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村上春树虽然无缘诺奖,但他“陪跑”背后的人生哲学,却值得学习

subtitle
一起玩遍全球 2020-05-27 11:02

村上春树虽然无缘诺贝尔奖,但是他“陪跑”背后的人生哲学,却非常值得我们每一个人去学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01 对于大奖落选,村上春树有话说

北京时间10月10日,瑞典学院宣布,将2018年和2019年诺贝尔文学奖分别授予波兰作家奥尔加·托克祖克和奥地利作家彼得·汉德克。

很遗憾,村上春树又落选了。

自从凭借《海边的卡夫卡》获得有“诺贝尔文学奖前奏”之称的“卡夫卡”奖之后,村上春树每年都会成为热门候选人。

至此,他已经陪跑整整10年,年年被关注,却年年铩羽而归,堪称“最悲壮的入围者”,也被网友调侃为“万年老二”。

当大家都在心疼他的时候,村上春树自己倒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表示“最重要的是读者,获不获奖是次要的。”

而对诺贝尔文学奖,村上春树也有自己的看法:

“可能性如何不太好说,就兴趣而言我是没有的。

写东西我固然喜欢,但不喜欢大庭广众之下的正规仪式、活动之类。

诺贝尔文学奖那东西政治味道极浓,不怎么合我的心意。”

这段话看上去有点“吃不到葡萄就说酸”的意思,但事实上,村上春树对诺奖还真是没那么执着,许多时候,只是外界强加在他身上的一种可供讨论的谈资罢了。

我们知道,诺奖是世界最高奖项,一旦获奖,那必是名声大振,作品大卖。

如我们的莫言,之前一直默默无闻,可是自2012年获诺奖之后,名声大噪,作品不断加印,签名本更是千金难求。

这些名和利,对任何人来说都很重要,可是村上春树不用通过诺奖,就已经名利加身。

村上春树29岁开始写作,处女作《且听风吟》即获得日本群像新人奖,之后的长篇小说《挪威的森林》更是畅销上千万册,引起了当年的“村上现象”。

此后,他凭借雷打不动的持久力,每年出一本书,他每天忙写作、忙签售、忙应酬,名声已经传到全世界,读者众多。

他曾坦言:

“我出版的每一本书,哪怕在它被推广或评论前,都会在日本卖出三十万本。这些人是我的读者。若你是一名作家且你拥有读者,你就拥有一切。”

这就是村上春树对诺奖的态度,作为文学界的最高奖,他想得,但不一定非要得到。

02 我们每个人,都有一段“陪跑”的人生

从1901年颁发开始,诺贝尔文学奖就是全世界所有作家心中的“珠穆朗玛峰”,是一生都希望实现的愿望,这种对人生巅峰的渴望,我们每一个人都会有。

你是一位教师,渴望桃李满天下,成为名师;你是一位画家,希望能有自己的画室、办画展、创流派,名扬海外;你是一位职场人,做梦都想去创业,实现屌丝逆袭,改变家族命运,走上人生巅峰……

理想是美好的,可现实却很残酷,当你身边的人一个个都越来越好,都功成名就,甚至那些能力不如你的都混得风生水起时,你却在原地打转,承受着中年危机和婆媳矛盾。

看着别人住高楼,你只能蜗居一隅;目睹他人卿卿我我,你只能左手牵右手;豪车在你面前扬尘而过,你只能护住自己的小电驴戴好口罩;看着朋友圈里好友满世界旅游,你只能坐在办公桌前埋头做报表……

你的人生,好像一直在“陪跑”,陪着那些人生赢家过了一天又一天,做了一日又一日的绿叶,你觉得自己就是生活中一个“跑龙套”的。

但你绝不是一个人在战斗,陈安之曾说“在这个世界上,成功者的比例大约占3%,而其余97%的人都是普通人。”

如果你没有爱因思坦那样的天赋异禀,也没有王思聪那样的有钱老爹,不好意思,你基本就得做个“陪跑者”,而且有可能一辈子都是这样,比村上春树陪跑诺奖还惨一万倍。

但是,谁都有奋斗的权力,我们虽然生活在阴沟里,但仍然可以仰望星空,万一哪天就冲天了呢?

那如何度过“飞天”之前的陪跑阶段,就成了我们人生的最大问题,村上春树给了我们一些答案。

03 人生就是马拉松,懂得享受“熬”的过程

今年初有一部剧很火,叫《都挺好》,其中由倪大红饰演的“作精爹”苏大强深入人心,不少网友评论“演得太像了,恨不得跑进去揍他一顿!”

虽然现在大红大紫,但倪大红的演艺道路可谓坎坷至极。倪大红虽然出生在艺术之家,但老天并没有给他一副好牌。

不仅人长得丑,报考戏曲院校都是连续三年落榜,父母都对他不抱希望了,让他回来安心上班,但倪大红不肯,坚持要考第四次,总算勉强考进中戏。

在颜值决定一切的演艺圈,倪大红知道自己没有任何优势,索性踏踏实实磨练演技。

无论再小的角色他都认真对待,将角色的特点揣摩到极致,他不急着出名成腕,而是怀着一腔对表演的热爱,一点点夯实基础。

就这样,倪大红一直熬到46岁,靠着《大明王朝1566》在圈内崭露头角,之后一路开挂,最终在59岁这年,凭借《都挺好》成为大众焦点,成名这条路,他走了整整35年。

我们的人生就像一场马拉松,能否扛住这个煎熬的时期,能否在这个“熬”的过程中学会享受,学会沉下心来打磨自己,决定了你是否能出人头地。

熬,表面上是一种考验,其实是一个升华的过程。村上春树这些年就是否获诺奖这件事一直被大众消费着,无论是惋惜还是讽刺,他都不当回事,安心按着自己的生活节奏往前走,每天跑步、看书、写作。

他注重过程,享受过程,因为过程做好了,结果自然水到渠成。

他在《人生马拉松》中写道:

“终点线只是一个记号而已,其实并没有什么意义,关键是这一路你是如何跑的,人生也是如此。”

他陪跑了这么多年,虽然没跑上颁奖台,却跑进了无数读者的心里,这对于一个写作者而言,也许比拿奖更重要吧。

04 最好的坚持 ,就是做自己喜欢的事

为什么让你改两页PPT,你会愁得头都大了,而乔布斯却可以在发布会开始前,对着上百页PPT反复修改?

为什么你画张动漫图草草了事,有个大概模样就算完成,而饺子导演为了动画人物脸上的几根胡须却可以耗费几个月?

因为喜欢,因为热爱,而这种发自内在的狂热会产生多么神奇的作用呢?

在目前中国影史中,票房排名前三的分别是:《战狼2》《哪吒之魔童降世》《流浪地球》。而这三部电影的导演吴京、饺子、郭帆都不是科班出身,一个是学武术的,一个学医的,还有一个是学法律的。

他们三个有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对电影的热爱。

我们总觉得坚持很难,那是因为你从内心里就不爱,就在抗拒,自然很难坚持。

树上春树每天写作5、6个小时,要写满十页纸,雷打不动,保持每年出一本书的节奏,并打算写到90岁。

光看这些数字就觉得好难啊,但村上春树却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因为在他看来“喜欢的事自然可以坚持,不喜欢的怎么也长久不了。”

而就如何找到喜欢的事,他在《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中也给出了方法:

定标:即找到让你感到幸福快乐的事情;

刻印:记住这种感受,并不断去进行捕捉;

重复:不断重复以上两个过程,进行深层的连接;

成为习惯:当你形成了深层连接之后,再去做那件事就不会存在排斥心理,而是会有源源不断的幸福感,此时,它就已经成为了你生命中的一部分,一切自然而然,不必刻意要求也能进行下去,就如火车上了轨道一般。

德国哲学家黑格尔曾说:“假如没有热爱,世界上一切伟大的事业都不会成功。”

而村上春树实实在在的做到了,他在《挪威的森林》中写到:“当你穿过了暴风雨,你就不再是原来那个人。”

蜕变就在这不知不觉之中发生了。

05 村上春树的人生哲学

2017年,诺贝尔文学奖颁给了日裔英国作家石黑一雄,他是村上春树的“迷弟”,曾公开表示“喜欢的日本作家中只有村上春树一位”。

这一句“表白”倒是让外界更加心疼起村上春树了:连粉丝都得奖了,为何他还是只能落个陪跑的命运?

此前,日本著名评论家、早稻田大学文学院教授高桥敏夫对村上春树也有过不友好的评价:

“我一直觉得村上春树拿不到奖,以诺贝尔文学奖的评判标准来看,村上春树的作品并无魅力。”

被比较、挖苦、批评,这样的声音好像从来没有断过,但村上春村大有“任风雨来袭,我自岿然不动”的气概,每天按部就班,安心写文章。

而这,我觉得正是村上春树最主要的人生哲学,那就是做自己想做的事,远离焦虑。

这个时代,被各种奋进的励志故事搞得焦虑异常的人太多了,很容易就打乱了自己的节奏,跟着疯狂“摇摆”,等到劲头一过才发觉两手空空,只剩下满地狼藉。

对于村上春树的这种生活方式,心理学家武志红曾评价到:

“这是他创造力与生命力的重要源头,通过保持稳定的节奏——每天以固定的时间和顺序去跑步、写作、休息——他给自己的生活打造了一个稳定的容器,而正是在这样的容器里,他的灵感、创造力得以自在奔涌。”

正是靠着这样的人生哲学,村上春树从一个陪跑者,慢慢成为时代的领跑者,用自己的坚持,一点点镌刻着自己的人生丰碑。

如果你也想一睹村上春树的《挪威的森林》,可以点击下方商品【去看看】就可以购买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他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