尚未复苏阶段的不安感。没有报复性消费,而是增加的储蓄率,根据央行《2020年一季度金融统计数据报告》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人民币存款增加了8.07万亿元,同比多增了1.76万亿元,其中住户储蓄存款增加了6.47万亿元。2020年一季度居民存款余额增加13%。

最后说回来地摊经济,我给诸位的建议是:不要以为地摊经济起点真的低,没有摸索和经验,你随便跟风并不会赚到钱,当然我不否认这是个好尝试,起码也是个社交环境也可以认识些朋友。我倒是建议学生和刚工作的人在收入有限、或者没有自己赚钱能力的时候去逛一逛夜市,看看地摊,去锱铢必较、去讨价还价,去懂得生意不容易,赚钱不容易,能给自己理性的筹划理财和消费观念积累些感受。

如果你还能从中看出一些民生、经济的脉络,那就更好了,人这一生数十年,总要经历一些经济周期性波动,我们遇见了,直面它,任何一个勇于扛起生活压力负重前行的人,无论是在地摊经济中找自己的天地,还是去探索其他机会,都值得敬佩。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