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日本人心中水平最高的唐代诗人是谁?不是李白杜甫,而是这位

subtitle
健康和医改2020-05-29 10:28

中日两国的历史渊源可以追溯到千年之前,在唐朝就有大量遣唐使不远万里来到长安求取各类文化,其中唐诗对日本影响最为深远。但在传播过程中,因为日本也具有一定的本土化改变,所以我国的诗圣诗仙在日本并没有最受推崇,相反有些名不见经传的人反而获得极高的地位,比如诗人寒山。然而今天我们谈论的则是被日本人推向“神坛”的唐代诗人——白居易。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白居易在很多人的印象中都是课本中学习到《卖炭翁》的作者,或许喜欢唐诗杂史的朋友还会多了解到白居易和元稹的那些趣事。但是不得不说,如果对白居易的生平有了系统了解,你会对这位诗人产生油然的敬意。

前不久的《妖猫传》让大家回味李杨爱情的同时,也将一首《长恨歌》读得肝肠寸断,能写出“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如此金句的人,想必一定是个痴情种吧!但是白居易好像并不是这样一个人,无论是十几岁的时候游历长安便寻花问柳,还是有财力之后在家养了很多家伎,白居易经常提到的两名宠伎,一个叫樊素,另一个叫小蛮。他有一句诗:“樱桃樊素口,杨柳小蛮腰”,就是夸她俩的。那如此一来,白居易是渣男不就是“实锤”吗?可是细细品读他的诗作,“潜别离暗相思”、“唯不忘相思”、“结在深深肠”等等,其实他也有一片白月光悬于心上。这个姑娘叫湘灵,虽两情相悦但敌不过封建门第。或者正是这份“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激发了白居易无数灵感,写下最深情的诗篇。

能写出《长恨歌》这样一曲绝美诗篇的人,只懂爱情不懂政治也是行不通的。白居易的仕途很顺,二十九岁中进士,是当朝最年轻的进士没有之一。三年后顺风顺水,先后担任秘书省校书郎和翰林学士。因为参与不到核心政务,白居易还是凭借少年轻狂大刀阔斧地开始了他自己引以为豪的“新乐府运动”。诗人的笔就是武将的刀,白居易在改革中创作的诗篇大多揭露时弊讽刺腐败,因为好读易懂,乡野的老妪都能明明白白,更遑论朝野中的文人。被排挤被罢免的后果是可以预料的,但是白居易并没有被打倒,也没噤若寒蝉。他还在写诗写词,即便成为青衫湿的江州司马,也没能让他停下自己的脚步。他可以说是大唐的一份发光的良心,是行走的父母官。

白居易的诗集影响的不只是大唐——日本醍醐天皇说,“平生所爱,白氏文集七十卷是也。”嵯峨天皇把《白氏文集》当成宝贝, 叫做 “枕秘”,天天学习膜拜。紫式部写《源氏物语》的时候,有 106 处引用了《白氏文集》,曾经还开了讲坛,讲白居易的诗。

白居易字乐天,也向来乐天,他在自己的一生之中极尽风流也情根深种,在为官的仕途中直言不讳也安之若素,他的诗作、理念、性情都对日本的文坛产生了不可磨灭的影响。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他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