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太宗李世民为何感慨:虞世南死后,无人可以论书?

subtitle 横笛知音 05-19 06:04 跟贴 1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唐太宗李世民:虞世南死后,无人可以论书…… 用笔(五)

文/大可先生

用笔之法,欧阳云:“藏锋靡露,压尾难讨。”“藏锋”者,“隐锋”是也。指笔画起止处的锋尖藏于笔画之内,以区别于露锋。其运笔方法是起笔处用逆锋,收笔处用回锋。写出的笔画含蓄浑圆,外柔内刚。正所谓“藏锋以包其气”。中国文化乃伦理型文化,重藏轻露是先人的心理倾向,故藏锋亦被赋予了伦理性的内涵。中国艺术美学中所追求的“浑美”、“中和之美”,不即不离、不迫不露,在内向转动之中体现出美来。藏锋也体现了这种美学要求,故历来为书家所重视。东汉蔡邕《九势》说:“藏锋,点画出入之迹,欲左先右,至回左亦尔。”晋代王羲之《书论》也说:“第一须存筋藏锋,灭迹隐端。用尖笔须落锋混成,无使毫露浮怯,举新笔爽爽若神,即不求于点画瑕玷也。”清代康有为《广艺舟双辑·缀法第二十一》又说:“古人作书,皆重藏锋。……所谓筑锋下笔,皆令完成也。锥画沙、印印泥、屋漏痕,皆言无起止,即藏锋也。”“压尾”即收笔之意。

大可诗生活|一日一诗书

明代倪苏门《书法论》云:“用笔四处不可不留心:出也、收也、转也、放也。”收,即收笔。只是欧阳认为收笔不好对付是“难讨”的,清代书画家笪重光也持有同感,他在《书筏》中说:“人知起笔藏锋之未易,不知收笔出锋之甚难。”清代陈介祺《习字诀》也补充说:“收笔立得住,即是下笔之法无误;收不住者,即下笔时法仍未尽善。”“藏锋”、“压尾”,宋代米芾干脆以“无垂不缩,无往不收”八字解之,亦觉十分透彻明了。循此原则运笔,则能“令笔心常在点画中行”,也就能做到“藏头护尾,力在字中”了。运笔时有来有往、有去有回、有放有收、有行有止,就能气韵饱满,前后呼应。使点画丰实、遒劲,如此行笔,自然也就“无令却少”了。“欧体”本身用笔法度深严以内擫方笔取俊,以利剑砍钢,笔力险劲,故以一“截”字来点明其用笔特征,极为允当。

大可诗生活|一日一诗书

与欧阳询在书法技法理论上的建树相应的,虞世南对用笔技法有许多博大精深的见解。另外,他还在此基础上提出了“冲和”之美的重要艺术审美命题。

虞世南(558-638),字伯施,越州余姚(今属浙江省)人。虞初仕陈、隋,终入唐,太宗引为秦王府参军,官至秘书监,封永兴县子,故又称虞秘监或虞永兴。世南为人沉静寡欲,唐太宗每称其有五绝:“一曰德行,二曰忠直,三曰博学,四曰文词,五曰书翰。世南始学书于浮屠智永,究其法,为世秘受。”《旧唐书·褚遂良传》记载唐太宗说:“虞世南死后,无人可以论书。”足见其书名。张怀瓘对其评价颇高,《书断·书断中》云:“虞则内含刚柔,欧则外露筋骨,君子藏器,以虞为优。”虞世南的主要书论有两篇:《笔髓论》、《书旨述》。

大可诗生活|一日一诗书

《书旨述》是一篇通过人物对话随记年代,考究兴亡,简述书体源流变化的作品。《笔髓论》论述了用笔法兼及行、草各体书写的法则,同时讲述了书法艺术之神韵。全书分叙体、辨应、指意、释真、释行、释草、契妙等七个部分。其中最重要的是对用笔之法的阐述与“冲和”之美的提出。我们将在这里着重探讨他的用笔之法。

#书法##书法交流圈##书法经典##书法爱好者##行书爱好者#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