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陈永玲先生的两位女弟子:传承着,让世人知道京剧还有一个筱派

subtitle
璐遥知马力2020-05-26 12:20

影视演员斯琴高娃,在扮演《日出》里的顾八奶奶时,结识了一群票友朋友,戏拍完了,她却不可遏制地爱上了京剧。斯琴高娃逐步迷恋上了陈永玲的表演艺术,尤其倾慕陈永玲老师的人格魅力,同时她也自认为要塑造好每个不同角色的底气不够,机缘巧合,她之后与陈永玲的小儿子陈逸恒在同一个电视剧组,她终于坚定了拜陈永玲为师的意愿。

而陈永玲原本是不打算收弟子的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电话里,斯琴高娃兴奋地给陈永玲来了一段唱。「哎呦喂!」陈永玲对一件事情做出评价之前通常冠以这样的感叹词,他惊道:「吓我一跳,真像!」于是,他对王金璐笑道:「金璐啊,我本来真不想收徒了,这次就收她吧,我太喜欢她了。」

二零零二年春,斯琴高娃给陈永玲先生磕头,正经地拜了陈永玲为师。她利用拍戏的间歇向陈老师学戏,她拍戏认真,学起京剧来也毫不含糊,加之悟性极高,又有当舞蹈演员的基础,所以进步真快,深得陈永玲的认可。

陈永玲说:「斯琴高娃主要是跟我学表演,当初她要拜我为师的时候,我是有顾虑的,觉得我又不能教她什么。她却说,就算我学不了您舞台上的艺术,我能学到您的为人处事也很知足了。斯琴高娃跟我学了《霸王别姬》、《贵妃醉酒》,她学戏以后,在演电视剧时眼神、表情、身形好多方面都借鉴了京剧的表演。」

她在电视连续剧《走出蓝水河》里就饰演了一位缠足的妇女,她的形体和步语都给广大观众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在她的贯穿动作中,人们不难看出化在人物身上的跷功之印迹。

她在《大宅门》里饰演的白文氏拿手绢的细微动作,她在《无字碑歌》里饰演的武则天的身段,都沿用了诸多京剧表演手法。

斯琴高娃之《贵妃醉酒》

二零零五年暮春,七十六岁的陈永玲回到了北京,他的肺癌已然进入了晚期。在没有找好房子之前,陈永玲就先借住在斯琴高娃在北京的一处寓所中,斯琴高娃对老艺人的尊重和关怀确是诚心可鉴。

在陈永玲养病的卧室中,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陈永玲先生挂在墙上的一张半身放大彩色照片。

在病重期间,他尽量谢绝亲朋好友和戏迷的探望,他自觉形容枯瘦老丑不堪,他只希望把当年那个陈永玲俊美的形象永远留在人们的心中,芙蓉凋尽,唯望音程阻绝,留取旧时影。

陈永玲回北京之前,王金璐打电话向陈永玲介绍常秋月的情况。常秋月习花旦,为中国戏曲学院第四届研究生班学生,景仰筱派大家陈永玲之名,有意拜在膝下,生怕先生不收,于是托王金璐老师讨个人情。在安云武和王金璐的引荐下,考虑再三,看过常秋月演出的《乌龙院》录像后,陈永玲接受了常秋月学戏的请求。

“本来我是不打算再教任何学生的,但是师哥张口了,我不能拒绝。”

对于花旦行当的现状,陈永玲觉得不胜感慨,他曾说道:“感觉花旦都是千篇一律,基本全是荀派的。我们过去老一代演一出《玉堂春》,就能演绎出好几个版本,大家各有各的风格。可现在的花旦却好像只有一种风格了。”

出于这些顾虑,他既想将传统的表演艺术传承下去,却又感到后继乏人。在大陆的青年演员中,常秋月算是破格收下的。

常秋月凭藉着陈永玲老师整理加工的《翠屏山》十五分钟表演,在青年京剧演员电视大赛中一举夺魁。

陈永玲年事已高,上舞台表演在精力扮相各方面都力不从心;筱派的真谛眼见就真的要随着这副躯骨烟消云散了!陈永玲还得最后一搏,他得让世人知道:京剧史上还有一个筱派。

常秋月把陈永玲一生的心血结晶,又部分地展现在了全国知音的面前,戏迷观众为之倾倒,陈永玲开心地笑了!他生命尽头最后的愿望通过常秋月得到了实现,这,就是骨子里倔顽不屈的陈永玲最后的一役,他胜利了!

“没有陈永玲老师就没有常秋月的金奖,反过来,通过常秋月也体现出了陈永玲老师的艺术价值。”后人这样评价。

永玲先生去世前几天,在病床上还给常秋月说《拾玉镯》,也正因此,我们才能看到那出别具一格的筱派戏《拾玉镯》。

讲戏的兴奋与疲惫已经一丝丝抽走了永玲的余息,他极度虚弱。

二零零六年二月十五日中午一点,陈永玲在北京病逝。

他的灵堂则被七十七朵代表其阳寿的玫瑰包裹着,代替了清素淡洁的菊花,他生前的热情奔放在人生的纸张上落下了多姿多彩的足迹,吊唁的人必将感受到:斯人已亡、其魂犹在,似乎他随时可能从记忆中迎面而来,笑语盈盈,给你一个最有力的拥抱。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他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