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岁的乔治-弗洛伊德永远不会料到,自己会在5月25日(当地时间),因为涉嫌使用一张20美元的假钞,被警察跪压在脖子上,苦苦哀求“无法呼吸”后再也无法动弹。

他应该也永远不会料到自己的死亡就像扔进汽油中的一把火,将大家的愤怒迅速点燃。先是他所在的明尼阿波利斯市、接着是洛杉矶、丹佛、芝加哥、新奥尔良、纽约......如今这场抗议活动已经蔓延至全美超过20个州共33个城市,数千名示威者高喊着他的名字涌上街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怒吼、枪声、抓捕、纵火......一夜之间,平静的美国不再平静。

“I can’t breathe”令人绝望的8分46秒

看过警察暴力执法的这段视频,很难有人不感到难受,在弗洛伊德苦苦哀求的同时,视频中也不断的有目击者试图阻止,不断有人提醒警察 “老兄,他已经不动了”“他也是个人啊”,然而警察一直不为所动,直到最后,弗洛伊德再也没有反应,晚些时候医院宣布了死亡消息。

在抗议爆发后的第4天,《纽约时报》刊文试图还原弗洛伊德死亡前的情景,并透露了这起事件中首次被提及的一些细节。报道称,当天晚上8点左右,当时弗洛伊德走进了一家由四兄弟经营的社区商店,一名店员声称他使用了一张20美元的假钞购买香烟,之后报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依据之后公布的报警电话描述,店员在电话中表示,当时想要把香烟要回来,但是弗洛伊德没有同意,而据店员的描述,弗洛伊德当时整个人“醉醺醺的”,“有点失控”,接着接线员在电话中询问店员:他是白人、黑人、原住民、西班牙裔,亚裔?

在得到是黑人的回答后不久,警方便赶往了现场。

根据诉讼文书,警察是在一辆停着的蓝色车里找到了弗洛伊德,当时车里还有2名乘客。接着2名警察试图将弗洛伊德塞进警车,但是他并不愿意,不断挣扎,还曾“故意摔倒”。

之后在另一名警员的帮助下,被起诉的警察德雷克-乔文还是将弗洛伊德塞进了警车。

到了8点19分,不清楚期间发生了什么,乔文突然将弗洛伊德从警车里拉了出来,弗洛伊德戴着手铐、摔倒在地,脸朝下,同乔文一起的另外两名警员一人压住了弗洛伊德的背,另一人压住了他的脚,而乔文则像视频中展现的那样,跪压在弗洛伊德的脖子上,而此时弗洛伊德在苦苦地哀求,称自己“不能呼吸”,并不停地重复着。

而其中的一名警员这样回复“你还能好好地说话”。

8点24分,弗洛伊德没有了动静。

其中一名警员查看了弗洛伊德的脉搏,发现已经找不到了,但弗洛伊德仍旧被压着。

又过了3分钟,8点27分,乔文终于松开了腿。

当晚,验尸官公布了弗洛伊德的死亡时间:9点25分。

被警察故意针对?黑人群体的不安与焦虑

2014年,全美也曾爆发过一场类似的大规模抗议活动,纽约警察怀疑43岁的埃里克-加纳非法销售香烟,试图逮捕他时使用了“锁喉”动作把他制服。加纳随后失去知觉,送往医院后被宣布死于心脏病发作,而他说的最后一句话就是“我没法呼吸”。

纽约市法医当时认定,警察“锁喉”、加纳体形肥胖且患有哮喘都是他的死亡因素。

而尽管对嫌疑人使用“锁喉”被纽约警方明令禁止,但是事发之后,纽约斯塔滕岛大陪审团决定不起诉涉案警察,从而引发了全美大规模的抗议活动。

根据《华盛顿邮报》的一份调查分析(这份调查引用了警方报告、媒体和社交平台发布的相关信息),在警察枪击案中,从2015年初以来,全美共有4728人死于警察枪击,其中约一半(2385人)是白人。其余的1252人是黑人,877人是西班牙裔,214人来自其他种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然而结合人口占比(目前黑人在全美人口中占的比例不到13%),就会发现黑人被警察开枪打死的比例是美国白人的2倍多。而这无疑加剧了黑人群体的不安与焦虑。

《华盛顿邮报》刊发的这篇评论文章或许更能说明黑人群体面临的现状,文章称面对警察的暴力执法,白人可以很好地做到不带入自身,而黑人却很难。文章中引用了更多的数据,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罗伯特-伍德-约翰逊基金会2017年的一项民调显示,半数参与调查的黑人都曾无故遭到警员的拦截。根据赫芬顿邮报 2015年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74%的黑人父母会告诫孩子在警察面前要谨慎,而白人父母则是32%。皮尤2016年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7/10的白人认为警察通常使用武力的情形是正确的,而黑人只有1/10。皮尤2017年的一项民意调查询问警员,警方杀害黑人是否是孤立事件,超过7/10的白人警员认为,这些都是孤立的事件,而近6/10的黑人警员认为,这并不是孤立事件,而是反映了更为广泛存在的问题。而YouGov poll去年做的一项调查可能更值得深思:相比于暴力犯罪的受害者,黑人更担心自己会成为警察暴力的受害者。

这是网上列出的“黑人死亡名单”

所以文章的作者认为,当白人看到警察不公正地对待白人的视频时,可能会感到愤怒、悲伤或者不舒服,但白人中的大多数人并不认为自己会处于视频中那个人的位置。在大多数白人的想法中,如果我们彬彬有礼,尊重他人,我们遭遇像乔治-弗洛伊德这样的情况的可能性很小,然而当黑人看到乔文跪压在弗洛伊德脖子上的这个视频时,他们的反应则可能是——我的儿子、朋友、兄弟就是下一个弗洛伊德,这种想法令他们感到窒息。

抗议不断暴乱升级 这场抗议会如何收场

如今蔓延至全美的抗议活动已经逐渐向暴力演变。

百货商店被洗劫一空,示威者到处纵火,纽约市的抗议活动升级为暴力冲突,甚至有示威者试图夺取警员的配枪.....而这些行为真的只是为了“伸张正义”吗?

目前,涉事警察德雷克-乔文已经被正式提起诉讼,检方指控其三级谋杀和过失杀人罪。他本人将于下周一(当地时间)出庭,然而对他的审判是否能让愤怒的民众平静下来?这场抗议最终会如何收场,我们仍不得而知。

本文所有内容均由LD翻译整理,未经授权严禁转载。转载事宜可发邮件至guojisula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